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嫁给皇上他弟,怼太子灭贵妃林靖柔,林知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嫁给皇上他弟,怼太子灭贵妃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字朔之

角色:林靖柔,林知秋

简介:【重生+宅斗宫斗+虐渣+黑莲花】林靖柔上一世眼瞎心盲,扶持夫君登上皇位。待他黄袍加身,狡兔死良狗烹。冷宫被剜双目葬身火海。累及舅舅一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父亲一世清名背着污名含冤而死。重生一世。显露真容,美艳绝伦,艳冠京城。宛若黑莲,撕绿茶虐渣男,怼太子灭贵妃。………战神王爷陆云起,在外黑脸高冷话不多,背地里装病虚弱骗芳心。设计迎娶美娇娘,双双携手把家归。“本王可是病人,你怎么舍得。”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云柔不羡仙。

重生嫁给皇上他弟,怼太子灭贵妃

《重生嫁给皇上他弟,怼太子灭贵妃》免费阅读

“皇上,太子殿下,薨了。”

太医伏地额头贴面,身体抖如筛糠,声音颤抖道。

话音刚落,整个宫殿内外齐刷刷跪倒一大片,哭声渐起。

端坐在主位之上,着一身明黄五爪威龙的皇帝陛下。

表情晦暗阴晴不明,额上青筋暴起。

“那个贱人,她就这么恨朕吗?她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该死。”

“来人拟旨,我要废后。”

“让她给太子陪葬。”

······

呼——

寒风前赴后继的往冷宫倒灌,破旧的门窗被吹的吱呀作响。

孤月高悬,月色倾泻而下。

林靖柔透窗抬头望去,跪地双手合十,嘴角翘起一丝笑容,一脸虔诚。

“苍天啊,我祈求你护佑麟儿一生平平安安,健康快乐长大。”

话音刚落,屋外就传来一阵惊呼声,像是见鬼骇人不已。

“娘娘,皇后娘娘。”

芳蓉泪水盈盈,脸上的五指巴掌印在月光下依旧醒目。

顾不及抬脚跨过门槛,一时趔趄摔倒在地,手脚并用爬到林靖柔的身边。

林靖柔起了身,把她扶了起来,“芳蓉,发生什么事了?今日是太子生辰,没有人送膳过来?”

缺衣少食,司空见惯。

墙倒众人推,皇后之位普天之下虎视眈眈,如今能欺压到皇后头上,是猫是狗都有她的办法。

“姐姐,好些时日不见,别来无恙。”

女子容貌姣好,声音清脆悦耳,身后簇拥着一大批太监丫鬟。

身穿正红色曳地宫装,脖上系着银狐皮围脖,外罩同色系锦袍,锦袍上用金丝线绣着栩栩如生的展翅凤凰,宫灯月色朦胧,却难掩其华贵富丽之气。

“天寒地冻,妹妹记得姐姐最怕冷,来送送姐姐。”

林知秋身后的大丫鬟手一挥,两个小太监弓着身子端着火盆,还是上好的无烟金丝炭,扑朔升腾的火苗让这屋子顿时暖和了几分。

“后宫佳丽三千,新人胜旧人,每每失宠你就跑来这,羞辱泄气一番。”

林靖柔看清眼前来人,正了正身子,捋起了额前碎发撩到耳后。

眯了眯眸子,面露不悦,“你穿正红,绣凤凰,……”

说话之间林靖柔瞟到林知秋头上的金凤钗,眉头微蹙,声色俱厉道:“这支金钗,怎么会在你头上。”

林知秋嘴角泛起嘲讽的笑容,娇喝道:“够了,林靖柔,你还当你是皇后呢。”

“皇后娘娘得了失心疯,怪这个丫鬟伺候不当。”转头对着身后的丫鬟吩咐道:“给本宫拖出去,杖毙。”

“是。”

“给本宫住手,你们这群狗奴才。”

林靖柔眉头紧皱,咬紧后牙槽,龇牙咧嘴。

因着脸上的表情过于用力,透着月色可以看清左半边脸上的猩红胎记,再加上眉心到鼻翼的疤痕,形似蜈蚣攀附在脸上。

表情狰狞,恐怖可憎,披头散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用尽全身力气护住芳蓉,阻拦着靠近芳蓉的丫鬟太监。

“你们都是死人吗?”林知秋冷下声色,怒道:“这点事办不好,让你们跟着她一起去死。”

话音一落,四个太监相视一眼,拳打脚踢扣住林靖柔。

两个身强力壮的婆子左右开弓打得芳蓉眼冒金星,嘴角鲜血直流,四手一顿,一攥,一提,拉着芳蓉,拖到屋外。

“啊啊啊,芳蓉,林知秋,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

顿时,棍棒的杖打声,谩骂声,强忍着哀嚎的呜咽声,声声入耳混杂在一起。

“三小姐…奴婢…求你……放过小姐,小姐……”

芳蓉强忍着背后的疼痛,极力的伸长双手伸向林靖柔。

林靖柔双手双脚被扣压在地上动弹不得,豆大的泪珠滴滴滚落,脸上的泪水混着污垢,蹭开了新伤,一时竟分不出血分不出泪。

芳蓉泪花盈盈,望向林靖柔时扯嘴一笑道:“小姐,我,我要……”

话未说完,只见得芳蓉双手一耷,低垂着头没了气息。

“不要,不要……芳蓉,芳蓉!”

林靖柔用尽全身力气向屋外爬去,“芳蓉,芳蓉你睁开眼睛,求求你,不要扔下我,我真的……”

林靖柔使尽全身力气,挣开身后的钳制,冲过去抱起芳蓉,颤抖着手摸着她的脸,泪水奔涌不停。

“啊~~~。“

一声悲鸣划破长空。

林知秋满意的笑了笑,蹲下了身子。扯着林靖柔的头发,四目相对薄唇轻启。

“省省你的眼泪吧,我那可怜的侄儿太子殿下,已经薨逝了。”

“吃了你送给他的那两块麦芽糖毒发身亡,皇上勃然大怒,废你中宫之位,我好心求皇上,亲自来送姐姐最后一程。”

林靖柔听到这个消息,瞳孔张大,哭声顿止,满脸的震惊不敢置信。

那两块麦芽糖,是她金凤钗跟送饭婆子换来的,太子两岁生辰,麦芽糖是她送过去的生辰之礼。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那两块麦芽糖当然没有问题,本宫推波助澜一把,帮了姐姐。”

林知秋扯下头上的金凤钗,顿了一顿,又接着开口道,“哦~对了!”

“那个一直跟着我的丫鬟香草,就因为是你母亲买了她,从你被打入冷宫起,这两年来她天天求我,让我放过你。”

“我便差她去送麦芽糖,她还以为我回心转意了,真是蠢出生天的王八,现在已经去黄泉为你探路了,黄泉路上也不会孤独。”

林靖柔再也按耐不住,放下芳容站起身,冲上前扑向林知秋。

林知秋哪里会让她得逞,避身攥紧林靖柔的胳膊一扔,紧接着狠狠一个耳刮落在林靖柔的脸上,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林靖柔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回眸看着昔日里温柔可人的妹妹,当时跪在自己面前哭着喊着,也喜欢上陆致远。

委身做小在所不惜,只求一个名分。

她心软了,她也相信你陆致远会永远待她如初。

彼时京城盛传娥皇女英之美名,共侍一夫。

林靖柔怒火攻心,哀莫大于心死。

“只要我舅舅在一天,他便不敢,没有我舅舅,谁替他守江山。”

“你还真是榆木脑袋。”

林知秋甩了甩手上沾染的血迹,眼神中的嘲讽溢于言表。

“狡兔死走狗烹,皇后娘娘谋害太子,自然是累及母家,怎么会放过你舅舅呢。”

“姐姐的命就是好,薛家满门上下想必都在黄泉路上等你呢。”

“你说什么?”林靖柔突然拔高声调,站起身扣住林知秋的肩膀道:“我舅舅他们怎么了,陆致远把他们怎么了。”

“男丁全部斩首,十岁以下女子没卖官奴,代代为娼为妓。”

林知秋眸底的冷光一闪而过,“新皇即位,娘娘的父亲是当朝尚书,舅舅是功震朝野的定北侯,自然,统统都得死。”

“那也是你的父亲,林知秋你还有没有心。”

林知秋冷笑一声,低沉着嗓音压抑着熊熊怒火。

“父亲?我恨他,在你娘死后为什么不扶正我娘,让我背着庶女之名,在家中他便一味的向着你。”

“父亲通敌卖国,皇上已经够仁慈了,并未绝了林家,现在林家是我母亲当权得一品诰命夫人,也算守住林家了的根基,这可都是我求来的荣誉。”

林靖柔全身无力瘫坐在地,满门抄斩,落魄为妓,这些惨象活生生的在她脑海里滚动播放。

“陆致远,你这个昏君。”

林靖柔双眸一闭,两行热泪奔涌而出。

父亲,舅舅,都怪我害了你们。

林靖柔抹干泪水,嘴角挂着阴测测的笑容,问道:“你满意了吗?害死这么多人,就不怕午夜梦回,冤魂索命嘛?”

“冤魂索命?哈哈哈。”

林知秋听了这话仰天大笑几声,冷哼一声,问道:“害死他们的,到底是我还是姐姐?”

“我一直在等待这一天,把你狠狠踩在脚下的这一天。”林靖柔一把推开林靖柔,居高临下,目光冰冷无情。

“我几时抢过你的风光,你才艺双绝,容貌倾城。你……。”

“哈哈哈哈,你给我闭嘴。”

林知秋自嘲一笑,随后凶神恶煞地说,“你还要争,你还要抢?你不争不抢比你要争要抢更可恶。”

“你不争不抢,可父亲,身份地位,荣华富贵,偏偏都被你得了,凭什么。”

“凭什么?你倒是说啊?”

林靖柔瘫坐在地,说不出话,她想不到,原来林知秋的恨意如此之深。

那些所谓的姐妹情深,错付了。

林靖柔泪水盈睫,落在林知秋眼里,真是十分不爽快,百分的不顺眼,万分容不下。

“来人,给我抓住她。”

林知秋玉手轻挥,两个粗犷的婆子,一把扯住了林靖柔的胳膊,向后拉扯同时用脚踩住她的腿。

“姐姐容貌虽是丑陋,可这双眼睛着实生的漂亮,看得心烦。”

“你要干什么?”

话音一落,林知秋眼疾手快,抄起地上的金凤钗狠狠扎在林靖柔的眼窝里。

一下,两下,一捅一剜。

活生生的挖出了林靖柔的眼珠。

哀叫声不绝于耳,林靖柔痛的浑身抖动,胆小的丫鬟瑟瑟发抖,低垂着头一看不敢看。

“我偷偷告诉你。”林知秋嘴角扬起一丝笑容,蹲身在林靖柔身侧附耳低语道:“那块麦芽糖的毒,是皇上给我的,他不过是想借你的手除掉定北侯。”

宛如惊天炸雷在林靖柔的脑海里炸开。

虎毒不食子,人比虎还毒。

林靖柔呆愣的像个傻子,哀叫声瞬止,寂静无声。

挂着血泪,沿着面庞流了一地,淌湿了衣裙,不忍直视。

林知秋扬起胜利者的笑容,退后几步,一脚踢倒火盆,丫鬟太监关上门窗,把灯笼蜡烛统统打翻。

浩浩荡荡来,浩浩荡荡去。

废后之死,算不得秘密。

冷宫火光乍起,大火在顷刻间像是一条火蛇一般包围了林靖柔。

“如果有下辈子,再也不要过这样的人生”

                           

原创文章,作者:字朔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4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