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召唤人物的我天下无双》心冰魏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李进,李訾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玄幻:召唤人物的我天下无双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心冰魏

简介:《玄幻+系统+腹黑+召唤+爽文+不圣母+同阶无敌+不后宫》
穿越到这个玄幻世界,我叫李进,
金手指觉醒,
获得一个召唤人物的系统。
召唤华夏电影、电视剧当中的剑侠仙侠人物。九叔、四目、燕赤霞、酒剑仙、大圣、哪吒、二郎神……
天之骄子?绝世妖孽?在我华夏群雄面前,管你人神妖魔鬼,唯有雌伏而已!
一个背影能镇妖魔万世,一句话可退百万神佛,李进感叹了一句:“不是我有多厉害,只因我背后有这些华夏英豪!”

角色:李进,李訾

玄幻:召唤人物的我天下无双

《玄幻:召唤人物的我天下无双》第一章;低调五年,把路走窄了的系统免费阅读

青州谷阳县,李家庄里,后院一个静室当中,这静室颇为广大,五六米高,篮球场大小,左右摆设着十八般兵器,地面是青石铺就,极其结实。

呼呼呼!

劲风呼啸,李进上身赤膊,穿着一个裤衩,正在练拳,婉转腾挪,纵横如意,大开大合,雄浑霸道,每一拳,每一步,左右相应,上下相合,练到酣处,猛然一拳砸在地上,砰!

一声巨响,青石铺就的地面直接龟裂,好似一张蛛网一般,一层层裂纹延展开去。

李进直起身来,收功吐气,刚才劲力勃发,周身肌肉膨胀,整个身体足足大了一圈,好似一个小巨人一般,如今缓慢吐息,将周身气息慢慢平复了下来。肌肉层层收缩之下,身体倒是显得有些消瘦,汗珠密布在古铜色的肌肉上,充满了一种阳刚的美感。

从一边架子上拿起来早就准备好的毛巾,直接脱掉衣服擦了一遍身子,看着地面上一圈圈裂开足足五道横纹的青石地板,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拳打凌空三重劲儿,锥地能出五道纹,练的差不多了。”

穿上丝绸衣服,披上一件儒家长衫,广袍大袖,一身书生打扮,照照镜子,感觉不错,这才走了出去。

练功房外面是一个小型厅堂,布置和练功房内的布置,完全不同,屏风桌椅,古玩字画,一个个架子,一幅幅图画,参差有致,在正对正厅的墙壁之上,左右各挂着一幅字,整体风格,古声古色,儒雅精致非常,让人一进来,自有一番韵味格调。

“夜深忽梦少年事,一树梨花压海棠。

近水楼台先得月,一树梨花压海棠。

去年今日此门中,一树梨花压海棠。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树梨花压海棠。

可怜九月初三夜 ,一树梨花压海棠 。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一树梨花压海棠 。

两个黄鹂鸣翠柳, 一树梨花压海棠 。

醉卧沙场君莫笑 ,一树梨花压海棠 。

鸳鸯被,云榻床,一树梨花压海棠。”

李进一边看,一边读,眼眶隐隐有些湿润,老魏已死,海棠不在,不知你是否改嫁,何等心酸!

“江山如画皮。人生如梦遗!五年了,来到这里已经五年了!”

说着,又看向旁边那幅《定情》。

“朕与先生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但使龙城飞将在,从此君王不早朝。”

两首诗,每一首都不正经。每一次看完这两首诗,心中都有一股煞气,难以纾解。他前世本是现代社会一个社畜,只因为路见不平,救了个妹子,却是仙人跳,怒急之下,出手没个轻重,打残两个,最终被人用石灰迷眼活活围攻死。

“每每想到女朋友跟人走就心如刀割,自己都还没研究透彻,就让别人研究去了,海棠啊海棠!一树穿越了,海棠你还好么?”

穿越到这个不在历史上的古代世界,成了李家老三,或许是穿越融合的原因,他练武的资质比老大老二强了许多,偷师学艺,招法秘诀,看一遍就能记住。

外家练力,内家练劲,李家三兄弟,却只得李进一个练到了内家境界,成了庄子上第一高手。至于老大老二,好大喜功,胆小怕事,能力不强心思挺大。

李家庄主业有两个,一个是镖局,一个是山寨,干的买卖就是在青州之内押送货物。总镖头总贼头都是李进,村里千八百个兄弟即是趟子手,又是山大王。

只是如今功夫练到三重劲儿,再想进步已经很难很难,功法,名师,大药,哪个都不是能够轻易得到的东西。

至于身上的金手指,五年了,每次看都跟死了一般,没有半点儿动静。

无双召唤系统

李进

精;一阶三品

气;0阶0品

神;0阶3品

经验;0%

召唤人数;0

召唤点数;0

就这么几行字,没有丝毫变化,练功都不带长经验的,十分不友好,若不是只能自己呼出来看到,都可以看做是错觉。

“人生自古谁无死,春宵一刻值千金。有约不来过夜半,长使英雄泪满襟。系统,还有没有感情?五年来一动不动,连个提示都没有,路走窄了。”

又站了会儿,尤其是盯着一堆0看了好久,愤愤的哼了一句,李进才走出去,回到外面正厅,坐椅子上,给自己满了一碗米酒。

砰砰砰!

一个一身劲装的大汉,快步走来,到了门口,敲了三声门;“三哥,李訾有要事禀报!”

“进来!怎么了?慌慌张张的?”李进端坐在太师椅上,拿起大碗,泯了半碗酒!“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我是怎么教你们的?”

李訾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一下激动的情绪,抱拳施礼,沉声道:“三哥,你兄弟死了!”

“怎么回事儿!”李进双眼一瞪:“老大死了还是老二死了?这俩混账终于作死了?”

李訾神情一滞,“大哥二哥都没死,活的好好的,是老七老九死了,昨天押的那趟镖所有人都死了!”

李进一怔:“被劫了?这才刚出发?不对,咱们家门口东南西北的山头都已经被我拿刀子犁过一遍,是自家人,向来平坦……”

李进端起大碗,喝了一碗米酒,擦擦嘴巴:“莫非是哪家新山头又扬旗了?来了过江龙,还不给咱们李家面子?是觉得我的刀不利了?说说,伤了几个弟兄?明暗镖丢没丢?”

劲装汉子面露苦笑:“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很是诡异,他们路过千佛领,夜宿菩萨窟时失了踪,两大箱子镖货都在,暗标也没人动,可十二人全不见了。”

“什么?”

李进霍然惊呼,手中大碗直接捏碎,在手里搓成粉:“镖货还在,十二个兄弟全没了?”

劲装汉子点点头,面色凝重:“三哥,劫人不劫镖,我觉得这事儿诡秘,他们可能遇上脏东西了。”

听到“脏东西”二字,李进的神情顿时一沉。

这方世界不太平,时常能听到哪里糟了邪祟的传闻,李进刚穿越过来时,还以为可能是迷信,后来真见到高来高去,一跃几十米,一跺脚就能遁地行走的术士,才确定这不是武侠世界,而是玄幻世界。

只是机缘不够,几次寻找,都没拜到高人,费了不少银钱,慢慢也就不再主动寻觅,只是作为现代人,那种对修仙的憧憬,令他从未熄灭过这种求道修仙的火焰。

“我知道了老五,通知几位兄弟,明天一早,和我一起去一趟。”

一行六人,天亮后吃完早饭直接出发,约莫走了两个小时,接近九点左右,终于抵达千佛领,这地方从前乃是一个大寺庙,百多年前,寺庙主持广邀四方财主,一起出钱出力,在这山壁上雕刻出上千佛像,名曰千佛领。

后来香火太旺,和尚们吃的脑满肠肥,被响马看中,屠了寺院占山为贼,祸害周边,慢慢的寺庙就破败了。

菩萨窟就在半山腰中,本是一个天然洞穴,老主持让人在洞中雕刻了十二尊菩萨壁雕,立了一个十二尺菩萨等身像,又名菩萨窟,从山脚有一条路径通达,虽然崎岖,并不难行,一行六人将马拴在山脚,留下一人看着马匹,剩下五人直接走路上山。

李进几人,一边吃一边赶路,身上背着黑狗血,童子尿,柳条鞭。

“现在先歇会儿,养养力气,等到临近中午的时候再上去,那时候日光最盛,就算真有什么邪崇,这时候也是最弱最容易对付的时候。”李进一边吃一边说,“一会儿到了菩萨窟,都细细的找找,有不对的地方,直接上家伙。”

“三哥放心,我们都晓得!”

“好,咱们速战速决,不要等到天黑。抓紧时间。”李进点点头,歇息了个把小时,看天太阳快到正中,李进站起来也不废话,走在最前面。

又走了大半个时辰,除了李进功力深厚,寒暑不侵,虽是登山,却依然浑身干爽,步履轻盈,其他四个李家人功力不够,一个个热的汗流浃背,显然,背着一堆童子尿黑狗血,登山不是什么轻松事儿。

当五人到达那菩萨窟的时候,太阳当空,阳光暴晒下来,幸好在山间,有绿树垂荫,清风徐来,较为凉爽。

这石窟并不高大,洞口不过两人高,一丈宽,往里深十步左右,洞窟上有一横匾,上书“菩萨窟”三个大字,

两边各有一联:上联:此处既非灵山,毕竟什么世界。下联:其中如无菩萨,何用这般庄严。

洞窟外是一个平台空地,约莫上百方,有几棵松树。

李进进入洞窟内,见里面只供着一尊菩萨等身像,大理石雕成,约莫十二尺高,柳枝净瓶,庄严肃立,又带几分慈和。

两列墙壁,左右各六,分别是各种菩萨雕像。

神像前一方祭台,是一块整个石头挖成。祭台上摆着个大理石香炉,七寸高下,炉中只是些浅浅的灰烬,显然有些荒废已久。

千佛领自从山贼屠寺落草之后,周遭村落被祸害的很厉害,时间久了,死的死走的走,四周显得颇为荒芜,并无村镇存在,来此敬拜上香的,大都是路过此地的外乡人。

“三哥,您要不要祭拜一番?”一身劲装的李云从背后大兜子里掏出祭品,香烛,他这个人颇信这个,见仙拜仙,见佛拜佛,见鬼拜鬼,无论是道观寺庙城隍,见到了总要拜一拜,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跟神仙鬼怪混个脸熟,身上随时带着各种香品。

“礼多神不怪!祭拜一番吧!”

“好勒!”

“老五,咱们的货是在哪里找到的?”李进问道;

“就在洞窟前头的平台上,”老五李訾连忙带着李进到货物摆放的地方;“就是这里,两箱子镖货丝毫没动,但是咱家十二个汉子全部消失。没有丝毫痕迹,周围也没有打斗的迹象。”

十余名镖师、趟子手下落不明,对于李泰镖局而言,算是一桩大事故,不容怠慢。

“两个镖师,十个趟子手!都是我的亲信,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这不合理。”李进眯着双眼,在平台四周细细打量。

近年来,朝廷有些动荡,青州也显得不甚太平,事端滋生,谣言四起,好些人落草为寇。

这种动荡对于李家村来说,却不算坏事儿,毕竟他们干的就是刀口上舔血的买卖,不动荡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找他们押镖。

李家明面上是镖局,实际上周遭七十二山寨草寇都在李进名下,趁机收拢好手,势力范围遍布整个青州。刚穿越时他以为是历史争霸,做的准备不可谓不多,趁乱而起,可以轻易卷起万人大军。

过往商人,要么走镖,被镖局抽成,要么走贼,让山贼抽成。反正不管商人怎么走,李进都是不亏。他用这种方式敛财,好似收税一般,从不竭泽而渔,倒是越发壮大。

这些年随着李进带着人拎着刀将各个山头梳理了一遍定下规矩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一次性折损十多人的事件了。

李家村虽大,但都是自家兄弟,无论哪一个都是沾亲带故的人,这一趟镖,全军覆灭,全村都得披麻戴孝吃大席。这是被人戳了腰眼子了,由不得李进不重视。

问题在于,如果是劫镖,为何两大箱镖货丝毫不损?暗镖也安全存在,一点儿没丢?

这些镖货,明面上不算贵重,不过是些奇巧玩意儿样子货。唯有暗镖值些银钱,“莫非那两个狗东西为了除掉我的羽翼,已经张狂到这种地步了么!这些都是我的人!”

李进眯着双眼在平台上走来走去,却找不出丝毫迹象,“还是他们几个都已经被老大老二买通,丢下镖藏起来,引我出来,借此机会就是为了把我除掉?”

“貌似他们他们没有这个胆子!”李进手抚在刀柄上, 缓缓摩挲;“还是他们觉得,这半年来我修心养性不常出手,就是因为手上的刀不利了?”

“若不是李谦李驰暗中作梗、又有谁要对我不利?”

“三哥,四周无人,没有埋伏!”李訾走过来低声说道;“看样子不是想要将您引出来埋伏围杀!”

“嗯!”李进点点头!

“三哥,这段日子,老大老二有些过分,逐步蚕食咱们的势力,我总觉得他们心怀不轨,要不要……”说着,李訾用手抹了抹脖子!

“不用,盯紧就行,他们两个见利忘义,色厉内荏,成不了气候!”李进摇头说道;杀他俩容易,只是弑杀兄弟,名声坏透了,再想收人心会很难!

“再找找,只要是做事情, 总会留下痕迹!”李进低声吩咐道;“我不信有人能做到天衣无缝!”

                           

原创文章,作者:心冰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