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枭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大剑枭

小说:传统玄幻

作者:郫都笑笑生

角色:[db:角色]

简介:【无系统,凡人流】天匠宗弟子陈平,因剑胎被夺沦为废人,绝境之中拾得一柄拥有点金奇效的锤子,一路稳扎稳打,报仇雪恨,从一代剑枭到万古天帝。

大剑枭

《大剑枭》免费阅读

玉青大陆,天匠宗。

“宗门小匠陈平,自甘堕落,荒废修行,经老夫决定,罢免其太上六弟子的职务,发往后山挖矿赎罪!”

山巅大殿,宗主声入云霄。

大殿之下,八百名天匠宗弟子纷纷侧目,看向那名受罚之人。

那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一脸憔悴,好似重病缠身,正是陈平。

眼看陈平一脸颓丧的离开,宗主厉声喝道:“这就想走?交出玉墟剑胎!”

陈平一愣,难以理解道:“我已甘愿受罚,为何缴我剑胎?”

一名弟子呵斥道:“如今你已不再是宗主亲传,理应上缴剑胎!”

所谓剑胎,便是本命法宝中的器灵,千人千面,独一无二。

而玉墟剑胎,纵观玉青大陆也是难有一例,乃是陈平以本命玉铸造而成。

如今陈平心如死灰,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把自己拥有玉墟剑胎的事公之于众,现在遭人觊觎,惹了一身祸事。

“陈平,你聋了吗?快点上缴!”

那名弟子再次威逼。

陈平看向说话之人。

竟是刚代替自己成为宗主亲传的尹青蜂。

这人上山已有六年,刚来时笨得跟猪一样,多亏陈平悉心点拨,才有了今日这般造化。

六年来尹青蜂对自己百般谄媚,今天终于是图穷匕见了。

陈平心下一阵恶寒。

见陈平迟迟不动,尹青蜂突然闪至陈平面前,不等陈平反应,从其腰间抢下储物的粟袋,随即奉送宗主。

宗主颇为满意,将陈平的粟袋掂量在手。

下一秒,粟袋在宗主手中炸开。

除了一些用于解毒的灵草之外,就只有一块寒气逼人的玉石,玉墟剑胎!

陈平怒不可遏,想要力争,却被人从后面拉住衣袂:“师兄,你中毒已深,不要伤了身体…”

那是一名模样清秀的少女,正是和陈平同一天上山的师妹,赵小茹。

“你们六个,随为师进殿!”

玉墟剑胎到手,宗主也不再逗留。

太上六弟子鱼贯进入大殿,走之前,尹青蜂不忘讥讽陈平:“别以为交了剑胎就能好过,宗主罚你去后山挖矿,若敢违背,天王老子也保不了你!”

陈平没说话,却是赵小茹忍无可忍:“尹青蜂!所有人都知道是你给陈平师兄下的毒!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尹青蜂一看是赵小茹,不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陈平的跟屁虫啊,看你有几分姿色,确定不站到我这边来?”

赵小茹一口唾沫吐在尹青蜂脚下:“我来你姥姥!论资排辈你该叫我一声师姐!”

“你!”

尹青蜂眼中闪过一抹狠辣,正要动手,却听大殿内传来宗主的声音:“青蜂,还不快来?”

尹青蜂瞪了一眼赵小茹,悻悻道:“回头老子就去找你,洗干净等着!”

随后怪笑一声,朝大殿走去。

下山路上。

赵小茹挽着陈平衣袖,形似兄妹。

“陈平师兄,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尹青蜂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赵小茹看向神情憔悴的陈平,想起曾经那个阳光温暖的小哥哥,不免一阵心疼。

但是,陈平却是摇了摇头:“不行,我得去一趟后山。”

赵小茹大惊:“你真要去挖矿赎罪?”

陈平道:“这几日我翻查了文献,唯有火龙矿可以压制我体内的剧毒,眼下只能去矿脉碰碰运气了。”

赵小茹本打算协助陈平,却被陈平婉言拒绝。

挥别了赵小茹,陈平来到后山大铁炉报到。

掌管大铁炉的乃是十大长老之一的张娇娘,三十来岁,体态丰腴,婀娜妩媚。

见一脸衰相的陈平打外边进来,也不废话:“镐子和背篓在墙下,背篓不满不许回来!”

陈平病恹恹的说了声多谢,拎着工具出了门。

张娇娘冷笑一声:“都这样了还打算继续留在宗门,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陈平听到了,但没有反驳,落寞的走了。

很快,陈平混进矿役的队伍中,朝矿脉走。

“仙师,你在流鼻血啊。”

下矿的升降梯上,一名老汉拍了拍陈平的肩膀,提醒道。

一路上,陈平都在回忆。

家道中落的铁匠世族,逃荒时拜入天匠宗门下,成为一名修仙者,一路高歌猛进,练气第八重,鹤立鸡群。

然而大起大落,被小人在茶饭中下了慢性毒药,时至今日发作,一身修为毁于一旦。

昔日的荣誉,全都变为泡影。

最让陈平放心不下的还是玉墟剑胎,本就是自己的本命玉,加以十年的悉心栽培,可以说血浓于水!

然而却被宗主不费吹灰之力就抢走了!

一众矿工见陈平只顾发愣,也没有再说什么,下到矿坑底部就散开了。

天匠宗的地底早被蛀空,矿洞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陈平握着月光石,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走,希望能快点找到火龙矿。

不知走了多久,整个矿坑猛然一震,一群老鼠从前方跑来。

这种震动陈平十分熟悉,定是那帮矿役在炸山。

陈平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走。

然而没走两步,矿洞又是一震,并且比之前更为剧烈。

轰隆一声之后,一颗石头砸在陈平头顶,忙抬头往上看去,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顶部的岩层居然裂开了,支撑矿洞的木架噼啪作响,俨然已经到了极限。

陈平大惊,爆炸居然波及到自己这边来了,不可能!绝不是炸山导致的。

不等陈平多想,木架骤然崩溃,岩层瞬间坍塌。

陈平还想跑,却是来不及了,巨大的磐石从天而降,将他碾入黑暗之中,彻底掩埋。

仿佛置身混沌,陈平爆发出求生欲,两手扒着松动的石渣,如蚯蚓一般在黑暗中艰难前行。

不知爬了多久,半个时辰,一个时辰,陈平已是精疲力尽,再也爬不动了。

我就要死了吗?

就这么窝囊的死了,尸体都不会被人发现。

就在陈平万念俱灰之际,忽然,前方的土壤中透出一股火光,炽热的气浪扑在脸上,使他精神一振。

光亮?

难道前方就是外面了?

陈平立马爆发全力,拼命扒拉。

直到十指破裂,鲜血淋漓,陈平终于将前路打通,只见那是一个不足一人体积的岩石缝隙,缝隙中长着一颗果子,上镌符箓,通体赤金。

在果子的光耀之下,陈平只觉得异常温暖,而且身上的伤口都在愈合。

只是靠近它全身的伤口就愈合了?而且体内的剧毒竟然被压住了!

陈平也不管那么多了,一把将果子扯下,死马当成活马医,囫囵吞下,只感觉心肺火烧。

那一刹那,陈平的视觉产生了变化,就是一粒细尘也都清清楚楚。

再看向那一人体积的缝隙,发现野果的后面,赫然是一柄做工精妙的鎏金锤子。

野果就是从锤子的木柄上长出来的。

陈平也不多想,一把抓住锤子。

嗡!!!

金汤将陈平周身覆盖,又迅速暗淡下去,万籁俱寂。

……

却说矿坑之上,一帮天匠宗弟子聚集一处,见升降梯上全是污黑的老年面孔,不由纳闷。

“下面怎么了?”

一众矿役惊魂未定:“诸位仙师,地脉有变,部分矿洞没有加固,塌方了!”

“地脉有变?如此说来,不是你们在炸矿?”

矿役连连摇头:“自然不是。”

“可见到一名年轻弟子?”

“见到了,那位仙师下矿时就已七窍流血,只怕昏在下面,上不来了。”

众弟子面面相觑,随即将一众矿役打发走。

“如此说来,陈平死在下面了?”

一名弟子收起骨剑法宝,露出轻松表情。

“死了正好,省得脏了咱们的手,走吧,回去向尹师兄复命。”

“等等。”另一名弟子从怀里取出一包合欢散,掂了掂:“只有陈平一人在下面,说明赵小茹已经回去了,嘿嘿,哥几个有福了。”

话音一落,却听矿井之下轰然一声,霎时烟尘冲天。

紧接着,一道人影自矿井之中飞起,落在众人身前。

待将来者看清,众人瞠目结舌。

“我靠!陈平!?”

                           

原创文章,作者:郫都笑笑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5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