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文阅读,《北派巫蛊笔记》最新章节

小说:北派巫蛊笔记

小说:悬疑

作者:七夜黑

角色:[db:角色]

简介:我出生的时候,爷爷弑杀满山鬼魅阴魂为我庆生,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那是爷爷带我拜码头,给祖师爷递投名状……

北派巫蛊笔记

《北派巫蛊笔记》免费阅读

因为命数缘故,我出生的时候浑身裹着金鳞,是爷爷挥刀剖开蛟龙腹部接生的。

那一夜,高空阴雷不断,爷爷脚踏万千阴魂铺设的山路把我抱回家。

在北派巫蛊行当中,把这称作“阴雷遮天,阴魂铺路”!

我家祖上十三代,都是巫蛊师。

顶着“北派巫蛊宗”的名头混迹江湖,在边缘行当中混一口饭吃。

诡秘江湖中,北巫蛊,南苗疆,茅山老道,东北柳白黄,这是四大翘楚宗门。

我们陈家则是北巫蛊的代表。

兴许是职业特征,自从我们老陈家踏入这个行当,便背上了一个诅咒定数。

养子无三,有三则断男。

意思是说,陈家每一代不超过两个孩子,若是有第三个孩子出生,则必定不是男婴。

而我,破了这个诅咒。

当年母亲发现怀我的时候,全家上上下下皆是不安。

爷爷穿上巫袍,先试了母亲脉象,而后摆黑龟甲、散铜钱,起巫卦。

但六枚铜钱刚一落,便碎了三枚!

“怪了!从脉象上看,孕的是男婴,但为何我算不出这孩子的命理呢?”爷爷愁眉不展。

我爸急得满头大汗:“爹,这孩子命理硬啊!三枚蛊钱都震碎了,而且……而且我们陈家不是……”

“你住嘴!”

不等我爸说完话,我爷呵斥一声。

紧接着再起两卦,之后六枚蛊钱全部稀碎!

“不对!蛊钱碎尽,横祸必生,这孩子来的不对啊。”

一听这话我母亲急了,扑通一声跪下求我爷爷。

“爹!不管我腹中孩儿命理是怎样,他终究是陈家的种!求您……求您一定要想办法留住他。”

禁不住我母亲哭求,我爷爷叹息一声:“罢了!为了陈家子孙,我这条老命豁出去了。”

他取了两滴黄牛眼泪抹在上眼皮上,借此开天眼观胎象。

“啊!这……”

顷刻间,爷爷脸色煞白,掐指演算之后,看着我母亲说道:“儿媳妇,此子异于常人!凭借你肉身凡体是孕育不了的。”

“若是想让孩子临世,需要借星辰之力,孕育十八月!”

“这其中的苦难,你可愿意承受……”

“愿意!我愿意的。”

当天夜里,爷爷吩咐我爸收拾了一间大屋,打扫的干干净净。

屋内家具全部用槐木打造,摆放各有考究,木床靠东借紫气,桌角指南迎阳风,木椅朝北引水财。

至于屋内西侧墙,则是挂了九根桃木,用浸泡鸡血的红线串连,而且每根桃木的上端都挂着一张黄纸星辰符。

我母亲仰躺在床上,屋顶开了一处直径一尺的圆洞。

爷爷指尖掐诀,引一层淡紫色结界封住洞口。

如此,一处“星辰聚灵”阵完成。

每天夜里,星月精华顺着紫色结界倾注而下,滋养我母亲的身躯,亦是滋养我。

往后的日子,我母亲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吃喝拉撒全部在屋内。

我爸也懂一些巫蛊秘术,悄默声问我爷。

“爹,既然星辰聚灵阵已成,为何只引星月精华,而不引太阳之力呢?”

我爷一瞪眼:“屁话!日光哺育大地,怎敢轻易牵引!再说了,若是牵引了太阳精华,那帮鬼东西必然发现我孙儿踪迹。”

“鬼东西?爹,这到底什么情况?你开天眼的那夜里,到底看见了什么?”

“滚球子!”我爷没了耐心,骂了一句迈步走了。

就这样,母亲十八月怀胎,最后一月即将临盆的时候,出事儿了……

那天夜里皓月朗星,静谧无风,然而到了晚上十一点多,天空骤然大变。

乌云遮月,雷电轰隆隆接连不断,大雨没多久便滂沱落下。

“爹!今夜天象不对,风雨雷电来的蹊跷!”

我爸懵逼了,拽着爷爷站在屋檐底下观天象。

不等我爷掐指演算,夜空一条白色巨蛟腾飞而起,直冲云端。

轰——

轰!

接连八声惊雷袭来,八道闪电猛劈!巨蛟硬生生用身躯抗住。

可第九次惊雷闪电落下的时候,庞大的身躯未能承受,直直坠落在后山上。

而后,风雨雷电皆退。

“白蛟化龙,雷劫阻碍!这条巨蛟,至少有千年修行,可终究没能渡劫化龙。”

“命数之理!万物皆不可避过。”

我爷爷长叹一声:“唉!我等无化龙之志,只希望我孙儿月底能顺利出生,改我陈家族运。”

他们爷俩刚一转身,正南方滚滚浓厚的黑云乌泱泱朝我家的方向奔涌而来。

与此同时,我家后山上传来阵阵鬼哭狼嚎的嘶喊声,各路孤魂和山中精怪魑魅癫狂不休。

据说当时的声音,宛若百鬼盛会一样。

我爷爷眉头紧锁面若冷霜,怒骂一声:“这群混账东西!平时就是太惯着它们了,怪我心地仁慈埋下祸根!”

“儿子,快!进屋收拾一下,带你媳妇离开!”

我爸当时懵逼了,怔怔地盯着黑云看:“爹,那……那黑云里的人影,是……是阴差啊!”

爷爷抬腿朝我爸踹了一脚。

“关你屁事!阴差又能怎样?我陈家人还能惧怕阴差不成!赶紧带你媳妇走。”

回到屋里,我妈妈满头大汗。

“孩儿他爹,这是怎么了?我……我怎么这么心慌呢!我……”我母亲直皱眉头,话都说不利索。

当时情况危急,我爷爷取一碗白水,在水面上燃一张黄纸符。

随后取一把匕首割破我爸妈手指,各取一滴血拌着纸灰淹在碗中。

“儿子,把墙上的驴灰蓑衣给你媳妇披上,你们二人顺着村北的小路一直往山上走,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回头。”

“切记。”

我爸力大如牛,给我妈披上蓑衣背起就走。

后来我知道,那件蓑衣不是普通蓑草编织的,上面撒满了黑驴皮灰,有辟邪遮魂效用。

出了村子来到山脚,悬空中“轰隆”一声惊雷落下,伴着银白的闪电,气势磅礴。

我爹站在山路上回头看,我妈住的那间屋子已然爆开,几乎被夷为平地。

不等我爹惊呼,被一巴掌迎面呼在脑门上。

“狗日的!让你别回头看!赶紧往山上走。”

是我爷来了。

此时,山上精怪魑魅嗷嗷叫唤,声音此起彼伏。

我爷站定身躯,高声爆喝:“混账!”

“都给我闭嘴!”

“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们给阴差通风报信,你们这群混账东西,平日里不收拾你们,真特么蹬鼻子上脸!”

“竟然开始祸害我孙儿了!”

“叱!”

最后一句疾叱,我爷爷双手掐诀,弹指一道流光打出,顷刻间山上众数精怪魑魅皆安静下来。

然而周边安静之后,虚空中传来一阵低沉声音。

“好一手偷天换日的手段,好一手诡秘术数!”

“陈家老者,你一手星辰聚灵阵,瞒了地府阴差十八月!”

“今夜,我们可算是找到那只怪胎了。”

“来……来……”

虚空中阴差的声音连绵不绝。

浓稠的黑云在村子上空盘旋,隐隐有向后山蔓延的趋势。

我爸结结巴巴道:“爹,这帮阴差是来抓我儿子的!”

“当初……当初您开天眼的时候,到底看到了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七夜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76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