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魂》小棱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陈通,陈道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命中魂

小说:悬疑

作者:小棱

简介:爷爷说人有三魂七魄,而我一生出来就差一魂,还说我命中有三大劫。我的身体没别的毛病,就是记忆只有十年,十年之后就会失忆。爷爷为了寻找我的魂请过不少老先生,可都于事无补。甚至有些先生为了找我的魂,死的死,伤的伤。我还记得自己在十一岁那年发了一场高烧,后来爷爷给我吃了坨鸡屎就好了。我一直觉得爷爷说的劫都是假的,直到我十八岁那年……

角色:陈通,陈道朝

命中魂

《命中魂》第1章 乱葬岗1免费阅读

我出生于二零零二年,我爷爷说我妈妈当初生我的时候是在炉鼎前,所以我叫辛炉。

……

因为三魂中缺命魂,我的记忆只有十岁之后的,从而导致我的父母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都忘记了。我只有一个相依为伴的爷爷。

我跟爷爷生活在一个小山村中,爷爷是村里的算命师,在这里开了一家棺材铺,算命的话,一天只算三个人,而且只在午时整算。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觉得爷爷神神叨叨的。

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爷爷今天没有营业,在家里陪我……算命。

在我的卧室中,爷爷一脸严肃的坐在我对面,我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个乌龟壳。

“爷爷,要不……还是算了吧?”,我瞄了一眼爷爷说道。

我可不想因为我再让爷爷去那什么闭关了,一闭就是一个月,也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干嘛,出来后人都瘦一圈了。

“别说话,闭上眼睛。”,爷爷皱眉说道。

“噢,”我乖乖的闭上了眼睛,眼珠子转啊转啊。

“嘶……”爷爷突然唏嘘一声,“龟裂了。”

我睁开眼睛一看———这乌龟壳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已经有裂痕了。

不过……我已经习惯了,毕竟不是一两次了。

“爷爷,要不算了吧,您已经坏了……”,我伸出手指算了算,“噢!已经坏了二百五十个龟壳了,您这个已经是二百五十一了。”

也不知道爷爷从哪里整来的这么多龟壳。

“哎……”爷爷叹气直摇头,“都是命啊。”

这句话我从小听到大,于是很熟练的安慰爷爷道,“没关系的爷爷,该死的喝口水都能呛死,不该死的从楼上跳下来都能活蹦乱跳。你孙子我命硬,大不了您再给我吃坨鸡屎就好了。”

啧,想起那味道,胃里就一阵翻山倒海。

爷爷被我逗笑,努力地板着脸数落我,“你个没良心的玩意,跟你妈一个德行!”

我咧着嘴一笑,搓了搓手,“爷爷,我今天……”

“不行!”

我话还没说完爷爷突然就变脸了,“今天是你的劫数,给我好好待在家里,不许出去。”

说完,他就走出了门。

……

我撅着嘴,心里一阵不爽,什么劫数,爷爷怎么这么迷信呢!

我之所以不爽,那是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在学校的时候已经跟自己的同桌,也就是我的死党陈通,约好了今天去五星港饮喝奶茶的!

我闷闷不乐地看向窗外的那颗桃树,心中忽然升起一个念头。

我走到床前将枕头塞进被子里,制造我还在房间的假象,一切就绪后我走到窗前。

这里是二楼,跳下去应该不会死。

心一横,走你!

跳下楼的那一瞬间我是没有意识的,等我反应过来时才感觉自己的脚好像瘸了,一阵酸爽。

不过怕被爷爷发现再抓回来,我只能一瘸一拐的朝后门走去。

我家有两个不大不小的院子,前面是爷爷帮人算命的,或者卖棺材和冥币什么的。后面爷爷则是种满了桃树,经常在这里独自一人疯狂耍木剑,说是桃树能辟邪。

对于这些东西我则是半信半疑,也没见过,谁知道爷爷说的是不是真的。

今天的天气还不错,出门了和这个三婶,那个四姨啥的邻居打了声招呼就往陈通家里走。

陈通跟我住在一个村,他家里是养鸡的,生活过得还可以。是我们村唯一一个建了一栋小洋楼的人家。

我离着大老远的就能看见陈通在自己门口转来转去。

“我来了!”,我招了招手跑了过去。

今天的陈通有些异常,脸有些白。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啊!”,我看着他打趣道 。

陈通的眼神有些呆,“我进不去家门了。”

“为啥啊?”,我看了一眼他们家紧闭的大门,呲笑一声,“这门关了你当然进不去。走吧,我们去喝奶茶,说好的你请客的。”

“噢噢,”陈通木讷点头,被我牵着走。

方谭村虽说是村,但胜在交通方便,村门口不仅有三轮车,还有一天两趟的公交,很是方便。

“你的手怎么这么冰啊?你很冷吗?”,我松开了陈通的手,感觉再牵着我手都得冻着。

“不知道,”陈通摇头,“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你记得今天要请我喝奶茶吗?”我问。

“这个记得,”陈通点头。

“嘿嘿,那就没事了,赶紧走吧!”

说完,我拉着陈通一路飞奔到三轮车站,坐上车。

今天看起来太阳挺大的,可为何这么冷呢!

我搓了搓胳膊,“师傅,开慢点,有点冷。”

老大叔点头,“我也觉得今天有点冷。”

方躺村离青口镇不算太远,没几分钟便到了。

陈通请我喝奶茶,这车费我可不好意思让他付了,便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元给司机。

算完钱,我们就往前面的五星港饮走去。

“你喝什么?”,在五星港饮里,我看着餐本问道。

“啊?”,服务员小姐姐疑惑,指着自己,“我吗?”

“不是,”我转头看向陈通,“你喝啥?”

陈通看了餐本一眼,说,“我突然想喝红红的东西。”

“红红的?”,我看向脸色不知为什么那么白的小姐姐问,“小姐姐,你这里有红红的饮料吗?”

“有……有,西瓜汁。”小姐姐不停瞄我身旁,颤声说道。

“那就一杯西瓜汁,一杯原味奶茶。”

“好……一共二十。”

我看向陈通,“你说的请我,算钱吧。”

陈通点头,掏出一张红色大钞给我,我接过递给小姐姐。

谁知小姐姐看见我手里的钱后虎躯一震,脚下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惊恐的看着我,转身跑进了后厨。

???

我一脸懵逼。

不一会,一个头上戴着厨师帽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脸色很是凝重。

“你好小兄弟,有什么需要吗?”

“我要一杯西瓜汁一杯奶茶。”说着,我将钱递给他。

男子看见钱一怔,抬起头看向我,“小弟弟,你这个钱,不能用的……”

我收回手,仔细打量手中的红色纸钱,摸了摸手感,是真的啊!

“你还有吗?换一张,”我将钱还给陈通。

“没有了,只有这一张了,还是我在路口捡到的。”陈通盯着我说道。

我正想开口呢,那中年男子就说,“没事没事,算我请你的,阿删 给他们打包。”

不一会,我就白嫖了一杯奶茶,美滋滋。

奶茶也喝了,心里也爽了,也该回去了,不然等会爷爷发现我不在又得念那长到离谱的经文了。

想想都可怕。

走到三轮车站口,陈通突然停下,抬起头看我,突然问我说,“我们是好朋友吗?”

我点头,“当然是啊!”,这傻孩子,说什么呢。

“那我今晚来找你玩。”,陈道朝我挥了挥手。

“好呀好呀,正愁待在家里闷呢!”,不过话说回来,我看着陈通问,“你不跟我一起回去吗?”

“不了,”陈通摇头,“我等会回去。”

“嗯……好吧,那我先走了。”

说完,我在司机用看神经病的眼神下,上了三轮车。

回家的路程有奶茶的陪伴不算孤独。

走到自家后门,我偷偷摸摸的爬上围墙翻了进去。

这个时候爷爷基本上都在自己的房间里打坐,所以我很顺利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往床上一躺,“诶~为了喝瓶奶茶也是拼了。”

对于我们这些人家来说,这一瓶十元的奶茶真喝不起,爷爷虽然开棺材铺,但一年四季又有几个人来买?我们家的生计来源主要靠的是爷爷那算命时挣的那点碎钱。

有时候运气好了遇到大客户,算一次都有好几千。

啧,来钱真容易,怎么爷爷一天就只算三次啊!多算几次我也可以常常喝到奶茶了。我现在只有在读书的时候才有一天五元的饭钱,其余时间根本碰不到钱钱,今天的车费还是我去同学那边蹭吃蹭喝攒下来的零花钱呢……

今天又正好是周末。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刚想给自己找点事做,楼下就响起一阵震天动地的敲门声。

我心一喜,猛地坐起身子,穿好拖鞋,立马推开门跑下楼。

呀吼!

热闹不请自来!

                           

原创文章,作者:小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7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