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昼临最新章节,小说阅读

小说:火影:昼临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余生半饮舞轻歌

角色:[db:角色]

简介:重活一世,成为旗木卡卡西兄长,面对白牙之死,旗木银临醒悟,退却忍让只会让不公与黑暗横行无忌,英雄不该成为权利的棋子,荣耀不应被肆意玷污。黑暗之后是拂晓,拂晓之后会是明昼。那便让自己紧握故乡之刃,把这伪暗忍界搅个天翻地覆,宣告属于明昼的时代已经降临!

火影:昼临

《火影:昼临》免费阅读

草之国,国境深处,密林。

头上带着岩隐护额的一小队人正隐秘在其中,警戒望着周边,他们身上护送的是一份火之国的情报。

第二次忍界大战最主要的时期已经结束,这场战争里岩隐村先是在雨之国与砂隐、木叶一通混战,然后又被云隐突入偷家,虽然成功击退了云隐并确保谈判桌上些微占据优势,但岩隐村并不好受,战力累计损失接近一半。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与云隐的仇恨再深大,忍界最大的威胁终究还是木叶。

最肥沃的土地与最全的领土,海陆双通,商业繁华,自然能供养的忍者也就更多,三忍,白牙,宇智波,日向…,数不胜数。

所以,这战争尾声里必须摸清楚木叶现阶段的实力,为下一次的战争爆发作出估计、

终于,追上了。

岩隐小队南侧,同样一支小队隐在了林中的队伍远远望着岩隐小队。

“四个人,北方一百米灌木里一名,宇智波介你负责,西北一百二十米树冠顶一名,铃木奈绪交给你,东北一百一十五米树后一名,旗木银临你负责,他们后方还隐藏了一位上忍,我去对付,这次任务,无论任何情况绝不可失败,明白吗!”

日向日差白眼开启对手下三人下达了指令。

三人点点头,然后一队四人都消失在了原地。

触发线,起爆符,而在这之后又是一道追加陷阱。

离敌越近,旗木银临就越小心,小心绕过了所有危险,离目标只剩十余米。

就算没有赶上第二次忍界大战最激烈的时刻,但这两年投入末尾战场的战斗也让他数次接近于死亡,但收获也都是巨大的,他已经属于中忍之巅,上忍级别只剩一步之遥。

火遁·豪火球之术!

巨大的火球从侧边扑向了目标,但动静似乎过于大了,岩隐反应过来险之又险躲了过去。

而几枚手里剑追击而上几乎不留喘息时间。

当当当

一连串火花,岩隐抽出了身后黑刀将手里剑全数击飞,下一刻一道人影突入上脸,手中握住一把短刀,上面逸散着白色光芒。

白发,短刀,木叶护额,是木叶白牙!

岩隐慌了,在对砂隐战斗里杀得凶名赫赫的木叶高级战力不是自己一个中忍能对付的。

不对,白牙依据情报绝不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而且白牙动手绝不是自己能察觉的。

岩隐反应过来心中大定,手里黑刀同样附着查克拉,准备招架这一次袭击。

噗!

黑刀与短刀相撞,不是金属交鸣,而是一阵白雾。

影分身!上当了!

身后是雷电涌动的吱吱响,岩隐已经来不及反应了。

当!

黑刀与短刃碰撞,岩隐脸上带着错愕。

而旗木银临手上附着的千鸟因为目标突然的转身失去了必杀之机,只捅入了岩隐左肺,然后快速退跳开去。

肺部火辣辣的疼,还有被雷遁攻击后的麻痹感,岩隐感觉呼吸不畅但也十分惊喜捡回了命,刚才是手上这把黑刀带动了自己攻击。

甚至若不是因为木叶忍者反应及时用左手抽刀格挡,自己直接反杀。

左手刀回归右手的常握法,旗木银临带着百分认真,对方能接连躲过自己三次杀招,是个棘手人物。

没有对峙过久,旗木银临整个人宛如一枚积蓄已久的弹簧弹出,短刀刀刃已向岩隐脖子划去。

吱~

短刀刀刃没有命中,黑刀刀刃横档在岩隐脖间,两刀刃部又一次划拉出火星。

旗木刀法,快狠准,家族自战国时代起一直优化至今,完全舍弃了华丽的迷惑性技巧,每次出击必是杀机。

可惜木叶白牙用得威名赫赫的招式此刻被挡得严严实实,旗木银临无论如何尝试都会被诡异招架,林子里就是一片当当当打铁之音。

被刺中肺部,这么长时间根本不可能还与自己保持战斗。

旗木银临感觉到一丝诡异,与岩隐拉开了距离,对方没有丝毫追击想法,就站在了原地保持招架姿态,但仔细观察,血液已经漫了一地,岩隐脸上只剩痛苦与惊恐,胸口在奋力气浮。

这看上去并非什么未知血继限界,更像是岩隐被那把黑刀操控了。

影分身之术。

火遁·豪火球之术,风遁·大突破!

轰!

巨大而猛烈的爆燃,岩隐的身子直接被淹没其中。

妖刀!妖刀啊!

巨大焰火里,岩隐最后的绝望意识带着无尽悔恨,自己就不该大胆使用这把不祥之刃。

碳化的焦躯,仍旧扭曲的握着黑刀,旗木银临猜测性的攻击俨然奏效了。

以防万一,旗木银临一个幻术解除,确认一切为真,三发手里剑全部掷入了敌人头颅,任务完成。

小心对岩隐尸体进行搜索,并没有情报卷轴,旗木银临大概确认了下队友方位,战斗都已结束,日向日差的战斗还在继续,上忍的战斗没有这么快结束。

查克拉还余有四分之一,外加一具影分身自己能够前往支援。

旗木银临咽下一枚兵粮丸打算介入这场战斗,这是草之国境内,一旦被发现摆上了明面对木叶只有麻烦。

咻!

偷袭,旗木银临快速偏头,但还是慢了些许,脸颊上一阵发麻,然后刺痛,血液流了下来。

瞬身隐匿到了树后,仔细观察,并没有敌人,偷袭自己的是那把诡异黑刀。

“小子,你的血液,和他们一样,难喝至极!不过灵魂却是出乎意料让人怀念,带走我,我能让你更强!”

意识里声音嘶哑的沉厚男音响起,黑刀缓缓悬浮向旗木银临而来。

“武器是需要被人支配,自作主张的已经失去了作为武器的纯粹。”

旗木银临摇头拒绝。

“支配?哈哈,连用刀的意志都不存在,他配吗?想支配我那就拿出最强暴的力量让我屈服,刀之一途只讲究暴烈决断,击而无悔,如果你没有这个觉悟就像凭两张嘴皮子就得以支配那你就滚吧,我自在此等待下一位有缘人,我宁在此锈蚀入土也绝不会屈从于一名废物。”

黑刀悬停在了旗木银临面前,刀柄就对着他,只需轻轻一握便能拥有。

                           

原创文章,作者:余生半饮舞轻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