小说《凤归朝:妖孽国公以江山为聘》完整版阅读

小说:凤归朝:妖孽国公以江山为聘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千槐

角色:[db:角色]

简介:一夜之间,从人人宠爱的小公主沦为阶下囚,父皇母后皆死于叛贼手中,红墙深宫,血色漫天,江山易主,从神坛跌入泥泞之中。被送至异族后,喝烈酒,训烈马,一手花枪耍的出神入化。大邺皇室来求亲?坚决不干!扮做陪嫁丫鬟回到大邺。这局要布,棋要下,仇要报,江山要搅,她晏梨就是要这盛世如她所愿。不过,这护国公怎么总压她一头。只见她右足一点,迎风跃起,一枪封喉。那个妖冶的男子却始终笑的和朵海棠花一样。那日在马车之中,她见他手中把玩的佛珠。晏梨问:“国公爷信佛?”梅玉棠道:“本国公从不信神佛。”可后来,他却于海棠树下双手合十。他道:“自此天上人间,只有你,是我的神明。”

凤归朝:妖孽国公以江山为聘

《凤归朝:妖孽国公以江山为聘》免费阅读

夏日,天气炎热干燥,寝殿内开了窗,层层纱帐被晚风吹起,小晏梨躺在榻上迷迷糊糊的睡着。

宫门被推开,噪杂声涌入耳朵,小晏梨起身坐在榻上,却见自己的母妃慌慌张张跑了进来。远远的瞅见她步子踉跄,发丝凌乱。

“阿梨阿梨…”母妃还没走进来声音却早传了进来,小晏梨跳下床榻迎着面前的女人而去。

面前的知玉皇后没了平时的端庄得体,明黄色的华服上沾了星星点点的血迹,凤冠早已在来的路上不知掉到了哪去,只剩勾起的发丝凌乱的散在肩上。

“母妃,何事如此慌张?别怕,阿梨会陪着你的。”小晏梨抱住知玉皇后的腿奶声奶气道。知玉皇后蹲下身子浑身发抖的抱住小晏梨。

“阿梨,我的阿梨不能有事。”知玉皇后眼神空洞看着远处的宫墙喃喃道。远处传来了鼎沸的人声,似厮杀,似庆祝,小晏梨不明所以的看向自己的母后。

“母妃,父皇呢?”小晏梨再次看向知玉皇后身后,往常父皇总会和母妃一起来看自己,今日怎地没来。

知玉没有回答,只是瘫坐在地上,“得想个法子,得想个法子保住阿梨…”

远处的人声越来越近,知玉突然从地上起身,“桂嬷嬷,带着阿梨从暗道走,回扶桑,父亲会照顾你们的。”

“娘娘,你带着公主走,老奴断后。”桂嬷嬷眼角含泪,知玉皇后是她带大的啊,她怎么舍得自己的孩子陷入险境。

人声已近在咫尺。

“走,走啊,快走。”知玉歇斯底里的大喊,小晏梨吓住了,眼角闪出泪花,她从未见过自己的母妃这副模样。

“阿梨不走,阿梨想陪着母妃和父皇。”小晏梨哭哭啼啼抱着知玉的腿。知玉身子一颤,狠心将她的手抽出,把小晏梨往桂嬷嬷身边推。

“走吧,回扶桑去。”

“本宫是大邺的皇后,誓与大邺共存亡。”

“景元,我来寻你了。”

知玉向宫门走去,衣角被晚风吹起在空中飞舞,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她慢慢走着,脚步却越来越快,踏出宫门的那一刻,她奔跑起来。

夜色里,她明黄的身影很清晰,像蝴蝶,像飞鸟,知玉朝着正殿跑去。小晏梨哭喊着自己的母妃,桂嬷嬷忍痛拉着她往暗道走去。

正殿中,正值壮年的皇帝身着盔甲,持剑跪坐在地上,一支恐怖的羽箭穿膛而过。殿堂四周的黄金龙纹图腾柱近乎被血迹染尽。

“景元!”知玉提着裙子跑进来,跪倒在男人面前。她小心翼翼的捧起他的脸。

“景元,我来找你了,黄泉碧落我都陪着你,下辈子我还嫁你。”像对待珍宝般,知玉在心爱的男人额上落下一吻。

面前的人早已没了气息,知玉抚过他的眉眼,想起那个在战场上意气风发的少年。

她的景元,大邺最年轻的皇帝,前朝内乱,宫内水深火热,是他一步步踏着尸山血海走上来,扫叛贼,诛乱党,平天下。他断不该落得这么个结局。知玉的嘶吼响彻整个深宫,凄厉又哀绝。

拿起他手中握着的剑,知玉抹了脖子,她倒在爱人怀里随他而去。此刻,没人能将两人分开,景元帝和他的知玉皇后生死相随。

“桂嬷嬷,我要母妃父皇。”小晏梨坐在马车里哭闹。桂嬷嬷也暗自抹泪。眼看小晏梨要跳马车,桂嬷嬷甩了她一巴掌。

“知玉拼了命保下你,你胡闹什么?你非要让她的努力付诸东流么?”

“看看,你看看,你的父皇母妃都死在这深宫里了。”桂嬷嬷把她拉下马车隔着老远看向远处的皇宫,隐约可见的火光直冲云霄。

小晏梨愣在原地,颤抖着问:“你说什么?怎么会呢?父皇母妃最疼爱我了,怎么舍得抛下我?桂嬷嬷,你是不是骗我?”

耳边只剩下孩童的哭喊,桂嬷嬷崩溃倒地掩面痛哭。小晏梨想起刚刚母妃的样子,心下一痛,母妃和父皇真的死了。

半个时辰,郊外的树林都回响着老妇和孩童的抽泣,小晏梨渐渐止住哭喊,蹲在桂嬷嬷身前拿袖子给她擦脸上的泪珠。

“我知道了嬷嬷,我会听话的,我不会让父皇母妃白死的,我们去扶桑,母妃说外公和她的哥哥们骁勇善战,我会让他们教我最厉害的武功,我会替父皇母妃报仇的。”

眼前的孩童不过四岁,竟说出如此话,桂嬷嬷难掩悲痛将她抱在怀中,“对不起小梨,嬷嬷刚刚打疼你了吧?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桂嬷嬷失声哽咽,小晏梨拍拍她的背将她扶起,“赶路吧嬷嬷。”

上马车前,小晏梨再次回头看向深宫,她曾经的家,如今却火光冲天,浓烟四起。曾经金碧辉煌的宫殿却布上了一层血气。

一夜之间,她从人人宠爱的小公主沦为逃亡奴,父皇母妃被逆贼杀害,她从神坛落入泥泞之中。

“等着,大邺,我会回来的,拿回属于我的一切,叛贼将会由我亲自诛杀祭父皇母妃在天之灵。”小晏梨紧握拳头暗自发誓,随即钻进马车离去。

宫内,李止煦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景元帝和皇后,砸了咂嘴。

“这皇后长得花容月貌的,没能玩玩就死了,真是可惜。”说这话时,眼里的贪婪显而易见,皇位,他谋略了许久。当初跟着晏景元时他就开始谋划如何夺了这江山。

“主子,未发现余孽,这景元帝后宫就一位皇后无其他妃子,刚刚在公主府发现两具烧焦的尸体,想来便是那小公主与皇后的贴身嬷嬷了。”

李止煦满意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将人遣散,坐上了梦寐以求的龙椅。欣喜过后又看向大殿上的两人。要说这晏景元,当初没看错他,有谋略有脑子,是自己夺位的一颗好棋子。

不过这人死脑筋,在这达官贵人皆是三妻四妾的年代里,他的后宫却只有早年的发妻知玉。

沉思过后,“来人。”

“将这两人随便埋了吧。召开国会。”李止煦靠在了龙椅上。

清晨的光洒进大殿,殿内的宫人们清洗着昨夜的血迹,没一会便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了,大殿一如往常辉煌。

“你这狗贼,陛下先前怎么对你的,你竟如此狼心狗肺,谋权篡位,其心可诛。”沈老将军被绑着跪在大殿上怒骂龙椅上的人。

“老沈,今时不同往日,今日我坐在这位置上,那天下人都得听我的话。念你一身本领为我大邺操劳数年,只要你愿归顺于我,我就放过你。”

“我呸,老夫一生光明磊落,绝不与你这狗贼同流合污。”沈老将军跪的笔直。

李止煦没有再说话,挥了挥手,手起刀落,沈老将军被当众斩首。周围的人都有些发软。

“可还有不愿归顺的?”没有人应,李止煦看向台下跪着的众臣满意的点点头。

“向天下人宣旨吧。”

自此,景元年被抹去,新帝自封止煦帝,开启新章年。天下人虽有不满,却又无可奈何,追随景元帝的都被斩首示众,闹得大邺人心惶惶,便无人再提止煦帝谋反之事。

                           

原创文章,作者:千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