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太坏:御前宫女要遭殃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小说:皇上太坏:御前宫女要遭殃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绯闻小姐

角色:[db:角色]

简介:【双洁➕色胚男主➕虐菜➕甜宠➕么么么么哒➕女主前期唯唯诺诺,后期重拳出击➕火葬场就不敢接这戏】后宫佳丽三千,皇上那家伙都不敢兴趣,偏偏喜欢欺负她这个无辜小婢女,“拜托拜托,您这样对我,后宫那些老娘们能愿我的意?”跑也跑不掉,打也打不过,白天被他妃子们欺负,晚上被皇上那家伙欺负。史上最惨婢女诞生!

皇上太坏:御前宫女要遭殃

《皇上太坏:御前宫女要遭殃》免费阅读

春满楼。

一少女被粗麻绳绑住了手脚,平静地昏睡在一个狭小的床上。

“刘妈,这是我在南山捡的,您瞧这品相,绝对一流!”蒙面男子表情猥琐道“您看我欠您的钱,可以抵消了吗?”

只见女子纤纤细腰,口若含丹,清秀脱俗,世间少见。

刘钱婆翻了个白眼,瞥了瞥嘴:“这么漂亮的丫头,不自己留着?”

刘钱婆也不傻,这个丫头长相虽不妖艳,但是绝对的清新脱俗,这值钱就值钱在清纯上,若是不干净了,还怎么图个好价钱?

蒙面男子:“哎呀,刘妈,我就是想把欠您的钱给还清,绝对没有其他的想法,您若是不相信我,只管验身……”

刘钱婆满脸不耐烦道:“行了行了,把姑娘留下吧,拿钱走人。”

“嘶……头好疼。”少女咬咬牙,在床上努力地挣扎着,可绳子绑的太紧,丝毫动弹不得。

“呀!妈妈的心尖肉啊,你可算醒来啦。”刘钱婆仔细端量着眼前这女子,越看越喜欢。

少女环顾四周,眼神逐渐迷茫:“我……我去?”

这地方绝碧不正经,眼下只能见机行事,找机会脱身了。

她想不起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会在这,只听到脑海中有声音一直在呼唤她:千洛!

傍晚。

千洛被一群女人围着,打扮了许久,她有着白嫩的娃娃脸,眉下是犹如一双清水的双眸,乌黑亮泽的长发,可谓是冰肌玉骨,出水芙蓉。一身素白的抹胸薄纱裙,淡淡的妆容,更为她增添了几分灵气。

“打扮的这么人模人样有什么用?毕竟长相又不出众,那群男人过了这股新鲜劲,还不是来找我。”苏柳玉是春满阁的头牌,娇嫩妩媚,但难免不嫉妒千洛的清纯。

丁香在一旁撇撇嘴,小声嘀咕:“人家洛洛还没出场就已经被宁少点名了,要花八十两银子买洛洛呢,可你当初也不过区区二十两,卖给了那肥头大耳的地主刘残疾。”

宁云之是宁府小少爷,是宁通平最小、最宠爱的儿子,也是宁皇后的同胞兄弟。平常在京城游手好闲,吃喝嫖赌。京城中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知道,这春满楼突然来了个清纯的小姑娘,他怎么也不会错过这热闹的。

千洛一听刘残疾,立马来了兴致道:“断胳膊断腿的那种?都这样了还来这里潇洒,佩服。”

“哈哈哈”众人听到这里大笑起来:“要是断胳膊断腿就好了,可他偏偏断的是那里,就是个进不去宫的活太监!”

刘地主不仅油腻,而且还是个残疾,听说他之前强娶了个小妾,半夜被小妾一刀给切了,之后再没勇气,只是来春满阁潇洒,还必须要保密。

“你说什么?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这么说我?”苏柳玉面目狰狞,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信不信我让妈妈把你关进地窖。”

在春满楼,除了刘钱婆还真没有人能够压制住她,她是头牌,生意最好,大家只能被她压制着,可随着千洛的到来,她们竟然都敢顶嘴了,她岂能允许?

众人在苏柳玉的恐吓下纷纷闭上了嘴,都回到了各自的房中。

刘钱婆接到了命令,把千洛安置在一间上好的新房内,并安慰她:“好闺女,时间紧迫,妈妈没有时间教你了,总之,宁少爷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好好招呼宁少爷,他要高兴了,赏钱就够你花一辈子的了。”

“谢谢妈妈,也只有您对我这么好了。”千洛挤挤眼睛,几滴眼泪自然下落,虽说好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但戏精这个身份是刻在了骨子里的。

她只好顺着事情的发展,假装同意,她知道,凭自己身单力薄的,反抗只能让事情变得更加难以处理。

刘钱婆走后,千洛迅速把房间蜡烛熄灭了,不知为什么,在明亮的环境里,她总感觉不自在,仿佛一直被人盯着。

她把脸贴在门上,仔细地听着外边的动静,丁香抱着琵琶在唱‘千思戏’,还有楼下的醉汉划拳声,结合在一起,很吵闹、喧杂。

这是逃跑的好机会,趁乱,千洛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准备逃出去。

打开门,还不容她往外看,一股陌生而又强大的气息向她席卷而来,宛如天降暴雨,招架不住又躲不掉,透不过气要窒息了。

“我去……”

她被眼前这个男人包裹着,身上太重的压力使她瞬间摔在地上,千洛幽黑的瞳孔放大,迷茫无助,被捕食者吞噬的滋味很不好受。她的反抗,也如同春后的毛毛细雨般打在了慕寒年身上。

“你特麻就是宁少啊?”千洛已经被压的透不过气,这宁家少爷怕是没见过女人吧?

慕寒年像一只脱了缰的野马,从来都没有这么渴望得到一个女人,平日里再怎么沉稳冷静的他,这一刻被眼前这反抗的女人折磨地撕心裂肺。

他抿了抿薄唇,黑眸中透露着一股冷傲而又尊贵光芒,声音低沉:“嗯?”

她是宁云之的女人吗?

他的尊贵与不可一世,不屑与宁云之抢女人,但是这刻,他完全沉溺于少女的怀中,他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满足的感觉,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动作也随之变得粗鲁。

“不要脸,你给我放开。”千洛仍在努力地挣扎,眼前的这个野兽听不进她讲的话,无论她是推搡、怒骂,都于事无补,她渐渐绝望起来。

他慕寒年是皇帝,从来没有女人敢说他不要脸,黑暗中,他眸中布满了爆红的血丝,发出无边杀气,即使现在的样子很狼狈,也遮挡不住他身上隐隐的王者之风。

‘嘶’一声布条撕裂的声音,千洛最后一丝的倔强化成了泪水,她犹如身陷深海,无法挣扎,不住的颤抖,在深度的恐惧中昏迷了过去。

此时。

“主子,鬼面人追上来了!就在楼下!”慕寒年的贴身侍卫刘江慌慌张张,破门而入。

“宁云之呢?”慕寒年看着眼前这女子,眼中泛起丝丝寒光。

                           

原创文章,作者:绯闻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4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