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狠厉丞相诱捕清冷小娇妻小说阅读

小说:狠厉丞相诱捕清冷小娇妻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盈妆

角色:[db:角色]

简介:当初那个流落街头的乞儿拼尽全力费尽心机只为和她在一起。他暗戳戳的靠近她,终于女孩的青梅竹马远赴边疆,他以为他的机会来了,可是突然冒出的宠妃之子是什么鬼?某天他心心念念的人垫脚圈住他的脖颈,言笑晏晏,“半条命赔不了你,把我赔给你吧,温沐琢。”

狠厉丞相诱捕清冷小娇妻

《狠厉丞相诱捕清冷小娇妻》免费阅读

望江楼并非孤楼,几个楼阁连绵相接,虽说不上高耸入云,但站在上面视野也是别一番的辽阔。

此时一间包厢内茶雾渺渺间可见一女子碧绿的翠烟衫,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肤如凝脂气若幽兰。

鬓发上斜插着一根暖玉簪子,当真是花容月貌出水芙蓉。但少女脸上却有着不同于常人的苍白,倒真应了那句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少女自顾自的轻轻吹着滚烫的茶水,旁边的少年一袭青衣上绣着几根青竹倒颇为雅致,头戴玉冠,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儒雅极了。

少年看着雾气中如画般的少女,心跳不自觉加快、耳尖微红。

柳清絮努力平复自己莫名的心跳加速,脸红的很不自然。

隐晦撇了撇少女,不断的给自己打气,酝酿想了好久的说辞。

“棠儿,我 我心悦你。”柳清絮说完后也不敢看甘以棠什么反应,刷的就低下了头。

甘以棠惊的手中不稳,砰的一声,杯子碎在了地上。

她难看的扯了扯唇,“你是认真的吗?”

甘以棠的话让柳清絮眸中一痛,声音有些沙哑的说“当然。”

他,竟然是认真的,甘以棠眉头微蹙,仿佛犯了难。

甘以棠偏过头,不去看他,“你知道结果的,为什么还要问呢?”

柳清絮握紧了藏在衣袖中的拳头,他当然想过她极大的可能不会答应,可他还是想试一试,试一试她是否对他有一丁点的感情。

柳清絮唇角露出自嘲的笑,“是呀,我明明知道,可是棠儿,我不甘心,不甘心只能是你的朋友。”明明她的身边男性朋友只有他一人,为什么她就不能喜欢他呢?

柳清絮收了收情绪,说道:“棠儿,你今年已经十四了,很快就要及笄了。”

甘以棠当然知道,她挑了挑眉,不明白柳清絮是什么意思。

“及笄后你总是要嫁人的。”

柳清絮的话让甘以棠有些恍惚,她装作自己坚无不摧的模样,其实她不过是个命运不被自己掌控的可怜虫。

甘以棠冷了神色,说:“我知道。”

“你与其嫁给一个陌生人,还不如嫁给我 ,只要是你不愿的事我一定不做。”

“这对你不公平。”

他本可以寻一高门贵女,两人琴瑟和鸣的度过一生,而不是在她身上耗费心神。

“有你,就是我最大的公平。”

甘以棠脸色微微松动,至少她不想做的他应该不会勉强自己,可是她又想到了其他容易被忽略的问题。

“你母妃和我父亲不一定会让我们结亲。”甘以棠淡淡的说出,瞬间就打破了柳清絮虚妄的幻想。

“棠儿,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试一试好不好,万一他们就同意了呢?”

空气仿佛都静谧的一秒,甘以棠不说话,她垂下眸子,她知道甘南泉一定会用她的婚事笼络权贵,可她就是不想让他如愿,哪怕可能会失败,就像是困兽犹斗,作最后的挣扎。

“棠儿。”柳清絮迟迟得不到答复,心急了。

甘以棠眼神逐渐迷离,遥遥看着院中的桃花树久久不语,一时间气氛有些低迷。

她望着院子中枝繁叶茂长的已经非常粗壮的桃花树,忆起了深埋在记忆中的伤疤。

\”爱\”这个东西可以甜如蜜糖,也可以毒如砒霜。

“如果我一直不爱你怎么办?”

听到甘以棠的话柳清絮心里闷闷的难受,他从背后轻轻环住甘以棠的腰,眼眶红了,而甘以棠看着院中的桃花树掉下泪来。

“没关系,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棠儿,给我一个爱你的机会。”

\”好。\”空气中传来甘以棠清冷的声音。

柳清絮走后,净月进来给甘以棠整了整衣衫,正准备回去,不想一个张扬的女人推门而入。

甘以棠淡淡的撇了她一眼,眉头微皱,仿佛对她闯进来有些不满。

“这位小姐,你是?”甘以棠看着陌生的面孔,确定没见过她。

顾歌听了脸一黑,她没想到甘以棠竟然不认识她,她也是听到风声知道柳清絮向甘以棠表明心意才急急赶来的。

“你,你不认识我?”顾歌气的胸口起伏,她把她当情敌,可她却不认识她。

甘以棠仔细看了看,确定自己确实不认识她呀!看她好像有些生气,甘以棠摸不着头脑,她为什么生气?

顾歌咬牙切齿的说:“我是顾歌。”

这下甘以棠明白了,原来这就是一直住在柳清絮家的表妹呀!

“原来是表妹呀!”甘以棠嘴快的说道,说完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脸上漫上懊恼。

顾歌急了,什么表妹,这话听的倒仿佛甘以棠已经嫁给了柳清絮一般。

“什么表妹,我告诉你,姨母才不会让你这样货色的女人进门。”

“清絮哥哥才不是我表哥,我会嫁给清絮哥哥的,我劝你还是不要痴心妄想。”

甘以棠脸僵了一瞬,顾歌想嫁给他,现在甘以棠才知道原来她是来警告她的。

甘以棠很快平静下来,想着要拿出自己的气势,挑了挑眉“哦,是吗?可是就在前一刻你心心念念的表哥还求着我给他一个机会呢?这件事你应该不知道吧!”

“不会的,怎么可能。”顾歌脸色变的煞白,喃喃的说着这话。

甘以棠一句句的说着,说出来的话仿佛是一刀刀利刃,划破顾歌的心脏,“怎么不可能,你表哥可是喜欢我喜欢的紧呢?”

“呸,你这个病秧子,你骗我,一定是你骗我。”顾歌说着话就动起了手,推搡着甘以棠。

“小姐。”净月慌了神来帮忙。

“净月,我好疼,我好疼,快去叫人。”甘以棠故意这般说,还偷偷给净月使了个眼色,净月会意。

净月说着就往门外走,“快来人呀,来人呀。”

吓得顾歌慌了神,她还真以为把甘以棠给弄伤了,急急忙忙逃了出去。

净月探了探头,确定她是真的走远了,松了口气般拍了拍胸脯,露出迷妹般的眼神。

“小姐,你今天好厉害。”平时的甘以棠不是这个样子的,今天她的所作所为让净月刮目相看。

甘以棠拍了拍胸口,其实她也是很紧张的,毕竟之前还真没做过这事。

                           

原创文章,作者:盈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5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