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霍格沃兹献上黑魔王》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小说阅读

小说:为美好的霍格沃兹献上黑魔王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于飞衡

角色: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

简介:上一任黑魔王是什么时候死的?11年前。什么!你是说整整11年,魔法界都没有新的黑魔王出现?这实在是太糟糕了。上一任黑魔王是第几代?第二代。悠久的魔法史,居然只有两代黑魔王?黑魔王可是魔法界的灵魂。两个难道还不够!你不觉得,七是一个有魔力的数字。你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成为黑魔王,推翻国际巫师联合会,统治魔法界,你不觉得这个想法很酷?

为美好的霍格沃兹献上黑魔王

《为美好的霍格沃兹献上黑魔王》免费阅读

“大佬再见。”

“有缘再见。”

呼,张林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兴奋地拿出四个小盒子。

真是幸运,穿越途中遇到混沌海风暴,带他穿越的系统直接gg。

若不是刚好遇到一位穿越者老乡正在横渡混沌海,他肯定就死在那里了。

本着都是国人,大佬顺便就带他一程,途中闲聊的时候,大佬发现,他不仅是国人,还是老乡。

从张林这里得知了一些信息后,大佬不仅亲自给张林捏了一个身体,还送了他一个自制的源点收集器外带四个盲盒。

据大佬所说,这些盲盒在不同的世界,可以开出不同的东西,因为聊得来,大佬还给他设置了保底,最低都是紫色。

太贴心了。

张林兴奋地搓着小手(大佬给他捏的身体只有十一岁,大部分世界,十一岁都是最合适的年纪,有一定行动能力,也不会引人怀疑。)

他最喜欢开盲盒了,先从第四个开启。

一缕紫色的光芒冒出来,保底。

张林撇撇嘴,到了异世界他还是这么非。

看看是啥,紫色应该都不差。

翻看卡片,上面写着四个字,魔力之源。

注释: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蓝不够用了。

好东西,说不定这里是个西方世界,无限的魔,想想就激动。

张林赶忙将卡片捏碎,一个蓝色的光点融入他的身体。

无形的魔力爆发开来,四周的空间都变得扭曲。

不远处,霍格沃兹内,阿不思·邓布利多抬起头,凝视着张林的方向。

庞大、无序、混乱的魔力,难不成又是一个默默然?

邓布利多思索道。

今年是哈利波特入学的一年,今天又恰巧大部分老师出去招生的时候,霍格沃兹内只剩下邓布利多一位教授。

去看看,邓布利多站起身,感知着张林的方向。

幻影移行离开。

张林此时自然不知道邓布利多的事情,融合魔力之源的他,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一个紫色物品就这么厉害,要是金色还得了。

张林十分干脆地将三个盲盒全部打开。

两道金光冲天而起。

两金一紫三个卡片依次排列在张林面前。

金色:超凡天赋,魔药学。

注释:旷古绝伦的天赋,你就是魔药学天空上群星拱月的那个月亮。

魔药大师在你面前也需要像学徒一样保持谦卑。

金色:天赋咒语-阿瓦达索命咒。

注释:你就是天生的黑魔王,所有第一眼见到你的,都会这么认为。

释放阿瓦达索命咒对你来说比吃饭喝水还要简单,你可以使用身体的任何部位发出阿瓦达索命咒,随意调教威力大小,不需要心怀恶意就能杀死敌人并永久免疫索命咒。

紫色:邓布利多血脉。

注释:血脉改造完成,历史信息修改完成,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阿不福思的曾孙子,盖克特.邓布利多。

家族树发放中,家族树发放完成。

一个沉重地盒子落在盖克特面前,一段虚假的记忆灌入盖克特的脑海。

他爷爷是阿不福思的儿子,是个哑炮,已经死了。

他父亲也是个哑炮,母亲是个麻鸡,也已经全部死了。

年幼的盖克特.邓布利多被走私犯从美国那边拐卖到英国,经过一系列的奇幻历程,流落自此。

盖克特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邓布利多,这里是哈利波特的世界。

也不知道是哪一年,他只看过电影,隐约记得几个主要人物,其他的全都不记得。

按照记忆,这个世界总体来说还是很安全的,凭借大佬的馈赠,只需要一小段时间适应,活下来应该不成问题。

盖克特在思索的时候,身边突然传来响动声。

就像本能一般,盖克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行动起来,伸出手指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Avada Kedavra(此处应有金色加粗字幕)

阿瓦达啃大瓜。

古老的音调,精准的吐词,优雅的动作,一切都是那样的完美与协调。

一道比大号手电筒还要粗的绿光,从盖克特的指尖射出。

绿光内,无数怨魂缠绕在一起,无声地咆哮着。

“法克鱿。”

幻影移行刚刚落地的邓布利多久违地爆了句粗口。

任谁一落地,见到如此粗的阿瓦达索命咒向自己射来,心里都会慌的不行。

邓布利多敢打赌,就算是伏地魔本人过来,也放不出比这个更粗更强的索命咒。

这是一场阴谋,一场针对他的阴谋。

邓布利多赶紧挥动魔杖,用变形咒将地上的一块砖变成一堵厚实的墙壁。

整个人迅速闪到一边,挥动魔杖毫不犹豫就是一发钻心剜骨。

魔咒极为顺利地命中对方。

盖克特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邓布利多的魔咒命中,整个人陷入巨大的痛苦中,昏迷过去。

手中的家族树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邓布利多紧紧握住手中的老魔杖,小心地观察着四周,他决不相信对方会如此容易被他击倒。

只看刚刚那道阿瓦达,邓布利多断定对方的实力不比他弱,不,可能更强。

他一定是装的,周围一定还有盟友。

等了半天,四周没有任何动静。

邓布利多疑惑地看向盖克特的方向,惊讶地发现,底下躺着一个孩子。

这不可能。

谁家孩子能发出这么粗的索命咒,邓布利多决定再试探试探。

昏昏倒地。

盖克特被击飞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落地后依然毫无动静。

难不成真的是他想多了,邓布利多试探性地向前走了两步。

不放心地又补上了一发统统石化。

看到盖克特依然毫无反应,这才放心地走过去。

真的是一个孩子,稚嫩的脸庞,幼小的身躯,无比说明着盖克特孩子的身份。

只是一个孩子,如何能使用那么强大的索命咒。

更重要的是,看到盖克特的一瞬间,邓布利多脑海里没来由的浮现一个想法。

这个孩子,是个天生的黑魔王。

保险一点。

邓布利多拿起魔杖,念道:“摄神取念。”

什么都没有得到,魔咒毫无作用,一点反应都没有。

盖克特的身体是大佬捏造的,不仅和他百分百契合,更重要的是,大佬设置了专门的屏障,没有人可以从他这里读取任何记忆。

                           

原创文章,作者:于飞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