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原配觉醒后,改嫁前夫死对头》一只小小乔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乔穗,陈招娣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炮灰原配觉醒后,改嫁前夫死对头

小说:年代

作者:一只小小乔

简介:【八零年代+双洁】乔穗死后才知道自己是一本男频赘婿文中的早逝原配。
书里的她,不顾家人反对,放弃高考,没名没分跟了家里资助的穷小子。
结果穷小子刚读了大学,就和城里的白富美搞到了一起。
甚至在她死后还恬不知耻的向外界声称:这段婚姻是亡妻一家挟恩图报,逼他娶的。
后来,挟恩图报的乔穗重生了……
这次她果断甩了渣男,转身嫁给前夫的死对头,爱情事业都经营的风生水起。
穷困潦倒的渣男,嫉妒的眼都红了。

角色:乔穗,陈招娣

炮灰原配觉醒后,改嫁前夫死对头

《炮灰原配觉醒后,改嫁前夫死对头》第1章 那个被吃绝户的炮灰原配重生了免费阅读

“我先用木头给她绑上,不过最好还是带她去城里的医院看看,我瞧着她这手指头,像是折了……”

“老李,你甭说的这么厉害吓唬人,去啥县里的医院,谁家的闺女媳妇那么金贵,摔了一跤就往城里的医院跑?我就不信她就恁倒霉,摔一跤就把手指头摔折了。”

“醒醒,别装晕了,家里还有一院子的玉米棒子得剥皮呢!”

周围闹哄哄的,但谁的声音都盖不住中年妇女尖细的嗓门。

乔穗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一双粗糙的大手拽住!

她浑身疼的厉害,下意识的往外挡了一下。

这可不得了了,一下就把这个操着一口蹩脚普通话的中年妇女惹怒了。

她一把攥住乔穗的手腕,眼神十分凶狠:“乔穗,你别分不清好赖话,我愿意带你来卫生所包扎已经很疼你了,别因为这点小伤就想着偷懒不干活!”

常年干农活的妇女力气很大,轻轻一拽就把靠在床沿上的乔穗差点拽下来。

乡村医生见状,上前一步阻止:“唉,陈大姐,咱有话好好商量,你别动手。”

“我哪里动手了,就拽了她一下,谁知道她这么不经拽。”陈招娣瞥了老李一眼,眼神里有些埋怨。

一个赤脚医生装什么神医?骨头折没折别人都看不见,还用你来说?

去城里医院不得花钱呐!

就你话多!

乔穗作为幽魂在世间飘荡了三十年,刚刚重生觉醒了自主意识,此时脆弱的身体正遭受着世界规则的考验,她浑身剧痛,冷汗淋漓,耳朵嗡嗡的根本没听清楚周围的人说了什么。

陈招娣见乔穗迟迟不说话,不高兴的推了她一把:“乔穗,我问你话呢!”

乔穗没站稳,整个人往前倒去,还好老李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胳膊。

也是被推的这一下,唤回了乔穗濒临崩溃的意识,她紧咬牙关,缓缓睁开了眼睛。

入目,是赤脚医生老李关切的眼神:“妮,没事吧?”

北方平原的农村,长者总是习惯称呼小辈的女孩为‘妮’。

慈祥的中年男人,和父亲一个年纪,蹙起眉头时,眉心里的‘川’字都如出一辙的相似。

乔穗鼻尖微酸,她摇了摇头,她的重生在通过了世界规则的考验后,身体的不适已经渐渐消退。

老李还有些不放心:“真的没事吗?你的脸色很苍白。”

乔穗:“谢谢李叔,我没事,坐下歇一会就好了。”

“歇什么歇,别歇了,家里还有两亩玉米棒子得剥皮呢!”陈招娣扯着乔穗的胳膊往外扯:“走了,回家干活。”

乔穗对陈招娣的话充耳不闻,转头对老李说道:“李叔,麻烦你问问村里有人愿意骑自行车送我去县里不,我愿意出一块钱。”

从小梁村到县城骑车大概需要两个小时,乔穗愿意出一块钱并不低了,要知道,乡下的小学一个学期的学费才两块五毛钱。

“好,我去问问。”老李说完,作势往外走,被陈招娣一把拽了回来。

“老李你不用问,她不去!”

陈招娣横了乔穗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一块钱说给出去就给出去,城里人就是矫情,一点疼都受不得!搁在我们农村人身上,胳膊疼腿疼哪有上医院的,都是咬着牙在家熬。这有的人啊,靠人养着不用工作也不愁吃穿,不知道钱难挣。”

乔穗闻言,怒火直烧心头。

上辈子被任务设定安排的我反抗不了既定剧情,觉醒了自主意识的我难道还要受你这恶婆婆的闲气吗?

重来一世,她再也不要受剧情的摆布!

阴阳怪气谁不会。

“没办法啊,谁叫我会投胎呢,就算因为一个吃软饭的男人闹别扭了,我娘家爸妈也愿意养着我。不像有的人,有娘家没娘家一个样,丈夫死的早,儿子还不中用。”

乔穗的婆婆姓陈,名字叫招娣,而她这一番话,字字句句都正好戳到了她婆婆的痛处上。

陈招娣是家里的老三,上面两个姐姐,下面一个弟弟,从小就爹不疼娘不爱的,嫁了人,又摊上了一个恶婆婆。

好不容易把婆婆伺候走了,结果好日子刚过了没两年,丈夫也走了。

寡妇门前是非多,十几年的守寡生活,让原本就泼辣的陈招娣变得更加刻薄凶恶,寻常没人敢惹她。

她这一生,做的最光荣的事情,就是目不识丁的自己把儿子培养成了大学生。

她不允许有人说自己儿子半句不好,更何况说话的这个人,是从来没有顶撞过自己的儿媳妇。

她感觉自己作为婆婆的威严被挑战了,所以瞬间就炸了,伸手就要打人:“死丫头,你敢骂我?看我不打死你!”

乔穗往后退了一步,刚好躲开她的手:“这么急着对号入座,你也知道说的是你啊!”

赤脚医生老李连忙站起身拦住她:“陈大姐,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乔穗顺势往后一躲,站到老李身后,确认是安全的位置后,不甘示弱的反驳道:“说的就是你儿子!考上大学了又怎样?生活费还不都是我爸妈给的,但凡有点骨气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跟老丈人伸手要钱,理直气壮的吃岳父家的软饭也不嫌丢人!”

“还有你,这几年你儿子上学花的都是我家的钱,可你呢?不说客客气气的,却偏偏对我动辄打骂,有你们家这么做事的吗?软饭硬吃,臭不要脸!”

“贱……”陈招娣差点破口大骂,在外人面前顾忌着自己的形象勉强忍住了,偏又想不到文雅的反驳词汇,只能“你你你……”个不停。

老李被迫听了一耳朵的婆媳矛盾,尴尬的不得了。

乔穗注意到老李尴尬的表情,于是便说道:“李叔,您先帮我找人吧,我能感觉到我这手指头伤的不轻,县里我是肯定要去的。”

“那她……”陈招娣表情凶恶的很,老李怕出事,有点不敢走。

“放心吧李叔,她不敢打我。”乔穗故意说给陈招娣听:“她儿子的生活费还捏在我爸妈手里呢,没我娘家贴补钱,她儿子就等着在外面饿死吧。”

“好好好。”李叔如释重负,躲一般的离开了小小的卫生室。

老李一走,陈招娣就凶形毕露,恶狠狠的瞪了乔穗一眼:“败家娘们,少拿宪哥的生活费威胁我,我不吃这一套!”

乔穗看着陈招娣的眼睛,突然笑了。

陈招娣被她笑的心里瘆得慌,呵斥道:“闭嘴,有什么好笑的,不许笑!”

“我笑你看不清形势。”乔穗扯了扯唇。

“你什么意思?”陈招娣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没什么意思,就是突然看清了一些事。”

乔穗一边说着,一边用左手搓了搓滴在衣服上干涸的血迹,发现搓不掉便放弃了。

她重新看向陈招娣:“我爸妈拿钱供养你儿子上这些年的学,算是你儿子的恩人吧?你说,要是他的同学老师们知道,你们把我推到河沟里害我骨折,又不肯送我去医院导致我手指头落下残疾,他会不会被人戳脊梁骨?”

这次乔穗出事,就是因为在地里掰玉米的时候和梁宪的妹妹梁蓉发生了争执,陈招娣拉偏架,最后梁蓉失手将她推倒,跌进了两米深的旱河沟,右手先着地,导致了骨折。

上辈子乔穗出事后没有去医院,只是让赤脚医生用布条把木头在手指头上缠起来固定了一下,结果骨头长错位,落下了永久性的残疾,导致手指指节无法弯曲,永远都握不了笔了。

更让乔穗寒心的,是几天后梁蓉骑车摔断了腿,陈招娣二话不说就带梁蓉去了县城。

两个人出事的时间挨得那么近,陈招娣带梁蓉去县城的时候都不说带她一起去,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手指因此落下残疾。

“你威胁我?”陈招娣瞪她。

乔穗无所畏惧的盯着她:“你可以这么想。”

“你……死丫头!!你等着!”

陈招娣磨了磨牙,转头就甩门走了。

这正合了乔穗的意,她走到门口,伸手让暖暖的阳光落在自己的掌心。

这么好的阳光,她终于再一次的感受到了。

*

乔穗是小说中的一个人物,她所处的世界,便是一本由小说演化而来的小世界。

她是一本名字写作《锦绣人生路》,读作《吃绝户指南》的男频赘婿种马年代文中的女配。

说是女配,其实她在正文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戏份,充其量就是个炮灰!

因为,她是男主死去多时的原配,在小说正式开始前,就已经死了。

乔穗是丘平县第三中学校长的独生女儿。

父亲乔建设是学校校长兼数学老师,母亲常爱民是学校里的语文老师,在七十年代,她这样的家庭条件在县里虽然不是数一数二的,却也是中等偏上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会在差不多的年纪,嫁给差不多的男人,在父母的爱护之下,平安顺遂的过完这一生。

可惜,她遇见了书里的男主——粱宪。

粱宪少年丧父,母亲供两个孩子读书过于吃力,粱宪虽然以全镇第一的成绩,考上了高中,但他考虑到家庭情况,还是忍痛做出了辍学的决定。

那一年,国家刚刚恢复高考,各行各业百废待兴,就算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民都知道,只要考上大学,就能走出小村庄,去过好日子。

所以,粱宪的母亲陈招娣死活不肯让梁宪辍学,而是哭着求到了县教育局,跪着恳求教育局的领导发善心,让粱宪去上学。

善心是好发,但这钱谁出?

在这个艰难的年代里,任谁家里也没有多余的钱粮去供养一个高中学生!

最后还是乔建设惜才,看孤儿寡母实在可怜,便决定自掏腰包资助粱宪上了高中。

粱宪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孩子,每个星期都去乔建设家里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他学习成绩好,长相俊朗,做事勤快,还温柔体贴,于是在粱宪的刻意亲近下,乔穗跟他偷偷相恋了。

两个人一开始还瞒着长辈,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段感情最终还是被乔穗的父母发现了。

乔建设大发雷霆,勒令两个人断绝关系。

他没想到自己好心资助穷学生读书,竟然是引狼入室!

于是一气之下,断了梁宪的学费生活费。

此时距离高考还有不到一年,梁宪不甘心因此失学,而乔穗被梁宪哄得死心塌地,为了他和家里抗争,连学都不上了。

两个人的事在县里传的沸沸扬扬,为了息事宁人,乔父乔母捏着鼻子认了这个准女婿。

为了不耽搁女儿的学业,他和梁宪签下协议,先订婚,等两个人都考上了大学,再领结婚证。

但他千算万算,算不到女儿大了胳膊肘往外拐,还没结婚呢,就跟着梁宪回乡下过年,之后更是没名没分的住到了梁宪的家里。

虽然两个人并没有圆房,乔穗仍是清清白白大姑娘,但在外人的眼里,她的名声已经毁了。

但乔穗就像是被什么洗脑了一样,宁愿在乡下吃苦受累,也不愿意回到学校继续读书。

现在想来,这一切与其说是乔穗的主动选择,不如说是被原书剧情的操控。

而粱宪作为一方小世界的男主角,自然不是庸才。

高三结束之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海城大学,成了小山村里飞出来的金凤凰。

丘平县只是豫省一个群山环绕的一个小县城,受教育水平并不高,恢复高考几年了也没有学生考上海城大学。

梁宪考上了一个好学校,乔建设面上有光,便放下了心中芥蒂,彻底接受了这个准女婿,高高兴兴的摆了升学宴,继续供他上大学。

至于女儿,不愿意继续考大学就不考了,反正在七十年代末期,高中毕业也够用了。

可惜,粱宪大学还没毕业,乔穗就死了。

等到乔穗死后灵魂飘在半空,她才知道,自己生活的世界,是一本书。

自己一家,不过是为了让家境贫寒的男主能够继续读书而顺应而生的工具人。

【注:渣男梁宪已出局,他不是男主。】

                           

原创文章,作者:一只小小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6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