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在浪荡门那些事儿》完整版阅读

小说:我在浪荡门那些事儿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青山居士沐乘风

角色:[db:角色]

简介:我是沐乘风,三云九霞的一名普通修士,修道至今数万载,往事浩瀚如星河,若不能及时记录,这些故事终将被历史的尘埃掩埋。谨以此文,纪念那些朋友、敌人。

我在浪荡门那些事儿

《我在浪荡门那些事儿》免费阅读

卧薪尝胆数千载,三云九霞终于迎来了胜利的曙光,一批来自遥远星域的援军抵达,使得浪荡门渡劫境修士数量与神邸持平,配合压箱底的战阵,在异界战场上扭转局势,与神邸互有胜负,稳住局势。

战后神邸邀请浪荡门高层前往虚空殿商议接下来问鼎之战的部署,但正题还未展开,神邸的千面道人-宋婉清一副居高临下的架势,审问式地说道:“谪副宗主,虚灵的老鼠们一被我追杀就向你们的据点靠拢,我克制着没动手,倒是你们的人,频频向我出手,看来你没有跟他们说浪荡门与神邸已经签署战前协议,这次异界战场我们让你方获胜。”

千面道人宋婉清,俗家姓林,因化身之一宋婉清为三九修士熟知,故仍称其为小宋,神邸副宗主,位列真一百二七天星域十大修士第八位,天地之枢主战派代表,交游广阔,各大星域都有其好友。一身天魔道法修炼的出神入化,神魂可化作万千分身,或许今日与你谈古论今的道友,明日在战场上就会露出真面目,给你一记绝杀,这等手段令人防不胜防。

神邸的另一位副宗主忆江平也出声附和道:“今日战场之上,虚灵的修士固守南边的两座中级据点,不曾进攻你方的据点,可是你们两方另有协议?”

两人言语间悄然释放神魂之力压制谪也,却如泥牛入海一般,被谪也轻松化解。身为浪荡门副宗主,三云九霞的护道人,谪也重新塑造了一副涅槃金身,并与新晋高手-任长久共同修炼彩云紫霞决,凭借此功法,两人可共享真元与神魂之力,面对星域十大高手也有一战之力。

“两位道兄多虑了,我们三大宗门一向友好相处,异界战场也不过是门人相互切磋的试炼场罢了,无论输赢,都不至于伤了和气,又何必私下与人结盟?”谪也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一招手,案几上的茶盏凭空浮现在身前,掀起盖子抿了一口,称赞道:“好茶。”

站在谪也身后的任长久冷哼一声,走到堂前,面向宋婉清与忆江平,讥笑道:“异界战场的八荒榜本就是能者居之,何时成为神邸的囊中之物了,既不是你们所有,又谈何相让?”

不光是人长久,殿中的三九修士纷纷起身,默默地调动灵力,一把把飞剑悬浮于空中,从剑鸣声中可以感受到肃杀之气。

唯有谪也一人把玩着手中的琉璃茶盏,将目光投向宁北玄,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长久道兄,诸位同门,且听我一言,我们两家的盟约是宁宗主亲自定下的,眼下宁宗主还未发话,诸位又何必动怒。”

宁北玄居于九层台阶之上的主座,那双俯瞰众生的眸子冷冷地扫了一眼殿中众多修士,淡漠的回答道:“盟约已成,不容置喙。”

“有宁宗主这番话,谪某就放心了,宗门中还有事务要处理,先行一步,感谢贵宗的款待。”说完,谪也向宁北玄颌首示意,广袖一挥,忽的一座楼船出现在殿外的无垠虚空中,一众三九修士纷纷化作遁光朝着楼船的方向飞去。

“宗主,就这样放他们走了?”宋婉清有些不甘心,怨恨地看着三九修士离去的方向。

宁北玄瞥了宋婉清一眼,一言不发的径直离开了。这时与宋婉清同为十大修士的寒风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之前因你与虚灵的修士有私怨大打出手导致神邸与云天之巅两大宗门彻底决裂,眼下再与浪荡门闹翻,那我们在星域内就真成了孤家寡人。”

“可神宵玉池的醉仙阁已经统一了真一百二十五天,我们却被云天之巅和浪荡门绊住脚步,一步慢,步步慢的道理你难道不知道吗?”宋婉清有些不解,自己一心为了宗门,却引来众人的反对,连宗主都不支持自己。

看着宋婉清一副郁郁不得志的模样,寒风也颇为无奈,自己这位同门天资聪明,修为远超同辈,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心性缺乏磨练,迟早会吃大亏的,罢了,有些事只有经历了才会成长。

摇了摇头,寒风收回思绪,出声安慰道:“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眼光不妨放长远些,醉仙阁自然有浪荡门去对付,接下来的问鼎之战自有好戏看,林师弟又何必急于一时?”

“也罢,待我先灭了云天之巅那帮烦人的家伙,再来收拾这帮不知好歹的三九修士。”或许是想到覆灭云天之巅后的场景,宋婉清薄薄的嘴唇勾出一丝微妙的弧度,心情多云转晴,随着寒风一同返回宗门。

神邸与云天之巅两大宗门历来交好,但近些年来不知为何,门人弟子摩擦不断,后来蔓延至长老之间大打出手,最后更是发生神邸数位大修士围攻云天之巅太上长老-玄武道人,将其重伤,迫使云天之巅开启护宗大阵,死守位面本源。

星河境外,天空忽然破开一个大洞,一艘五层高的楼船从中缓缓飞出,悬停在一座山峰边上,三云九霞的修士们纷纷自船舱走出,一道道光芒闪过,仿佛流星划过天际,降落在宗门前的广场上。

留守的副宗主剑不冷见众人安然归来,暗自松了口气,面带笑容的迎上前去,“老谪,辛苦你代我跑一趟,神邸那帮主战派没找事吧?”

谪也还未说话,二代弟子花沐潼忍不住嘟囔起来:“要不是谪师伯拦着,我们早就动手了,让他们见识见识威震八荒的霞光战阵……”

话还未说完,花沐潼就吃了一记爆栗,捂着脑袋嚷嚷道:“好痛好痛,是谁偷袭小爷,出来切磋!”回过头一看,原来是看守百草园的古不羁道人,脸色一变,讪笑道:“原来是不羁师叔,什么风把您老人家吹来了?”

不羁道人没有搭理花沐潼,朝着谪也与剑不冷两人行作揖礼,而后说道:“乘风师兄嘱咐我先接潼潼回去,还请两位师兄行个方便。”

“小事罢了,不羁师弟何必如此客气。”谪也与古不羁客套了一句,转身面向众人,大手一挥,数十个储物袋凭空出现在一众修士的面前,“此次八荒战场,我浪荡门重回榜首,距离下一次八荒战场开启还有六百年,希望尔等好好准备,再创辉煌。”

此时天空中突然响起一道肃穆的钟声,浪荡门上下所有未闭关的修士纷纷放下手中事务,齐声高贺:“壮哉我浪荡门人,为三云九霞贺!”

九响钟声过后,自八荒战场归来的一众修士纷纷返回自己的洞府,花沐潼也被不羁道人提着衣领“抓”走,山门前的广场再次恢复平静。

空旷的大殿内,浅酒用手撑着座位的扶手,眼巴巴的看着门口,待听见脚步声传来,这才端正坐姿,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威严些。

“见过掌门师兄。” 谪也与剑不冷来到阶前行礼。

“行了行了,以后就不用搞这一套繁文缛节了,自己找个位置做,赶紧说完我还要回去修炼。”浅酒打了个哈欠,一副睡眼蒙眬的样子。

谪也与剑不冷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无奈,自家这位掌门师兄位列十大修士第四,实力超群,偏偏性格懒散,再加上修行的是梦入神机道法,一闭关就是数百年,除非有强敌入侵,否则基本见不到他的身影。

待落座后,谪也开始汇报与神邸会晤的具体过程,从宋婉清与忆江平在虚空殿咄咄逼人开始,详细描述了双方的冲突,并指出神邸欲与浪荡门结盟,共同覆灭云天之巅,事成之后瓜分整个星域,南北分治。

虽然嘴上说急着回去修炼,但事关宗门上下数万弟子,浅酒也不敢掉以轻心,认真听着谪也,待听到神邸打算覆灭云天之巅时,原本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闷声说道:“唇亡齿寒,云天之巅若是覆灭了,神邸的矛头就会直接指向我们,宁北玄与那剑壹都是冠绝古今的高手,岂会容忍与我们平起平坐。”

剑不冷也出声附和道:“宁北玄素有大志,神邸四处招募高手加入,就是为一统星域征战诸天做准备。”

“自从水不醒长老远走外域,清风长老羽化,几位天灵根的师弟在大乘境陨落,宗门的实力一落千丈,蛰伏万载,才恢复元气,此时不宜发动战争。”谪也有些忧心忡忡的样子,别看他在虚空殿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其实心里也很忐忑,生怕神邸直接掀桌子开战。

“嗯,有道理。”浅酒摩挲着下巴,思索片刻后开口道:“斗而不破,必要时帮云天一把,只有三方互相牵制,星域的局势才能稳定。这些年三大宗门的实力之所以能稳步提升,是因为彼此之间处于良性竞争的氛围。你看看周边星域,所谓一宗独霸一星域只不过是个笑话,弱势位面中但凡有能力的修士都远走他乡,整个星域只会越来越衰落,最终沦为鬼域。”

说完,浅酒起身伸了个懒腰,恢复了平日里懒怠的模样,笑着说道:“行了,都别皱眉头了,既然事情解决了,那我就继续闭关修炼了,宗门里的事你们几个商量着来。”

望着空空如也的宗主宝座,剑不冷忍不住吐槽道:“浅酒师兄这甩手掌柜当的,成天闭关修炼,都从十大修士第二跌落至第五了,也不知道修炼到哪去了,早知道就让青丝长老找他切磋几场,看他还跑不跑。”

剑不冷还没吐槽完,大殿里忽然响起浅酒那带有几分调侃的声音,“本座忽然想起来,剑师弟最近的修为也到瓶颈了,接下来就辛苦你去镇守无尽深渊,正好接替牧腾长老。”

听到要去镇守无尽深渊,剑不冷的表情一僵,好一会才缓过来,干巴巴的回答道:“诺。”

对于剑不冷的遭遇,谪也只能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毕竟他俩绑在一块也打不过浅酒。

                           

原创文章,作者:青山居士沐乘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