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后,我全家靠空间逃亡开荒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流放后,我全家靠空间逃亡开荒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记忆中的毛毛虫

角色:[db:角色]

简介:[流放+逃荒+发家致富+空间+团结温馨]已经活成女汉子的白元霜突然穿越到了古代,成了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儿。本以为再也不用在丧尸堆里艰难求生了,却又倒霉的成了被株连的第十族,面临着被流放三千里的厄运!好在她总算又有了亲人,虽然秀才爹其实是个半罐子,美貌娘其实是个泼辣货,年幼天真的妹妹其实是个机灵鬼,半路捡来的弟弟其实是个自闭儿,偶然认识的某某其实是个病娇男……面对年幼的妹妹,挺着大肚子的老娘,流放路上已经够艰难了,偏偏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白元霜怒了,撸起袖子,叉着小蛮腰,势必要带着家人摆脱流犯的卑微身份,发家致富把歌唱,咳咳……虽然用了点儿非正常的手段……

流放后,我全家靠空间逃亡开荒

《流放后,我全家靠空间逃亡开荒》免费阅读

睡梦中的白元霜觉得自己竟然被狠狠的扯着头发,还被掐着脖子发不出声。

她心里一个激灵,难道他们好不容易建立的基地终究被攻陷了?她也难逃和家人朋友一样被丧尸撕裂分食的命运?

心里涌起一阵悲凉,可就算要死也得跟这些怪物痛快的拼上一回,她不能在睡梦中窝囊的死去!!!

“死丫头!快把东西给我!再不松手我就掐死你!”一个变声期的公鸭嗓门儿突然在她耳边恶狠狠的威胁道,并再次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丧尸”怎么会说人话?

情况不明,白元霜咬紧牙关,艰难的撑开沉重的眼皮,一双带着狠劲儿的鱼泡眼首先映入眼帘。

出于求生的本能,她瞬间一个右勾拳,对着骑在自己身上的“东西”就打了过去!

“啊!你这个死丫头!敢打我的眼睛!”那粗嘎的声音闷声叫道。

白元霜半躺在地上使劲儿的眨了眨眼,她看到了什么?

她看见几步之遥的对面竟然站着个十几岁,身着蓝色短褐,头顶蓬乱发髻的古装少年。此刻他有些肥胖壮硕的身子像一堵墙立在那里,正呲牙咧嘴,一脸吃痛的捂着自己的右眼哇哇叫,那模样跟丧尸有半毛钱关系?

白元霜忍着头晕和火烧火燎的饥饿感撑起身体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这时才注意到自己左手紧紧的握了半个干硬的黑乎乎的……饼子?

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不是他们幸存者建立的希望基地,只看见大片的树林和几米外的一条河,以及听到林子里传来的人声。

“死丫头!本来只想拿吃的,你竟然敢打我,我打死你!”

不等她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儿,那个少年已经凶神恶煞的冲了过来!

白元霜岂是坐以待毙之人?她提起一口气就迎面而上,跟那少年打在了一起!

原以为以自己的身手可以轻松取胜,奈何身子软弱无力,几个来回打在对方身上,竟然像是给别人挠痒痒一般,占不了多大便宜。

不服输的她赶紧调整“战略”,将力量集中在右脚,看准机会,狠狠使出一记“断子绝孙腿”就往少年胯下而去。

“啊……啊……啊”惨绝人寰的嚎叫声比打中他眼睛还凄厉,惊起了傍晚已经回巢休息的鸟儿们,扑腾着翅膀四处飞散。

“扑通”一声,那少年捂住裤裆痛得跳进了身后的河里。

“救……救命啊……我……不会游……泳”

“旱鸭子”五官扭曲,挥舞着两支胳膊在水里忽上忽下扑腾的大喊着。

用尽力气的白元霜也头脑发晕的倒在了岸边,她恍惚间看见从树林里跑过来好多双脚。

在完全失去意识前心里只有一个疑问:这里不是基地,那她现在是在哪儿?

……

迷迷糊糊中,白元霜觉得有人温柔的给自己喂水又擦汗。

虽然半睡半醒的状态,可她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在做梦了。

梦里她的魂魄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叫大岳国的地方,一个叫陆珍珍的十三岁小姑娘身上。她有爹有娘,还有一个六岁的妹妹。

今年是大岳国新朝初建的第一年,荣昌元年,本来平淡幸福的日子却突然飞来了横祸。

前朝一位文渊阁大学士学识出众,桃李满天下。新帝登基有心重用,可他不仅公然辱骂新帝是乱臣贼子,还带着以前在朝为官的门生煽动其他已降朝臣。

新帝暴怒,气急之下,当即下令将其嫡支问斩,其他九族族亲皆被抄家流放西北苦寒贫瘠之地。

或许是忌惮他在读书人间的威信,为了起到震慑的作用,还将其入仕之前教出的有功名的学生和入仕后的座下门生都一并抄家流放了。

于是新帝登基大赦天下,赦免了许多非大奸大恶之人,却独独对这位傅姓大学士株连十族。

很不幸,陆珍珍的爹以前就做过还是教书先生的傅大学士的学生……

还很不幸,她爹当初靠运气而非实力考上了“吊车尾”的秀才,成了有功名的人……

这下好了,满足了被流放的条件,成了这倒霉催的第十族……

陆家如今正去往流放西北边境的路上,虽然才走了五六天,可流放犯每天只有早上一顿三分饱的吃食,犯人们除了利用休息时间在路上找点儿野食实在没办法。

每天又累又饿,为了护着自己省下来的那么点儿吃食,留给半夜饿得睡不着觉的孕妇母亲,可怜的陆珍珍被一起流放的陌生少年抢食,然后被活活儿掐死了……

小姑娘最近几日的记忆像PPT一般从白元霜脑子里掠过,那么模糊,却又那么真实。她正想了解多更一些,突然身子不可抑制的一抖,从饥肠辘辘中醒了过来。

她发现自己睡在地上,头部枕着一团干草做的枕头,身下无任何铺垫物,只有硬邦邦的泥土地,四肢都睡得发僵了。面向山的那头有着一片片晚霞,是天黑前的唯一光亮绚丽。

白元霜转了转脑袋坐起来,看见林子里许多或坐或躺,或抱干柴、干草等走动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大都衣服脏乱,头发散乱,狼狈不堪又哭丧着脸。

这密密麻麻的一片,得多少人啊?据她现在的回忆受牵连的人甚广,记忆中,听说流放了好几批人,这些人还只是那位傅大学士在祖籍灵州府的关系网。

她赶紧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

嘶!有痛感!这下肯定不是做梦了,她是真的穿越到了这个叫陆珍珍的小姑娘身上……

                           

原创文章,作者:记忆中的毛毛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