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庶女逆袭:我的夫君又奶又飒》全文阅读

小说:庶女逆袭:我的夫君又奶又飒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青山夜明

角色:[db:角色]

简介:【姐弟恋+甜宠+男强女强】被恶毒主母下药绑上花轿,将她嫁给丧心病狂的刘员外路上遇到抢亲,以为免于虎口,怎知,一个彪形大汉兴奋地喊道:“抬上山做压寨夫人!”竟是遇上了山匪!才出虎穴,又入狼口?新婚之夜,她跌进一个坚实的胸怀,一个低醇悦耳的声音自她头顶传来,“姑娘,没事吧?”她一掀盖头,嗯?这山匪头子竟是个清隽的年轻男子……

庶女逆袭:我的夫君又奶又飒

《庶女逆袭:我的夫君又奶又飒》免费阅读

大梁北境,一条乡间小路上。

摇摇晃晃的感觉让明曦有些头昏脑涨,她迷迷糊糊醒来,皱了皱眉。肯定是死丫头佟童又在晃她的床!才什么时辰,就把她吵醒!

明曦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张口便想喝止。

“佟——”嗓子出不了声!

又做噩梦了?明曦猛然睁开眼睛,眼前却只有殷红的一片。

她抬手便想将遮在眼前的东西揭下,手腕处却传来一阵剧痛。

嘶——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意识也彻底恢复了。此刻,她正坐在一个摇摇晃晃的轿子里,周围都是红彤彤的一片。

很明显,这是花轿!她怎么会在花轿上?

低头一看,身上也是一片大红色,这,这不是喜服吗?她怎么会穿着喜服?恶作剧?

明曦有些头疼,尽量回想起事情的前因后果来。

昨晚她在自己的小院里喝酒赏月,酩酊大醉后便倒在床上睡着了。虽然喝得有点多,但还不至于不省人事,况且她武功高强,一般人近不得身,怎么被绑到花轿上了,自己还丝毫未察觉?

不管了,脱身要紧。

她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绳子,撇了撇嘴,轻嗤一声,哼,这点雕虫小技还想困住她?

凝神进穴,气沉丹田,她神色一凛,双手一用力!嗯?没有力气?定眼一瞧,绳索竟丝毫未动,仍牢牢地捆在她的手腕上,她的内力完全施展不开!

明曦瞳孔微张,有些难以置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更要命的是,因为她的挣扎,手上的束缚又紧了几分!明曦突然感觉背后冒起森森寒气,事情似乎没有她想得那么简单…

她将双手举到眼前,仔细打量锁在腕上的绳索。没想到因为她的动作,绳子索又收缩了一分。明曦皱了皱眉,待看清了这绳索之后,眼神很快变得冰冷凌厉。

这绳看似普通,实则是用千年藤蔓制成的,名唤血饮藤。将血饮藤制成绳子缚在手上,人越挣扎只会缠得越紧。最令人生畏的是,这东西嗜血,手上一旦破皮流血,这藤就会以人血为食,直至把人吸干!

这东西产自敌国长乐,是阿爹两年前斩了长乐一员大将俘获而得。由于这东西太过于阴毒,一直锁在仓库里,没想到有一天这东西竟用在她身上!

明曦冷笑一声,生怕药效解除太快让她逃脱了,竟不惜动用这等邪物!真是煞费苦心!她咬着牙挤出“邢云燕”这几个字,喉咙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没错,始作俑者,正是阿爹的妻子,将军府的当家主母——邢云燕!

除了邢云燕,她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恨她到如此地步!

她是将军府的庶女,十年前被阿爹带到家中,因不被邢夫人所容,阿爹只好将她送到青云峰拜师学武。三年前,师父辞世,她只好下山又回到了将军府。

三年来,纵使邢夫人母女百般刁难,她都逆来顺受,只为了不让阿爹为难。没想到,邢夫人竟趁着阿爹远赴边关,设下如此歹毒的圈套!

明曦心头刹那间涌起一股杀意,这毒妇,绝不能放过她!

突然,轿夫似乎脚滑了一下,她身子一偏,脑袋径直撞在花轿上,明曦吃痛地拧了拧眉。

只听花轿外一个妇人的声音响起,似是喜婆。

“哎呦,慢点儿,别嗑坏了新娘子!刘员外要怪罪下来,有你们好果子吃!”

什么?刘员外!明曦虽下山时间不长,可对这刘员外还是有所耳闻的。此人虽为富一方,可为人残暴不仁。每年都花大把的银子纳妾,送进去的女子最后不是惨死,就是被虐待得不成人样。

邢云燕竟要将她嫁给这种人!

她的拳头渐渐收紧。手腕上传来的剧痛让她回过神来,她低头一看,额头上瞬间冒了一层冷汗。那血饮藤已经深深勒进她的肌肤里,雪白的手腕早就已充血发紫,不能再动了!再动一下就要以身喂了这邪物!

明曦余光一瞥,腰间空荡荡的,随身携带的佩剑果然被卸下了。那是师父赠给她的神武,有它在,破一个小小的血饮藤完全不在话下。

她愤愤地跺了一下脚,脚踝上也传来一阵剧痛,略一低头,脚上竟也缠了几圈血饮藤!

这般缜密的计划,也不知她筹谋了多久。阿爹一走,她就如此迫不及待地将她送出去。

从始至终,邢云燕都容不下她。

呸!明曦狠狠啐了一口,早知她如此歹毒,这三年来就不该忍气吞声!处处忍让,竟养虎为患,让自己落到如此境地。

明曦无力地垂下头,叹了一口气。如今被束缚在一方花轿里,动弹不得。她甚至没能扯下罩在头上的喜帕,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也不知道轿夫们将她抬到了何处。喉咙也发不出声音,连喊一声救命都做不到。

就算喊救命似乎也无用吧,花轿外这几人早就被邢夫人买通了,喊得再大声也于事无补。人为刀俎,她为鱼肉,只等悬在头顶的刀落下。

她将脑袋倚在花轿上,竖起耳朵,听着花轿外轿夫们脚鞋子踩在沙砾上的摩擦声,以及不远处鸟儿的叫声,勉强分辨出他们已经到了郊外。

想必离刘员外的庄子也不远了吧…

看着手上收紧的血饮藤,明曦心里翻腾,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眼下的结局,要么被这手上的邪物吸食殆尽,要么落到刘员外那个畜生的手上,任他折辱!

明曦的嘴角噙着一抹苦涩的笑,回忆起在青云峰与师兄弟们一起把酒言欢、谈笑风生的日子,那样的恣意潇洒。回到将军府后,尽是无趣的闺阁争斗。

苦修十余年武艺,居然栽在一个毒妇的下作手段里!

最让她不甘的是,头一回上花轿做新娘子,竟是这种局面,还要嫁给刘员外那样的小人!霎时间,明曦鼻子有些酸胀,心中怅然。

忽然,又听得喜婆喘着粗气道:“走快点,要下雨了!”

不一会儿,果然听得外面狂风大作,沙砾翻飞,大雨倾泻,轿夫们的脚步越来越急促。

明曦心头突地一跳,绝不能嫁给刘员外!她宁可被这血饮藤吸成一具骷髅,也绝不会任他折辱!

想到这,她心下一狠,咬紧牙关,攥紧拳头卯足了劲,眼看着血饮藤就要嵌入她的血肉里…

                           

原创文章,作者:青山夜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