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眼狼有恃无恐》猫酱酱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李秀儿,时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白眼狼有恃无恐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猫酱酱

简介:白眼狼在最困难的时候受人恩惠和庇护,翅膀硬了就反咬一口,翻脸不认人,还怨恨帮他们的人给得不够而痛下狠手,上演了一出出农夫与蛇的故事。
  时卿穿成一个又一个被伤害利用的炮灰原主,替TA们收拾白眼狼,化解原主心中的怨气,守护三千世界的平衡。
  【无CP快穿文】

角色:李秀儿,时卿

白眼狼有恃无恐

《白眼狼有恃无恐》第1章 过河就拆桥1免费阅读

时卿有意识时,听到有人说话。

“你吃哪门子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娶她就是为了能有人替我照顾我爸妈,我心里爱的是你!”

“我爸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我妈身体也不好,雇保姆的话,一年下来也要不少钱,现在有个免费保姆,还愿意将我爸妈当成亲生父母,这样的人哪儿找去?”

“秀儿,你要体谅我的难处,卿卿是你小姐妹,明天我跟她求婚,你可一定要帮我。”

“你让我体谅你,那你为我想过吗?你要跟她结婚,我们就分手!”

“秀儿,你不要逼我行不行?你要愿意嫁给我,帮我一起照顾我爸妈,我用得着费那个劲去追一个我根本就不喜欢的丑八怪吗?”

“是我爸妈不同意我嫁给你。”李秀儿立刻甩锅父母,说起了气话:“你要向卿卿求婚,我帮你就是,卿卿和我从小一起玩到大,我也不想她知道我们的事难过,我们还是分手吧……”

“分手就分手!这话你说的!”男人也恼了,不耐烦的转身就要走。

“涛儿,你别走……”李秀儿急忙拦住他,怕他真跟自己分手,哭着从后面一把抱住他,“我不许你走……呜呜啊……”

听到李秀儿的哭声,王海涛将身后的李秀儿一把抱进怀里。

两人旁若无人的又抱又亲。

王海涛突然停住,看了眼床上昏迷的时卿,“我们换个地方吧,万一她突然醒了看到就麻烦了。”

听到两人出去的脚步声,时卿睁开了眼睛。

她是守护三千世界的主神。

各个小世界中都有忘恩负义、落井下石的白眼狼,那些被白眼狼伤害利用的炮灰死后怨气冲天,导致三千世界面临崩塌。

为了守护三千世界的平衡,她穿成一个又一个被伤害利用的炮灰原主,替他们收拾白眼狼,化解原主心中的怨气。

这个位面的原主是个幼年父母双亡的孤儿,因此她从小就渴望有个温暖的家。

加上她性格傻憨,但干活却是一把好手。

而且婚后还没有娘家撑腰。

渣男就看上这些,主动追求她,搞得全村都知道他喜欢原主。

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小姐妹还不停的在原主耳边夸渣男有多深情。

原主以为自己找到了值得托付终身的人,婚后原主将公婆当成亲生父母一样对待,尽心尽力的照顾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的公公,侍奉身体不好的婆婆。

公公每晚都要起夜,为了方便照顾,她在公婆房间外搭了个临时床位,随叫随到。

十几年来,她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渣男在外地打工,一年到头不回来。

平时打回来的那点钱给公公买药都不够,全靠原主卖卤肉赚钱维持家里的各种开支。

为了照顾公婆,她因劳累流产,伤到了身体,再也当不了母亲。

她不愿意拖累婆家,想要离婚,但是渣男全家极力挽留,说不嫌弃她不能生,不久后就领养了一个刚出生才几天的男孩。

渣男说想在大城市买房,将来将她和父母都接过去,以后孩子上学也方便。

她就将卖卤肉赚的钱,减去家里的开支,其余全部打给他让他攒着买房。

可是瘫痪的公公一死,办完葬礼第二天,渣男就过河拆桥提出了离婚。

要求她净身出户。

还威胁她要是不肯离婚,他就去借个几百万的债务,到时候起诉离婚,她还得分一半的债务。

原主气不过,而更让原主心寒的是婆婆的冷眼旁观。

闺蜜李秀儿表面替她抱不平,私下一直劝她离婚,说不值得在这种渣男身上继续浪费时间,要是再背一大笔债,就更便宜这个渣男了。

还说现在渣男外面生意做得很大,要钱有钱,要人脉有人脉,她是斗不过他的。

经过闺蜜一直劝,原主虽然不甘心,但最终净身出户离了婚。

半个多月后,传出了闺蜜和渣男要办婚礼的消息。

原主犹如晴天霹雳,疯了似的去找闺蜜,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被渣男一脚踹翻在地。

她这才知道闺蜜和渣男早就在一起了,两人在外地炒房,赚得钵满盆满,还生了三个孩子。

渣男从外面领养回来的孤儿就是他们俩生的大儿子。

这些事公婆都知道,就瞒着她一个人。

原主现在四十多岁,一无所有,只剩一身病,拿他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可心里又咽不下这口气,最后气得从渣男渣女补办婚礼的酒店顶楼跳了下去,当场毙命。

这个插曲丝毫没有影响到婚礼的进行。

司仪妙语连珠,逗得婚礼现场的宾客哈哈大笑。

两人在双方家人和宾客的祝福声中甜蜜拥吻,继续过着幸福富有的生活。

一直到老,去世时儿孙满堂。

*

李秀儿从外面进来,看到时卿已经醒了。

“卿卿,你醒了?”李秀儿故作一脸担心的走过来,“你掉进河里的时候可吓死我了,幸好三叔他们路过,将你救了上来。”

渣男打算向原主求婚,李秀儿气得将原主引到村后的河边,故意将原主推了下去,刚好被路过的村民撞见。

王海涛听到消息,立刻赶过来,还跟李秀儿吵了几句。

他心里很清楚原主是怎么掉下河的。

“我掉下河的时候感觉好像被一双手推了一下。”时卿说,看到李秀儿脸上一闪而过的紧张。

“刚刚海涛哥也来了。”李秀儿赶紧绕开话题,“看到你一直昏迷,都心疼死了,还自责没有照顾好你,我从来没见过像海涛哥这么深情的男人呢。”

李秀儿又开始夸王海涛,在时卿耳边夸了有两小时,一边夸一边套话。

原主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对渣男贱女,对他们掏心掏肺,心里的想法都被闺蜜套得一干二净。

时卿为了不引起怀疑,也像原主一样一脸娇羞的表达着对渣男的爱慕和喜欢。

李秀儿看着时卿娇羞憨傻的模样,眼神像刀子一样剜了她一眼。

她经常这样趁原主不注意的时候,流露出嫌恶的表情。

原主父母双亡后,在姑姑家住了两年,姑父和姑姑天天吵架,后来她就自己跑回来了,也不愿意再被领养。

村子里便给她办了五保户,帮她将家里的十多亩人口地低价租给了李秀儿家。

                           

原创文章,作者:猫酱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6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