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诡道读书人》完整版阅读

小说:诡道读书人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蒋万

角色:[db:角色]

简介:【文道流】【无系统】自破败中重启,从灰烬中重生。少年姜陵睁开眼来到这个世界。执诡为笔,刺穿旧日;以道为墨,镇压魍魉!

诡道读书人

《诡道读书人》免费阅读

“本台接到消息,近日网络上有相关人士称:‘被誉为‘当代毕加索’的唐经年在内的数名华夏尖端人才的失踪,与紫微星异常连闪有关’。”

“经本台记者查证,该消息纯属虚构,涉案人员已经全部被依法拘留,请大家理智上网,不信谣不传谣,争做国家守法好公民……”

…………

天星大陆,楚国,豫州,安阳府,藤县。

痛,深入骨髓的痛……

陈淮不仅浑身疼痛,手脚发冷,而且朦胧中,好像还闻到了一股难闻的腐臭味……

谁在我头上拉了?

“呕!”

陈淮顶不住了,猛地从地上坐起,捂着胸口干呕连连。

紧接着,陈淮看着面前的景象,愣住了。

狭窄潮湿的房间里,腐烂潮湿的臭味弥漫。阳光通过头顶的小窗射入,明亮的光束中,肉眼可见的尘埃上下浮沉。

像极了电视剧里地牢的样子。

可我不是在回家的路上吗?这又是哪?

陈淮呆呆地坐在地上,忽然想起了车子在转弯的时候,视线中忽然出现的一个光点。

起初陈淮并没有在意它,以为是什么卫星之类的。

直到这光点在他的视线中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到最后,光点更是化成了一团拖着火虹的流星,耀眼的强光刺得陈淮连眼睛都睁不开,眼泪哗啦啦地往外流。

随后眼前一黑。

等陈淮再睁开眼睛,已经来到了这里。

我……穿越了?

陈淮刚意识到这一点,脑海顿时像是被撕开了一角般,海量的记忆沿着缺口一股脑地倒入。

“娘,爹爹为什么躺在那个木箱子里啊?为什么要把他埋进土里?”

……

“先,先生您好……我叫姜陵,字尘光,从今天起进入私塾,旁听您的课程……”

……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

“席越彬,你在做什么?!你再不放开她我就要喊人了!”

…………

一幕幕画面,像是电影般在陈淮的面前闪过。

此时的他就像是个拥有第一人称的观影者,明明所有的事情都参与了进去,但却一件事情都无法改变。

过了不知道多久,等到陈淮眼中闪烁的光芒彻底黯淡,他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果然,自己已经不在熟悉的地球了。

这个世界,叫做“天星大陆”,和很多网络小说中幻想的一样,拥有着璀璨强盛的修仙文明。

只不过修炼的不是什么“斗气”、“武魂”,而是“才气”。

在这个世界,“读书人”再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代名词。

通过修炼“才气”,每一名读书人都可以通过诗词文章,琴棋书画等媒介沟通天地元气,爆发出惊世骇俗的力量。

而陈淮这幅身体的原主人姜陵,生前最强烈的愿望,就是考取功名,成为读书人,从而让自己的母亲不再受苦受累,母子二人过上好日子。

可惜,科举之路,难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哪怕是入门的县试,金榜题名的比例也低于百分之一。

所以即便姜陵再勤奋刻苦,从十二岁开始就加入到了科举大军,但直到今日,他也依然没能完成梦想。

“所以……我穿越了还是逃不过考试的命?”陈淮有些牙疼。

他前世活了二十七年,光各种各样的考试就占去了二十多年。

好不容易熬秃了头,在自己的领域闯出了一点名气。

陈淮想着终于可以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了。

没想到坐个车回家就穿越,而且看这样子,穿越了他也要考试……

“所以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姜陵的记忆太庞大,陈淮足足用了两分多钟,才回想起了事情的经过。

姜陵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父亲在其年幼时便重病去世,姜母靠着替人洗衣服的工作抚养其长大,而且还给他求来了一个私学的旁听名额。

本来按照原计划,明年二月,也就是四个月后,姜陵将会迎来他的第四次县试。

可就在这个节骨眼,意外出现了……

那是一个晚上。

姜陵打完零工,正往家的方向赶,没想到竟然正好撞见了对昏迷少女用强的同窗席越彬。

见义不为,无勇也。

这是姜陵从小就学的道理,所以即便这是他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形。

姜陵还是紧张地喝退了对方,救下了少女。

可没想到的是,这件事情发展到最后。

姜陵不仅没有得到少女的感激,反而还被少女狠狠地反咬了一口。

次日一早,衙门的差役踹开了姜家的大门,鱼贯而入,众目睽睽之下,以“侮辱妇女罪”带走了姜陵。

公堂之上。

看着少女潸然落泪,我见犹怜地指控着自己的模样。

而真正的始作俑者,席越彬却把自己“包装”成了一名见义勇为,英雄救美的大好人。

那一刻,跪在地上的姜陵如坠冰窟,面无人色。

“人证物证俱在,娄氏女指控成立,念罪犯姜陵未伤及妇女性命,处以流放凉州,苦役十年之刑,择日执行!”

县令卢高逸眼生于顶,桌前的证物一概不看,一拍惊堂木,雷鸣般的声音在姜陵的脑海中炸响。

旋即,姜陵眼前一黑,整个世界天旋地转。

记忆到此为止。

经历完姜陵的一生,陈淮幽幽叹了口气。

“这是地狱开局啊……”

姜陵或许因为年轻看不明白,可陈淮这老狐狸难道还看不明白吗?

记忆中,那少女都昏成一滩烂泥了,姜陵费了好大一股劲才搞清楚她家在哪,怎么可能记清楚事情的经过。

这摆明了就是当晚席越彬又找上了少女,在其面前颠倒黑白,转头污蔑姜陵。

至于那连证据都不看的县令,这一点也不难猜。

席越彬不仅自己就是一位考过了县试的三之境读书人,而且出身还相当不俗,乃是藤县赫赫有名的家族。

官商勾结?

蛇鼠一窝?

“也罢。”

陈淮缓缓开口:“既然你给了我身体,那么我便是姜陵。”

“从今以后,你没做到的事情,我以你名去做!无论是牵挂的母亲、未完成的梦想,还是逼你走上绝路的仇人……”

姜陵深吸一口气,猛地睁开眼睛,坚定无比地说:“只要一日气未绝,大丈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话音落下的瞬间,连姜陵自己也没想到。

当自己吐出最后这八个字的时候,冥冥之中,竟是仿佛有一股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的力量,与这个世界的意志产生了共鸣。

空荡荡的地牢当中,陡然响起了一阵金铁碰撞的声音。

咚咚咚咚……!

像是有什么怪物在用力地拍打铁门,姜陵猛然转身,发现整个地牢的铁门都在剧烈颤抖,甚至隐隐有龟裂的迹象。

突如其来的异动,惊醒了地牢中所有沉睡的囚犯。

震动中,一张张惨白的脸从黑暗中浮现,神情惊恐万分。

夜间巡逻的狱卒同样被惊动,猛地推开地牢长廊尽头的大门,都还没看清里面的情况,张口就是厉声怒喝。

“何人?竟然胆敢在衙门重地闹事!”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狱卒话音未落,一道沉实雄浑的声音,便瞬间盖过了他,如同惊雷般在地牢深处炸响。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这一刻,凡是听到了这一句话的,眼前都飞快地浮现出了一道伟岸虚幻的身影。

姜陵呆呆地仰视着他,虽然从未见过这张脸,但在心底,却是不知怎么的,异常肯定。

他,就是那明明腹有诗书才华,但却屡次遭到贬谪的诗人李百药!

他重重地喝出这一句千古名言,心中激荡的,正是那宁愿为了正义事业牺牲,也不愿意因此而丧失气节的决心!

听到这一声音的同时,众人的脑袋就像是宕机了一般,发出“嗡嗡”的长鸣。

等人们从这一声中醒来之后,纷纷大惊失色。

“金石为开,声化雷音!”

囚犯中有人指着那开裂的铁门,失声惊呼,认出了这一异象:“登府……这句警言至少达到了‘登府’级别!”

在天星大陆,文学作品的级别从低到高,分别为鸣县、登府、贯州、镇国、天下知以及堪称“不可遇不可求”的惊圣。

关于这一点,姜陵通过记忆也有所了解。

只是没想到,自己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竟然就能够引发如此恐怖的异象!

而在此时同样出现震动的,还有远在数百里之外的豫州学宫……

                           

原创文章,作者:蒋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6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