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遍三界之溺宠妻array(2) { [“error_code”]=> int(17) [“error_msg”]=> string(36) “Open api daily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踏遍三界之溺宠妻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夜风煞凉

角色:array(2) {
[“error_code”]=>
int(17)
[“error_msg”]=>
string(36) “Open api daily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

简介:【甜宠、蛇王、水域共主、宠妻】天地水域共主,踏遍三界宠妻路!即便转世为蛇王也要将妻稳稳抓牢!“寒凌?青何?鸿若锦?你们休想逃出为夫的手掌心!”“这里有蛇,而且还是那么一条大蛇,难不成这里是养蛇基地?刚才那个人是这里的场主吗?还自称本王,美得他,还想称霸一方吗?”此刻,她看着自己的睡裙上面沾满了那个场主的口水,这不禁让她心生寒意。

踏遍三界之溺宠妻

《踏遍三界之溺宠妻》免费阅读

青山雾影之上,明霞幌幌之间,只见一座风景秀丽的巍峨宫殿矗立在那万道金光的崖慕峰上,此宫殿名曰:瑧夜殿,乃是统管天地水域的瑧夜神君所在的宫阙。

宫殿四周常年绿草如茵、溪流蜿蜒,实乃是一处春色撩人的仙境之地。

瑧夜神君便是这宫殿之主人,他做为天地水域之共主,统管着这三界的山泉瀑布,大小河川,可以说凡是与水息息相关的事情,都在他的运筹帷幄之中。

传言,他的印堂间有三道悬针纹,人称三界纹,这三界纹乃是象征着他在这三界水域中的尊贵身份,更是彰显着他的不凡地位。

世人都道:他所向披靡,法力无边,他的神力足可以将那万物秒杀在眼前,甚至于连那高高在上的仙帝都会给他三分薄面,最关健的是:他还帅到人见人爱!

这样一个如此无所不能的人物,是不是真的如传言般厉害?答案当然是不容争辩。

且他不仅是无所不能之人物,更是行事低调,从不随意显摆。

他每隔数年闲来无事之时,便会在这三界之中巡回走访,以查看水域情况。其实他完全可以派遣水军们去记录这些事情,然他却心甘情愿乐在其中。

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世界那么大,总要去看看,最美风光永远在路上!”所以他乐此不疲。

但总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于是乎,就在那一年,他便长居在了玉寒山上。

玉寒山乃属妖界之地,这里人迹罕至,奇山兀立,如同镶嵌在天边的一座奇峰。

然,虽是人烟稀少之地,但却遍布奇花异草、且鸟兽成群、绿树成荫、山明水秀。远望,群山重峦叠嶂;近听,泉水叮咚,云雾下,它俨然就是一座仙气缭绕的圣境。

玉寒山的泉水叮咚之处,因常年远离尘世,泉水那是清澈无尘,是瑧夜神君最爱之地,有时他都想把宫殿搬至此处,但也只能想想。

他毕竟是三界水域之共主,还不至于因为一处好景而做出举家搬迁之举,这好像有点小题大做,但没办法,他就是喜欢这里,所以即便不能举家搬迁,他也把这里当作了他的私人境地。

每当来到此地,他都会化作一缕山泉,汇入那天然的石岩泉中,休憩片刻,便会离去。然今天他却在这里停留了好久好久,这到底是为何呢?

原来这岩泉旁边有一株青悠悠的“寒凌草”竟然幻化出了人形,那人形虽然影影绰绰,但嫣然是一个婀娜多姿的青衣少女模样。

“这小东西竟然幻化出了人形,她在做什么?”瑧夜神君不由得起了好奇之心,他对这株“寒凌草”隐约有那么点印象。

其实这株“寒凌草”是万年以前,瑧夜神君来此休憩的时候,他偶然间搭救的一株小药草,当时它正在被食草兽所攻击,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正好被刚到此的瑧夜神君所看到。

当时的它瘦骨嶙峋,那尖尖的齿轮叶子,也变得死气沉沉,没有了任何锋利之处,但那绿悠悠的小骨朵却极致地诱人,这让瑧夜神君不由得起了恻隐之心,竟鬼使神差般地把它拾起,且栽种到了那石岩泉旁。

当然,救它的目的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寒凌草”乃草药之王,这山上像这样的草药本身就不多,这株“寒凌草”虽小,但如若成长以后,必能造福苍生。

自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伤害这株小药草,各路小兽们,都对它羡慕至极,都觉得它攀上了高枝儿,简直羡慕的流口水了。

要知道,那可是被瑧夜神君碰过的小药草,而且它又被栽种在了岩泉旁,这岩泉可是瑧夜神君常年沐浴之处,早就成了仙境之泉,大家能不羡慕吗!

甚至第二天就迎来了各路奇花异草以及小兽们在远处高喊的巴结奉承之举,那为何它们会在远处高喊呢?那当然是因为这些小兽们不敢靠近这岩泉啦!即便瑧夜神君不在的情况下,这岩泉也无人敢觊觎。

当然,这株寒凌草是不会理会这些阿谀奉承之辈的,它现在一心只想着好好修炼。

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这株寒凌草在仙气的缭绕下,竟然奇迹般的修炼出了人形,那婀娜的身段,俏丽的小脸,如瀑的墨发,无不昭示着这就是一个绝色的美人。

只不过现在她修炼出的人形有点模糊,那这模糊的人形现在在做什么呢?

此刻,化作泉水的瑧夜神君不由得生出了好奇之心,今日闲来无事,看看你这个小东西在干嘛。

只见小寒凌操纵着那不太稳健的飞行动作,从不同的山头上摘来了一堆药材。

然后,她像搬家似的,将这些药材都一窝蜂地放到了岩泉旁,搬过来之后,就开始生火,且一瘸一拐地借助远处一边崖缝中的山泉水,开启药炉,然后把大量的药材放入药炉中。

【她从不动用她身旁的这岩泉水,因为这岩泉乃是瑧夜神君休憩之地,尽管自己被救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但即便这样,她也不会动用这岩泉水】

“原来这小家伙在熬药!难道她生病了?看起来虽然柔柔弱弱,但并不像生病的样子!”

直到这时,瑧夜神君才发现,这小家伙竟然是个瘸子,当年救它的时候,没发现它有折断之处啊!怎么变成了瘸子?是不是修炼的时候出了岔子?此时的瑧夜神君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这几万年来,他所救生灵无数,尽管有些生灵常常说报恩报恩什么的,他都不屑一顾,因为那都是他举手之劳而已,何况,他所救之人,他早已忘记谁谁谁。

面前的“小寒凌“他似有印象,因为这岩泉是他常来之地,偶尔会瞥见这株寒凌草,但他却从未好好观摩一番,直到今日看到这娇艳的身影,方才注意到她。

只见这女子熬完药之后,端起药罐,她没有用飞行之术(可能怕摔下来),就那么一瘸一拐地去了山林深处,而岩泉中的瑧夜君竟鬼使神差般地化作了一缕轻烟跟随而去。

                           

原创文章,作者:夜风煞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4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