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和偏执大佬先婚后爱》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和偏执大佬先婚后爱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长宵

角色:[db:角色]

简介:偏执暴躁醋王大佬X坚韧善良小白花大学时期,言楚晗和龚席玉分手时,少年说:“言楚晗,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四年后,龚席玉是手握着K城经济命脉的冰山大佬,他挑起言楚晗的下巴,说:“怎么样?你父亲欠下的债,由你来还。”一纸契约,言楚晗成了人人艳羡的龚太太,整个K城炸开了锅……小花A:“听说龚总的夫人是他的前女友?不是好马不吃回头草吗?”模特B:“长相身材都不算出挑,龚总怎么想的啊?”名媛C:“听说还是奉子成婚呢……”而龚氏集团,某行业龙头走进总裁办公室,大大咧咧地说:“龚总,听说您又拿下个大项目,恭喜啊!”龚席玉好看的眉一皱,修长的手指抵在唇边,说:“嘘。”而他的“回头草”躺在沙发上安睡着,身上披着龚总的名牌定制西装。行业龙头:论在工作场合也能吃到一嘴狗粮这件事……

和偏执大佬先婚后爱

《和偏执大佬先婚后爱》免费阅读

言楚晗又梦到了大学时期。

盛夏的阳光明媚耀眼,龚席玉穿着运动背心,高大俊朗的他在篮球场上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

他一个扣篮,汗水挥洒在阳光下,围观的女生们发出兴奋的尖叫。

言楚晗看到龚席玉朝自己走来,年轻英俊,意气风发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他宽厚的大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然后俯身吻上她的唇。

青春荷尔蒙的气息,带点阳光懒散的味道,那种感觉,言楚晗铭记至今。

清脆的闹铃声把言楚晗从梦境拉回现实,她缓缓坐起身,梦里的阳光消失了,映入眼帘的,是冰冷简陋的四面墙。

言楚晗打着呵欠下床,走进浴室洗漱,抬起头,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睡乱的头发,她的模样很是标致,肤色白皙,眉眼秀气,但是她很久没有认真看过自己了,也不怎么在乎自己的外表,只是草草洗了一把脸,随意把头发扎起来,换上衣服,离开了简陋狭窄的公寓。

言楚晗骑着自行车来到工作的烤肉店,她换上工作服,动作麻利地拖地、准备烤肉酱,在厨房里洗洗涮涮,做完了所有工作,店门开了,店长张叔慢悠悠地走了进来,看着干净的店面,张叔点了点头,说:“小言,越来越勤快了啊,下个月给你加薪!”

张叔说的下个月通常都是遥遥无期的,言楚晗也习惯了,只是笑着说:“没关系的张叔,分内之事……诶,你又抽烟了?”

张叔咳嗽了一声,说:“你这孩子就是心细,我,我已经在戒了,别告诉阿齐啊。”

言楚晗笑了。

到了中午,烤肉店里人渐渐多了起来,言楚晗拿着菜单忙碌着,她做事利落,亲和热情,笑容灿烂,很受客人们的欢迎,又有客人要介绍男朋友给她,被张叔一把拦住。

“那可不行,我们阿齐说了,以后要追小言的哈哈哈……”

“张叔,你儿子还没大学毕业呢,就开始张罗了?”

言楚晗脸上带着礼貌的笑,转过头看到了挂壁电视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还是那般英俊高大,轮廓深刻分明,不管在哪里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吸引所有人的视线,他穿着名牌西装,和四年前比,褪去了稚气,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沉稳魅力。

他在闪光灯下,微微皱着眉,大步往前走着,仿佛睥睨众生一般。

言楚晗看着,心脏微微发痛,耳边传来张叔的声音:“哟,这个年轻人,好像是叫什么……龚席玉是吧?长得可真俊啊……”

一旁的客人接嘴:“他可不只是长得帅呢,龚家小少爷,父亲是老总,母亲是影后,他自己呢,前几年在国外开了几家公司,发了大财,这不刚回国,就被媒体围追堵截争相报道,可真是人生赢家哦……”

“家世好,长得帅,又会赚钱,听说还是单身呢,不知道以后谁有福气嫁给他……”

言楚晗转过头,不再看那张总是出现在他梦里的脸,她揉了揉酸涩的眼眶。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忘了,那个人只是回忆了,但是再次听到他的消息,一颗心还是忍不住悸动。

可是没有办法,自己和龚席玉现在是云泥之别,没有可能了,而且……言楚晗回忆起两人分手时,龚席玉脸上的恨意。

还有那句咬牙切齿的话:“言楚晗,你会后悔的。”

言楚晗苦笑了一下,四年时光,物是人非,龚席玉是她青春里最美好的记忆。

可龚席玉恨她。

晚上,忙碌了一天的言楚晗坐下喝了口水,突然,手机响了,看到来电显示,他心里咯噔一下。

接完电话,言楚晗焦急地对张叔说:“张叔,医院来电话说墨墨心脏病突发,现在正在抢救,我……”

“哎哟,那你快去吧!”张叔急忙说,“店里有我呢,阿齐也快下课了,你快去医院看你妹妹!”

言楚晗脸色苍白,说:“谢谢张叔!”然后她转身跑出了烤肉店,骑上自行车,看着言楚晗单薄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张叔叹了口气,喃喃道:“真是苦命的孩子,要是言家没破产,她还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吧,唉……”

夜幕下,言楚晗飞快地骑着自行车往医院赶,在一个路口时,她一个急转弯,没有看到来车,被撞倒在地。

言楚晗坐在地上,感觉一阵耳鸣,她的手掌被擦破了,鲜血直流。

撞倒她的是一辆豪车,司机急忙下车,问:“小姐,您没事吧?”

言楚晗摇了摇头,抬起头,轻声说:“没事……”突然,她愣住了。

他看到一个男人从后座走了下来,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

男人身材高大,模样极其英俊,他逆着光,走到言楚晗面前,犹如少年时期。

龚席玉……

只是此刻,龚席玉狭长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冰冷,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言楚晗,说:“这个路口是不能转弯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生硬陌生的语气,犹如尖刀一般扎着言楚晗的心,她苦笑了一下,低着头,说:“对不起,是我的责任。”

龚席玉没说话,言楚晗松了一口气,也许龚席玉没有认出她吧?也许龚席玉早就把她忘了。

司机担忧地问:“小姐,您受伤了,要不要去一趟医院?”

言楚晗缓缓站起身,轻声道:“不用,我没事……”她一瘸一拐地向前走去,下一秒,她的手腕被抓住了,然后被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言楚晗抬起头,对上了龚席玉冰冷的眼睛。

龚席玉勾起唇角,露出一个轻蔑嘲讽的笑:“怎么,你这么爱钱的人,竟然不去一趟医院,好好讹我一笔?”

言楚晗呆呆地看着他,感觉浑身冰凉,龚席玉的声音响起:“好久不见了言楚晗,你不会不记得我了吧?”

言楚晗感觉心脏钝痛,她挣扎起来,龚席玉却把她的手握得更紧。

龚席玉转过身,拽着言楚晗往车上走,说:“上车吧,去做个全身检查,免得你以后出了什么问题,跑来纠缠我,我可不想再看到你了。”

言楚晗愣了愣,声音急切地说:“那能不能麻烦你送到我中心医院去做检查?”

墨墨就在中心医院急救。

龚席玉愣了愣,疑惑地看着她,说:“好。”

豪车里,空气很沉默,言楚晗的手掌鲜血淋漓,但她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紧张地看着车窗外。

龚席玉的脸沉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言楚晗听到他说:“你比四年前,倒是沧桑了些,怎么,过得不好?”

言楚晗愣了愣,然后轻声说:“嗯,可能最近睡眠不足吧。”

龚席玉说:“我在国外听说了,言家破产,你再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言家大小姐了,像你这么喜欢钱的人,一定很失落吧。”

言楚晗笑了笑,不置可否。

车内又是沉默,过了一会儿,龚席玉似乎是咬着牙说:“毕竟,你当初和我分手,不就是觉得我没钱吗。”

                           

原创文章,作者:长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5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