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从野人坡开始最新章节,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全文阅读

小说:修仙从野人坡开始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五行灵根

角色: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

简介:【凡人流+无系统+杀伐果决+不无脑】【各位读者老爷,本人起名废,看内容哈,多多支持。】一个山村走出的市井少年,莫名其妙卷入了一场仙界纷争,追杀、算计、阳谋、利诱层出不穷……怎么破?看我一柄刀戳出个——天朗气清!看我一把火烧出个——世间太平!本书走传统仙侠路线,喜欢的多多支持!

修仙从野人坡开始

《修仙从野人坡开始》免费阅读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南山——

正是这样的仙山。

山,不止一座。

南疆万里,随处可见连绵的青山和数之不尽的险峰。或巍峨耸立,或钟灵毓秀,或山险水恶,或壁立千仞,或……

平凡无奇。

野人坡,是南山外域的一处平凡山脉,林海茫茫,苍翠郁葱。传闻此山时常有野人出没,特别在山脉南麓。

故而得名。

在山脉以北,树木较为稀疏低矮,甚至有裸露的黑土点缀其间。

何家寨,扎根于此。

寨子并不大,二三十户,人口不足百人,加上都姓何,或多或少总有些亲戚关系,彼此相处非常融洽。

村名虽带着一个‘寨’字,却没有丁点儿寨落的模样。

一间间茅草屋散布在山坳里,没有抵御野兽的高墙,也没有深挖的壕沟,只是在外沿围了一圈低矮的篱笆。

奇怪的是,何家寨从未受过野兽滋扰,似乎连它们都看不上这处贫瘠山村。

多子即是有福。

何大海一家,正印证了这一说法。

相比于周围的茅屋,他家多了三面夯土院墙,勉强能遮挡行人的视线。两个儿子何天何地已年满十三,可以帮衬干些农活,身为猎户的他总能打到一些野味打打牙祭,甚至接济寨里的乡亲。

此时,已是黄昏。

“小弟,昨晚又做噩梦了吧?好像听你喊‘刀来’、‘登天’、‘苍穹’的胡话,一双手也不老实,比划个没完没了……”

何地一边拍打夯实院墙,一边向斜倚在歪脖树的何天说话。

“是吗?我不信!”

何天叼着甜草根儿,双臂环在胸前,懒洋洋回答。

夕阳余晖洒在胸膛和脸庞,暖融融的,感觉分外舒适。

“小弟,你说父亲这次进山打猎,要多久才能回来?”

“也许就今晚吧,都三天了……”

何天侧过身,让阳光温暖身后。

“我说,何大地,你不就比我早出生半个时辰,至于天天喊小弟吗?别忙啦,天天收拾烂土墙,累不累!咱们寨子穷的连野狼都看不上,矮墙凑合凑合就得了。”

何地嘿嘿一笑:“反正也是闲着……说真的,家里就那两亩山田,再过两三年,还真不够咱们三个大男人刨食,我打算跟着父亲去山里打猎,山田就让你打理。嗳!对了,我叫何地,不是何大地!”

他不满地抱怨一句,换来的只是何天撇嘴一笑。

说起来,这两兄弟也奇怪。

明明一母同胞,除了长相浓眉大眼外,其它的相去甚远。

性格,更迥然不同,

何地憨厚木讷,干活是一把好手。

何天虽也是老实巴交的模样,但一双眼睛总滴溜乱转,如猴子般闲不住,不知情的人很容易被外表迷惑。

两人的名字,是寨里老先生所取。

老先生约莫有七八十岁,孑然一身,又粗通文墨,经常帮寨里乡亲取名或代写代读书信。

正因如此,寨子里村民的名字尚且过得去,不会出现诸如“大牛”、“丫蛋”、“狗剩”之类的粗鄙贱名。

何天性子活络,经常窜到老先生家,问东问西,故也能识得不少字。

一辈子种田?

他一百个不乐意。

“大地,还是你种那两亩山田吧。等父亲打猎回来,我就央求他跟三叔说一声,我想去南通官道驿站当伙计。”

“春哥不是要回来娶媳妇安家吗?我去顶替他,还能挣点钱补贴家用。不然再这样下去,你可娶不到媳妇喽!”

何天笑嘻嘻打趣。

何地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别看他才十三岁,可依着乡俗,男子十五六成婚正当时。

何家寨虽小,但周遭山村羡慕这里的安逸,也乐意把女儿嫁过来。

南通官道驿站,不过是山下打尖歇脚的一处茶寮,几间木屋在官道旁矗立,屋前的草棚供行人歇脚。

虽是官家驿站,却因无人愿来这荒郊野外受苦,摆茶摊儿的何三叔就被委以重任,兼做了驿长。

俸禄不算少,又有茶水钱帮衬。

在何家寨人的眼里,那可是有身份的‘达官显贵’。

当伙计,也算美差。

何天早就惦记哩。

“嘿!人就怕念叨,你看谁回来了?”

他吐出嘴里的甜草根,身体迅速自歪脖树弹开,撒欢儿般向门外跑去。

还没有跑出门,便听见晾晒衣裳的三婶热情笑语。

“大海兄弟回来啦?打到好东西没有?”

“嗨,最近不知怎么了?山里动物好像受惊了,都往深山老林里跑,不敢跟得太远,这不,就打到一只小野鸡。”

听见这粗豪的嗓音,何地慌忙放下手中的宽木板,赶紧追了出去。

门外。

猎户打扮的何大海,大跨步走来。

背上斜挎着一张木弓、一挂箭囊,腰间别着一把砍柴刀,手里还提了一只捆扎结实的野鸡。

“老爹!”

“父亲!”

兄弟俩兴奋呼喊。

跑在最前的何天,接过父亲递过来的猎物;何地抢下弓箭,一左一右伴着父亲,向自家院门走去。

进得院落。

兄弟俩将手里的东西撂在石桌上,异口同声地抢话。

“老爹(父亲),跟你商量个事。”

“你俩有什么事?”

何大海惊讶回头。

何天飞快瞄了瞄何地,手肘横向一拐,就挡在对方身前。

“老爹,等地里播种完,我打算去三叔的驿站帮忙。打拼上两三年,大地的媳妇儿就有着落嘞。”

何大海低头看向懂事的儿子,摸着他的小脑瓜,迟疑半晌。

“小天,你想好了吗?”

何天忙不迭点头。

“好,我这就去打招呼。你的性子活络,出去见见世面也好,家里有你哥哥陪我就足够了。老大,你有什么要说的?”

何大海抬高视线。

何地瘪瘪嘴,没有回答。

……

转眼两个月过去。

山田的耕种,告一段落。

这天一大清早,何天将一套换洗的麻布衣裤放入包裹里,打个活结斜挎在肩上,随父亲走出了院门。

何三叔已在院外笑眯眯等候。

“好,那咱们出发!大海兄,放心吧,小天有我看着,不会有事。”

话毕,他拱了拱手,转身带着何天,沿羊肠小路缓步下山。

站在院门外。

望着越来越远的背影,何大海深深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身旁的何地。

“放心吧,他会回来的!”

                           

原创文章,作者:五行灵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