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大汉镇国公》吕彪,吕布小说阅读

小说:吾乃大汉镇国公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一只远行的蜗牛

角色:吕彪,吕布

简介:吕彪魂穿三国,成了吕布的弟弟!后来发现,吕布竟然是个忠臣,自己和刘协竟然是好哥们!看着战火蔓延,生灵涂炭,百姓民不聊生,主要自己也快活不下去了???而诸侯依旧在混战。袁绍四世三公威临寰宇,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刘备借汉室宗亲图谋大业,孙权虎踞江左,吕彪决定匡扶汉室!曹操:“阁下是个贤才,站个队吧?”吕彪:“我哥们是皇帝!”刘备:“吾乃中山靖王之后,陛下亲封……”吕彪:“我哥们是皇帝!”

吾乃大汉镇国公

《吾乃大汉镇国公》免费阅读

公元198年,也就是建安三年。

十月,

曹操征讨吕布,吕布不敌,痛失彭城,

于是退守下邳,想以逸待劳,等待时机。

此刻,穿越者吕彪,此时正站在下邳城上,握着油亮的枪柄,站的笔直。

瑶瑶望去,城下,正有两人隔江而骂!

只见一人胯下一匹赤色战马,手持方天画戟。

望着护城河对面道:

“曹司空,令尊近来可好!”

一听这声音,吕彪知道是谁了,

这不就是自己的兄长吗,人称上将军的吕布,吕奉先!

虽然历史上并无记载吕布有兄弟,但谁也没想到吕布还真有,还是有两个弟弟。

大哥吕布,二哥吕枫,而吕彪…就是个弟弟。

吕布时年三十,正值壮年!

吕枫当年在黄巾之乱中已经战死了,时年不详。

吕彪时年十七,

足足差了十几岁,在古代都可以当父子了。

没错,老来得子,吕父威武!

至于吕彪的“彪”字由来,有两个原因,

其一,吕良,也就是吕彪和吕布的父亲,把自己比做虎!

所谓,虎生三子,必有一彪!

这其二,便是小时候吕彪长得彪啊,彪头彪脑的。

直到长大以后,才发现吕彪长的一副好皮囊,身材比例更是黄金比,其秀气的样貌,称之为芝兰玉树也不为过。

一年前吕彪穿越而来,竟然成了吕布的弟弟。

再怎么自己也得当个官吧,于是一年前拜陈宫为师。

陈宫可是个大人物,身为吕布军师,其谋略不输诸葛亮,要是吕布在下邳之战中听取陈宫的建议,恐怕这个三国怕是要变一变。

吕彪拜陈宫为师,勤奋好学,一股书生意气,浑然而发。

倒不是吕彪有多么好学,就是想再等等,至于等什么,

那当然是自己作为穿越者的金手指了。

穿越小说自己可没少看,

吕彪立志,金手指不来他不出山!

这就是为什么吕彪勤奋好学的原因,因为无聊啊。

整天就等着金手指降临,

每天盼啊,盼啊,盼了几个月。

金手指没盼来,盼来吕布的征召,

他的理由也很简单粗暴,就是一句话,“大哥需要你的帮助。”

而方式则更加粗暴!

不管吕彪是否愿意,直接丢入的军营,自生自灭。

当然这又是另一番说辞,说是为了自己好,是为了历练。

自己原本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一个个大学刚毕业的预备打工人,结果刚刚出校门。

嘭——!

吕彪懵住了,没想到自己头竟然爆开了

而当时自己的灵魂飘在上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溅当场。

这种感觉吕彪发誓绝对不会有人想尝试,

于是自己一年前穿越到了东汉末年。

成为了吕彪,至于以前的吕彪,那当然已经死了。

护城河,对岸,

只见一朴衣男子死活的拦住曹操“明公,息怒,息怒啊!”

“他什么意思,三姓家奴,安敢如此羞辱于我,让开!”

曹操一听吕布问候自己的父亲,心中一股火气油然而生。

天下谁人不知,曹操的父亲,途经徐州时,突遭横祸,不幸丧命了。

只见男子再次上前阻止,在曹操耳畔低语几句。

曹操立即转怒为安

“奉孝此言有理。”

原来此人,竟是曹操第一智囊,郭嘉,郭奉孝。

曹操还想靠前跟吕布说话,谁知一道冷箭,从城墙之上直射曹操。

曹操向后扑倒,不偏不倚射在了曹操裤裆之下。

曹操起身,向城墙俯望,只见一儒官手持弯弓,曹操随即怒吼

“你他娘的陈公台,几日不见,别的本事没长,脾气倒是见长!”

没错,城墙之上。正站着一位儒官,

此人就是不畏强权,不识时务而英年早逝的陈宫,身上散发着一股凛然正气。

“曹贼休要犬吠!”

“奉先快快入城!”

而陈宫身旁,站着一位身穿甲胄,威风凛凛的将军。

吕彪正是这位将军……旁边的小兵,

手持的飘扬的张字大旗,一脸的不情愿。

而这位将军,便是张辽,张文远。

未来的五子良将之首。

日暮西沉,硝烟弥漫,紧张的气氛充满整个军营。

军帐中,吕彪以一个极为奇怪的姿势躺着。

嘴里还呢喃着“终于下班了,换岗了。”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穿越者,吕彪发誓这已经超过了八小时工作制度。

再工作下去,那得算是加班费了。

自己的腿已经麻的不能再麻了,

要是再站一会岗,那就不是自己下来了躺着了,而是被人抬下来。

吕彪的眼皮在打架,刚想眯会眼,休息休息。

没想到自己刚刚闭上眼睛,军帐外传来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

“吕彪,起来,带你的人今夜去张将军帐外站岗。”

一听这个声音,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人应该有的毛病,吕彪对着帐外大声的回答道。

“不去!”

帐外的声音没有消散,而是转而变成一种极为妖娆的声线。

竟然是女声!

“哎呀~我刚刚通知大黄,他愣是没去,气焰就和你一样嚣张,结果他就被斩首了。”

嗯?

“不可能,王五我真的困了,你让我睡个好觉吧。”

大黄是何许人也,姓黄名狗。

张辽帐下的一名什长,和吕彪同级。

也是吕彪来到张辽帐下结识的第一个朋友,为人胆小怕事,谨慎。

怎么可能会不遵将令。

只见那人还没有放弃,接着用妖娆的女声在帐外吼叫,

“啊呜~啊呜~”

吕彪受不了了,叔可忍,吕彪不可忍!

立即走出帐外,只见一个粗脸大汉,皱着一双浓厚的剑眉,手里拿着一把长刀,扯着嗓子。

刚刚那个妖媚的声音就是自己面前这个粗脸大汉发出来的。

果然声优到哪里都是怪物。

这个粗脸大汉名叫王五,是一名都伯,同时也是一名游侠!

还是吕彪的上司。

吕彪是个什长能管二十个人,王五是个都伯能管五百人。

他和大黄都是自己的好朋友,在吕布军中号称黄金三角。

近一年来名声鹊起,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吕彪上前就是一把提起王五的衣领。

“你要是再弄出这种声音出来,回头我就告发你,扰!乱!军!心!”

吕彪特意把扰乱军心四个字说的跌宕起伏!

吕彪盯着他的眼睛,想从他的眼睛里得到什么。

王五似乎知道他的意图一般,正紧地说道;“还真是你们去站岗,不信我,你就等着被砍头吧!”

“我的都伯大人,昨天是我们队的,今天还是我们队的,你和大黄坑人也不带这么玩的。”

“哎呦~我的吕什长,你可别这么说,你要是接到大黄那样的命令你才知道什么叫,,惨无人道!”

说完王五拍了拍吕彪的肩膀,

“晚上老地方见,记得啊。”

说完这句话,立即转身,临走时还不忘叮嘱一番记得去站岗。

吕彪回到自己的营帐,提起长剑,挂在腰间。

哎,没办法军令如山,更何况是在张辽帐下干活,

张辽帐下军纪严明,至少比其他将军帐下要严明,

要知道,不遵将令,那可是要斩首的!

自己好歹是吕布的弟弟,怎么混到如此这般田地,

自己这个大哥也是,把自己的亲弟弟弄到军营里来历练,是为了让其他人服气,

这个吕彪都懂,但是没必要这么认真吧,

大家都是兄弟,意思意思一下就行了嘛,自家人何必为难自家人。

                           

原创文章,作者:一只远行的蜗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