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只愿君心似我心》全文阅读

小说:只愿君心似我心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八月仲秋

角色:[db:角色]

简介:兴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穆小王爷兵败之时,就是兴国国破之时。为什么?谁不知道穆小王爷15岁随父征战,短短两年时间,历经大小战事二十余起,从无败绩,兴国多少年没有出过像穆小王爷这样的战神了!不过按理说,皇帝应该忌惮这个初出茅庐的少年将军啊?但是皇帝好像并不在意呢,难道真的像民间传闻一样,这个穆承男,不是皇帝的侄子,而是……私生子?可只有皇帝知道,穆承男之所以不被忌惮,是因为赫赫有名的战神,是个女人。

只愿君心似我心

《只愿君心似我心》免费阅读

兴国,元治29年春。15岁的穆承男跟随父亲穆元洲出征,当朝皇帝穆元威在城墙下亲自赐酒送行,这是他的侄子穆承男第一次出征打仗。15岁的少年郎,英姿勃发,眼神里的坚毅如同天上的雄鹰般,凌厉威风。穆元威拍拍穆承男的肩膀,这才15岁,都长得与自己一样高了,穆元威十分欣慰,夸奖了一番,又走到穆元洲面前,做最后的嘱咐。近年来边疆战事不断,兴国军队被打的节节败退,朝堂大臣都在力劝皇帝御驾亲征时,他的弟弟,穆元洲,主动站出来,请赐帅印,代替自己随军出征。

穆元威已经59岁了,身体极差,靠汤药度日,奈何子嗣不多,登基十二年时才得了个女儿,前朝众大臣大失所望,跪了一地,让皇帝以江山社稷为重。意思很明白,嫌弃皇帝不能生,登基十二年才传出后宫有喜,结果还是个公主,谁知道下个孩子是不是在下个十二年呢?穆元威压力很大,照这样下去,江山非得易主不可,岂止是皇帝呢,放眼望去,满皇族似乎都被诅咒了一番,人丁稀薄,先帝登基十年才有了穆元威,出生时知道是个皇子,先帝大喜,满月时就封穆元威为皇太子,又过了七年之后才生下穆元洲,之后直到先帝去世,都没能再生出孩子,好在两个皇子身体健硕,都长成了,才不至于让皇帝孤苦伶仃,讨论国事时还能有个弟弟陪伴在左右,谁能想到,到了穆元威这一代,还不如先帝。好在长公主出生后第二年,穆元洲穆王爷的府里传来喜讯,王妃已有两个月身孕,皇帝为稳固朝纲,对外宣称,如果穆王府诞下世子,即刻封为皇太子,给先祖一个交代。

第二年春天,穆王府还真的生下了个小世子,眼睛明亮,皮肤白皙,漂亮极了,皇帝很高兴,正欲封为太子之时,穆元洲却跪在大殿外,祈求皇帝,世子不能被封为太子,太子乃天选之子,即使与皇帝是亲兄弟,自己的儿子也不配为太子,有先帝庇佑,皇帝必能心想事成,何不再等个两年,如果皇帝真无所出,再立世子为太子也不迟。

于是,皇帝放弃了封世子为太子的打算,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小世子出生的那天夜里,穆元洲连夜进入皇宫与皇帝商议此事,兄弟二人聊了一整夜,外人以为,穆元洲是在力劝皇帝放弃封世子为太子的想法,皇帝却觉得君无戏言,再加上与穆元洲都是皇室血脉,封世子为太子也不算是违背祖训,二人争执不下,最终劝服皇帝放弃立太子的想法。其实呢,那天穆元洲匆匆忙忙地跑到皇宫里面找皇帝,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王妃生的竟然也是个女儿!

穆元威愁得差点哭出来,他自幼与弟弟感情要好,如果弟弟真的得了个儿子,封为太子,也无不可,他相信弟弟对皇位没有兴趣,这么多年来,弟弟尽心帮助他这个哥哥稳固朝政,从无私心,弟弟愿意打仗,他就让弟弟去打仗,弟弟得胜而归,大臣劝他要提防弟弟功高盖主,他自信地将弟弟带到众臣面前,说,“如果王爷想要皇位,朕明日便可退位让贤!”从此,再也没有人敢说穆元洲一句。所以,穆元威是打心底希望弟弟生个儿子,二人共同培养其长大,定是当新帝的不二人选,谁承想,上天连这个机会都不给他。

穆元威与穆元洲商议了一夜,最终决定,先稳住众大臣,将错就错,对外还宣称穆王府就是得了个小世子,以两年为期,两年内如果皇帝再无所出,再想办法从外面弄回来个两岁的男娃娃,代替世子,封为太子,当然,这是最坏最坏的打算了。

于是,本该是郡主的穆承男,阴差阳错地变成了世子,还变成了潜在的皇位继承人。穆元洲看着襁褓里的女儿,老泪纵横,他也是老年得子生了这么一个女儿,如果两年内兄长生不出儿子,为了江山社稷,他也只能忍痛把这唯一的女儿“处理”掉,换成男孩,这样才能名正言顺地推出来继承大统。穆王妃对穆元洲的自作主张大失所望,二人成婚几十载,穆元洲一向尊重她,没想到穆元洲不和自己商量一下,便把这唯一的女儿的性命许了出去,穆元洲再三保证,定能保住女儿性命,可王妃还是整天担惊受怕,外面稍有动静,就以为是穆元洲派人要把女儿带走,每日的高度紧张下,使得王妃的身体一落千丈,穆承男刚满月,王妃便一命呜呼,撒手人寰,临走前还死死抓着穆元洲的手不放,穆元洲知道爱妻的意思,告诉王妃,定能保住女儿,说完,王妃便气绝了,留下父女二人相依为命,穆元洲第一次觉得自己做错了,后悔不已,可为时已晚。穆元威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没有皇子造成的,自觉愧对弟弟一家,便让宫人操持,王妃丧礼按贵妃的规格来办,允许穆王爷半年不上早朝,在家安心养育世子,连穆承男都是皇帝亲赐的名字,允许世子沿用皇子的承字辈起名,承男,便是希望这个不能公布于众的侄女,像男子一样,担起保护家国的重任。

就这样,穆承男在王府的后院偷偷养着,王府对外称世子体弱,不便见客为由,快一岁时,穆承男都没有出过王府的大门,生怕被人发现世子是女子的秘密。

距离兄弟二人的约定还有半年到期时,后宫终于传来喜讯,皇后难产,诞下皇子,皇子保住了,可皇后却撒手人寰,这下好了,兄弟二人不仅子嗣稀薄,还克妻。知道宫里得了皇子,穆元洲在府里放声大哭,女儿的命保住了,没有辜负爱妻的遗愿,只是,女儿这女子身份,怕是再也无法公布于众了。

穆承男在穆元洲的培养下,日渐长大,四岁时启蒙,随了王妃的聪敏伶俐,读书过目不忘,可穆元洲慢慢发现了不对,这个女儿,竟然酷爱兵书?还能熟练运用兵法中悟出来的各种计策,与穆元洲商议边疆的战事,穆元洲有时就心想,如果穆承男是个男子,战场上定有一番作为。穆承男6岁时,穆元洲为其请来各地的能人异士,教授穆承男武功,穆承男也不负众望,短短几年,练就一身武艺,只是这功夫练成了,顽劣的性子就显现出来了,下河抓鱼,上树掏鸟窝,也就算了,在大街上遇到不公之事,出手教训恶霸,动不动把人家打得满地找牙,有一次竟然把太师家的二公子给打破相了,还差点打废,太师在大殿上参得穆元洲抬不起头,幸好穆元威心疼穆元洲为了国事搞得家不成家,只斥责了几句,并没有真的计较。

穆元洲回到王府,把穆承男叫到面前,差点动用了家法,穆承男不服,这太师王家的二公子王靖义,本身就不像话,在大街上调戏民女,民女性格刚烈,开口大骂,这王靖义竟然要用强,不教训他,他还真能把那个民女掳走了。

穆元洲知道此事穆承男没有错,也找不出借口揍她,照顾穆承男长大的奶母是先王妃留下的贴身丫鬟,身边的小厮又是跟穆承男一起长大的情谊,见王爷动真格的了,奶母跪在王爷面前祈求王爷看在已故的王妃的面子上放过世子,小厮则跪在穆承男身边,愿意为世子承受家法处置,这下穆元洲里外不是人了,扔下藤条气冲冲地走了。

穆承男身边有两个陪伴其长大的人,一是王妃留下的贴身丫鬟,因有和王妃一起长大的情谊,又是陪嫁丫鬟,对穆承男很是疼爱,视如己出,与亲生母亲无二,也因为有了奶母的照顾,才使穆承男没有因为母爱缺失变得性格怪异。小厮则是穆元洲给穆承男选来的,名叫武扬,与穆承男师出同门,比穆承男小一岁,算穆承男的师弟,武扬性格老实,从小话就不多,只知道埋头练功,武扬婴儿时期被仍在雪地里,师父把他捡回来,一直养在身边,后来师父被穆王爷邀请到家里教世子功夫,师徒二人吃住在王府里,久而久之,武扬便把自己当做王府中的一员,对师父和穆王爷都忠心耿耿,这种性格的人不会轻易有异心,笨点就笨点吧,只要忠心,什么都好说,再加上武扬这种木讷的性格,很难发现穆承男的秘密,当贴身护卫是再好不过的了。

穆承男就这样,保守着身体的秘密长到15岁,连最亲近的堂姐——沛容长公主都不知道,沛容长公主,穆元威长女,名穆晴,号沛容,17岁,兴国元治年间唯一的公主,其两岁和四岁的时候,皇室诞下穆承男和穆承绍两位男丁,被穆元威视为吉祥之人,认为太子和世子都是长公主的吉祥之身带来的,所以对穆晴极为宠爱,长公主从小对穆承绍这个太子弟弟不感冒,见面不是吵架就是打架,每次皇帝还都是偏心长公主,训斥太子,搞得穆承绍心理阴影很大,见到姐姐都要抖一下,穆承绍想着穆王府世子穆承男应该是个好相处的,谁知道穆承男更不把他放在眼里,反而和穆晴感情很好,动不动来宫里找穆晴,一玩就是一整天,要不是男女有别,怕是早就住在一起了。穆晴很喜欢穆承男,觉得穆承男有男子气概的同时,又如女子一般心细如发,懂得如何让她高兴,不像女子一般扭捏,又不像男子一般眼高于顶,很对长公主的胃口,如果不是因为都姓穆,她甚至都想去父皇面前请求把穆承男赐给自己当驸马了。穆承男第一次怀疑自己性别的时候,是7岁那年,在长公主的宫殿里,无意撞见穆晴换衣服,对她造成极大的震撼,回到王府,穆承男去找父王,表达出自己的疑惑,谁知穆元洲眼眶通红,扑通一声给穆承男跪下,穆承男大惊失色,也跟着跪下,那一夜,7岁的穆承男像是一下子长大了,不再动不动去宫中找穆晴玩,而是苦练功夫,把心中的那团气全都发泄出来。

边疆战事不断,穆元洲请赐帅印的时候穆承男就知道父亲这是要出征了,没有事先通知父亲,穆承男独自一人进宫觐见了皇帝伯父,皇帝因着小时候那件事,还间接逼死了穆承男的母亲,对穆承男格外疼爱,听闻她要随父亲一同征战,起先是不同意的,且不说战场上刀剑无眼,穆元洲就这么一个女儿,万一出了事,他的弟弟肯定也是活不了了,而且穆承男是女子一事,目前就穆元威和穆元洲兄弟二人和从小照顾穆承男的奶母这三个人知道,行军打仗的都是男子,万一不小心暴露了这个秘密,整个皇室的面子就保不住了,于是穆元威并没有答应穆承男的这个请求。穆承男没有像女子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而是让总管太监拿上来一把枪,当着皇帝伯父的面,耍了一套枪法,一套动作下来,穆元威目瞪口呆,什么时候起,这个侄女,练就了这么一身好武艺,可是穆元威还是犹豫着没有下旨,穆承男则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什么父亲年纪大了呀,见一面少一面呀,这次出征不知道要几年呀,万一父女二人从此再无见面可能呀……穆元威终于同意了穆承男随父出征。

穆元洲知道后也没有说什么,他确实年纪大了,父女二人见一面少一面,再加上女儿如此顽劣,他也怕他出征之后女儿在家里面无人管教,闯出大祸就晚了,女儿跟在自己身边还能时刻看管着,出征而已,又不是真的让她上战场打仗。

于是便有了开头一幕,父女二人拜别皇帝,骑上战马,在老百姓的欢送下,踏上了征程。

                           

原创文章,作者:八月仲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