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仙诡事之阴阳眼》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狐仙诡事之阴阳眼

小说:悬疑

作者:玫瑰豆蔻

角色:[db:角色]

简介:【灵异风水+阴阳眼异能+爽文升级+师徒恋,通灵文,单元剧灵异故事类型,微恐怖。傲娇御姐狐仙×天才扮猪吃老虎徒弟,1v1】幽兰露,如啼眼。夜半狐仙来,床下死人脸……一场灵异事故,男孩沈阳意外学会了道术,从此,开天眼、破鬼神,踏入阴阳通灵之路。

狐仙诡事之阴阳眼

《狐仙诡事之阴阳眼》免费阅读

科学家做过研究:一个人长大后真正从事的职业,往往和他十八岁时所向往的有60%相似点。

我,沈阳,平行世界里,就出生在华国沈阳这座城,组上八辈都是东北人。十八岁前我一直想成为《教父》里的白兰度,劫富济贫拯救世界,成为中街一带赫赫有名的小霸王。

嘿,别笑我中二病。香港传来的《古惑仔》和《英雄本色》在那年头流行的很,大街小巷的坏男孩都纹身贴、吹高了头发,幻想自己是山鸡哥。

扮酷在那时候就是很让一帮小兄弟们崇拜的啦!

况且,连班里最漂亮的女生文书婉,都在课桌下贴了陈浩南和山鸡哥的海报。

那时候的时光真是……幼稚而美好。叼着大板雪糕,手里一瓶北冰洋汽水,骑着租来的摩托车驰骋过大街小巷。冬天的风很凉,装酷的我只穿着皮衣夹克,手背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冻得忍不住缩脖子,心里却热乎乎的。

文书婉轻轻柔柔地搂着我的腰。心爱的姑娘就在我的摩托车后座上。

文书婉是个看起来很温柔腼腆的姑娘。大眼睛像月亮,皮子白的像牛奶,喜欢读书,《泰戈尔诗选》和海子。她笑的时候,我想把所有的好东西都捧给她。

其实她从没有真正答应过做我女朋友,她爸爸是我们班主任,老头儿人很凶,她家里管得严。

我给她送早餐买午饭,给她搬行李收拾寝室,给她买雪花膏和上海来的口红,给她买鬼怪碟片。别看她模样娇滴滴的,其实她特喜欢这些神呀鬼呀的,爱刺激,还在家里供东南亚那边来的佛牌。

我跟文书婉表白了好几次,她都不回答,眨着大眼睛避开。拒绝的时候她会笑,她一笑我就没辙,本来想说硬气话,全吞到肚子里了。

眼看着我们就快19了,要高考。文书婉要去杭城念大学,江大。而我250分的月考均分,也不知道能不能在杭城找个工地搬砖。不过我爸倒是在杭城有几个楼盘。

于是在她生日那天,我使劲浑身解数表现,决定最后一次表白,不给我的青春留下遗憾。

我用攒了三个月的零花钱在古斯塔夫大酒店叫了酒席,定了大蛋糕,请客。古斯塔夫是我们当地最好的酒店。

请她和她闺蜜,还有我一帮哥们。请客前我就和哥们儿说好了,饭桌上都给我起哄,势必表白成功。

饭过三巡,眼看着菜快上完了,哥们个个吃得满嘴油光,一帮饭桶净顾着吃,也没我造势。

于是我给苏州使了个眼色。

苏州这小子和我最要好,名儿都像。他是苏州人,南方小白脸,也不知怎么就和我混了。这小子特会看我眼色。

我捏了苏州这小白脸的胳膊一下,他果然懂了,文文弱弱地放下筷子,抬起头朝文书婉笑:“嫂子,这顿饭吃得好吗?”

嫂子。

文书婉愣了,无辜地睁大眼睛,空气都凝固了。

我的心弦也上紧了。喘气儿。过了得有一分钟吧,文书婉朝我笑了笑,开口了。她涂了粉色唇膏的小嘴贴在我耳朵边,呼出的口气都是香香的,草莓味儿。她小声一句,“沈阳,你真好。”

草!她夸我。

这是答应了吧!

苏州他们一帮狐朋狗友连忙上道地开始起哄,“嫂子和我沈哥真配!”

文书婉低头笑笑。

“吃完饭我们就开溜!”东子拍拍胸口,坏眉坏眼地,“沈哥和嫂子今晚去哪儿庆祝?古斯塔夫的豪华套房!五星级哪,不带嫂子体验一把?”

我脸刷地一下子红了。

我偷看过录像厅里的日本碟片,知道这话什么意思,开房。

我侧过眼偷偷看心仪的女孩儿。其实我挺想和她……那啥的。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她,虽说有俩臭钱吧,可那是我爸给的。我毕竟还没成为陈小春呢。追她的人那么多,我得宣示主权。

我有了想法,就等文书婉的回应了。结果苏州这小白脸先抢过话了,“这样……不太好吧。太不单纯了。”他的小白脸现在倒是比我还红。

我晕,真想揍这小子一顿!幸亏文书婉后来答应我了。我狠狠剜苏州一眼,也不去和他计较,计划起今晚的幸福时刻。

大家都识相地走了,文书婉待在包间,我就到酒店前台去开房。一问,我才知道,开房要身份证的,还得是成年。

文书婉过了这个生日就18了,明明正正的成年人。但那浓妆艳抹的前台死活不给我俩开房,拿鼻孔看人。

没法子,带书婉到家里去?怕书婉不同意。唉。刚成年就找个儿媳妇给我爸看,我爸得打死我。

正发愁,那个贼眉鼠眼的大堂经理进门,盯着我看好久。他跟那穿丝袜包臀裙的前台小姐嘀咕了几秒,我就开好房了,VIP总统大床房。

认出我了?大堂经理点头哈腰地让我在我爸面前替他“美言几句”,我随口答应了,心不在焉,只想着一会儿跟文书婉……

我俩就进套房了。欧式装修、真皮沙发、水晶吊灯,和我家一样。

文书婉小心翼翼地走进来,还穿着那件公主裙,外面套着羽绒服,一进屋子她就把羽绒服脱了,笑着和我说,“这屋子真暖和。”

我看着她,心跳很快。她很好奇地把这间套房四周全看了遍,像个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小白兔。

她捡起空调遥控器问我,“沈阳,这是什么?”

我笑她,傻的可爱。我顺手接过,用遥控器调了30度,德国进口空调上面就亮了个红色的数字:30.

文书婉看见了,却吓了一跳。她一把抓住我胳膊,“沈阳!这东西怎么亮了?不是坏了吧?”

那年头,在我们这个北方小城,空调还真罕见,大部分人没见过也不认识,文书婉也不例外。

我逗她,“坏了啊,很贵的,3000块呢,要赔。你说咋办。”

她吓得一下子又瞪大了眼睛。她爸爸当老师,一个月工资才500。

她皱了皱秀气的眉毛,和我说,“我不敢和我爸说,要不,我分期给我?”

我对这个答案挺失望。我是开玩笑,文书婉还当真了,我本以为能得到个“我用其他东西补偿你”的回答呢。

文书婉还特认真,她数起手指头来,“我有600多压岁钱,从小到大攒的。上大学以后我可以去做家教,每个月给你,一定能还完。”

我挑了挑眉毛,“不用,你沈哥有钱。”

文书婉几乎是瞬间就大声回答了。“我怎么能用你的钱!”

“沈阳,沈……哥。”她眼睛里湿漉漉了,“你已经为我付出很多了。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我家里穷,我一直不敢和你在一起,我怕……配不上你。我想等上大学,能做家教挣钱了,我再和你在一起。”

这个平日里细声细气的姑娘,这话说得特坚定。

她很温柔地看着我,我的心都酥了,浑身热血上涌。

她从雪白的脖子上取下来那根她贴身戴着的红绳儿,双腿颤抖着,走到我面前。

我个儿高,她够不住我,就踮起脚尖。她给我戴上了那根红绳,拴着的玉佩凉润润地坠在我胸口。红绳儿是温热的,还带着她的体温。

我心软了。看着她怯生生的无知模样,我发誓自己不要再对她做什么了。

我要把我们的第一次留在结婚后。

三个月后,文书婉去上大学了。我们只能写信沟通。后来她也不回我的信了。

那块儿玉佩在文书婉离开后的无数个日夜里一直陪着我,始终冰凉凉的。

戴着玉佩的我更加想念文书婉。得不到她的回信,我的骨头里像是有一万只蚂蚁爬。

我决定去杭城找她。

                           

原创文章,作者:玫瑰豆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