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医妃:嫁给男主的病娇死对头》橘子不橙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兰婴,李胭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替嫁医妃:嫁给男主的病娇死对头

小说:古代言情-医术

作者:橘子不橙

简介:【三人重生+双洁+打脸虐渣+剧情向】前世,兰婴穿书后对男主司陵雲念念不忘,通过“未卜先知”的噱头占尽了风头,却不曾想五年后男主登基的那个夜晚她被下令乱箭射死。
重生后,她回到了五年前赐婚的那日,这一次,她不再招摇过市奉誉“天女”之称,选择替嫁给锦辰王司解倾冲喜,坊间传闻锦辰王常年卧病,身形佝偻,样貌奇丑,那这位清贵灼华的俊美少年是?
外有渣爹后娘绿茶妹妹,内有渣男太子难缠贵妃,这次她要搅个天翻地覆

角色:兰婴,李胭

替嫁医妃:嫁给男主的病娇死对头

《替嫁医妃:嫁给男主的病娇死对头》第1章 重生替嫁,她给大夫人一个下马威免费阅读

噗哧数声!

伴随着一声惨叫,一道沧桑狼狈的身影倒在了血泊中。

黑幕遮天,静得诡异。

邶南王宫西北角一个偏僻的阁楼处传来万箭穿梭的声音,良久,阁楼被雨箭扎得千疮百孔,这才停了下来。

“郑大人,太卜大人,已按吩咐放了一千八百箭,里面的人怕是已然咽气。”

“太卜大人。”其中一位白面小郎暼了暼身旁的老者,清扬的声音带着几分高高在上的不屑之意,“妖女已死,这国运社稷可保住了?”

老者拱了拱手,鸡贼的余光瞄了瞄他的脸色,谄媚道:“自然是保住了,郑大人可以去给陛下复命了。”

“呵。”白面小郎冷哼一声拧身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

待他们走远,太卜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狠狠地啐了一口,大声骂道:“他郑瑾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陛下身边一条没根儿的狗,也敢在本大人面前耀武扬威!”

一旁的侍从小心问道:“大人,里面那个该如何处置?”

“死都死了,自然是拖出来!明天天一亮,向宫中昭告,妖女兰婴私窥天机,吸人精血,惹怒天王,为保江山社稷,谨遵陛下旨意将其射杀。”

……

兰婴醒来后,意识逐渐回笼,前世所有的画面一股脑从她眼前掠过,最终定格在箭雨齐发直直穿入她身体的那一刻。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凭借对原著小说的熟悉帮男主司陵雲扫平障碍顺利登基后,最后会落得个乱箭射死的下场。

上一世被万箭穿身的剧痛似乎余感未散,望着眼前不断争执的几人,她怔然良久。

直到其中一个妇人唾沫横飞地说道:“让兰婴嫁给锦辰王是她几世修来的福分!就她这妾氏庶出的身份,身份地位还不如家里的丫鬟,锦辰王这门亲事还是她高攀了!”

“就是就是!”另一个张扬明媚的声音附和着,“好歹也是嫁进王室,当今圣上赐婚,你别一副幽怨的样子,显得兰婴低嫁了似的。”

说话的妇人是兰府的大夫人柳枝,另一个是她的女儿兰音。

兰音,兰婴。

名字中微妙的差距,却是俩人命运的天差地别。

一个是嫡出,一个是庶出。

一个锦衣玉食,一个粗茶淡饭。

兰林方本是一个贫困的读书人,在乡下取了兰婴的母亲后进京赶考,与富贵小姐柳枝相识相爱,兰婴的母亲从明媒正娶的正室沦为妾氏,怀有身孕的她又不得不依靠飞黄腾达的兰林方的庇护。

这一寄人篱下,就是十六年。

兰婴的身旁站着一位身着粗布麻衣,略显沧桑的妇人,她正是兰婴的母亲李胭。

她将兰婴护得紧,眸中泪水打转,仿佛下一刻就能急得哭出来一般。

“你们不能这么缺德啊!锦辰王明明求陛下赐婚的人是兰音,你们这是欺君之罪!”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李胭的脸上,蜡黄的脸顿时浮上红印,兰婴这才回过神来。

“你再敢胡说只字片语!我就让人把兰婴发卖了!看看是嫁给锦辰王好还是嫁给下三滥的好!”

柳枝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

京城的人都知道,锦辰王是在药罐子里长大的,勉强长到了十七岁,这副破败身子也不知道哪天会魂归西天。

他身子羸弱,从未踏出过锦辰王府,未有人见过他的模样。

坊间传闻,他常年病痛折磨,弱卧病榻,身形佝偻残疾,相貌青面嶙峋,骨瘦如柴如一具骷髅。

单单是这样的描述,一个比武大郎还难看的形象就浮现脑海,但凡是个姑娘,都不会愿意嫁给这样的人,更不谈日后他魂归西天守寡这一事。

柳枝正是因为如此,才计划让兰婴顶了这门亲事。

兰婴,兰音。

一字之差,就算怪罪下来,也找不到把柄。

李胭被气得喘不上气来,差点背过气去。

兰婴忙不迭扶住她,冷冷地看向柳枝和兰音,道:“我嫁。”

这话一出,俩人脸上顿时露出欣喜之色。

“早答应不就结了。”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柳枝脸上的笑意凝固,看着兰婴的眼光带着戏谑的意味,“你觉得,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有没有资格现在不是我说了算么,你也大可将我发卖了,但是你找得到第二个可以代替兰音出嫁的么?”

她的嘴角带着势在必得的笑意。

柳枝显然被她的这番说辞给怔住了。

没想到平常懦弱胆小的兰婴,也能有这般细如针线的心思。

“好,你说说你的条件。”

兰婴笑了笑,“我要五百两作为陪嫁,还要城西的药铺。”

柳枝闻言,脸色难看得很,城西的药铺是兰府生意最差的铺子,已经三年没有开过张了,她要便拿去。

只是这五百两的陪嫁,已经是嫡女的出嫁标准,若真给她一个下贱胚子,岂不是向大家昭示她兰婴是兰府罩着的。

“兰婴,你的野心也太大了吧,你一个庶女凭什么要五百两的嫁妆!”

她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这个尖酸刻薄的妇人,一字一句道:“就凭我娘是我爹明媒正娶的妻子,我是他的第一个女儿。”

“兰婴……”李胭怯怯地瞄了一眼柳枝的神色,忙不迭拽了拽她。

她说得掷地有声,柳枝的脸色更黑了,这番话相当于狠狠在她脸上碾了一番,顺带着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柳枝气势汹汹地作势上前朝兰婴的脸上呼去,被她一个侧身躲过了。

“急了?”兰婴讥讽一笑。

上一世在他们这里栽的跟头,这次一定要连本带息讨回来。

再过几个月,城西会开放扶持经商,那间药铺是为她日后的生活考虑,至于要五百两,就如柳枝想的那样,她就是要以嫡女的规格出嫁。

锦辰王她上一世并没有见过,第一次听说他就是在赐婚的今天,最后一次听到他的名字,就是一年后他因病去世的时候。

王府里是怎样的场景又有着什么妖魔鬼怪她不得而知,她必须得体体面面地嫁过去,日后才不会让什么腌臜都能踩到她头上。

上一世在司陵雲的后宫走错的路,这一次绝不会重蹈覆辙。

兰婴咧了一个明媚的笑脸,说道:“夫人,我的要求就这两个,只要能给我,明天我一定老老实实坐上锦辰王府来的花轿,不然……”

她勾起唇角,后半句话有意顿下,放肆地对上柳枝算计的眼眸,仿佛其中只要闪过一个念头,她都能当场抓获一般。

最后,柳枝还是妥协了,“依你便是!”

兰婴满意一笑,搀扶着李胭准备离开,临了补充了一句:“在明天我出嫁之前,你们最好别耍什么花样,例如安排个男人来侮辱我,抑或是赊下我的嫁妆,但凡临嫁前出了一丁点幺蛾子,我明天就不嫁了,看锦辰王府的人接不到新娘会把这笔账算谁头上。”

说罢搀着李胭扬长而去,身后的柳枝气得牙齿咯咯作响,将桌上的茶杯狠狠摔在地上。

“好他个兰婴!我这是养了一只狼啊!前十几年都是在我跟儿前装着的吧,给她一个机会她就想踩到我头上了!当真是小瞧了这个小妮子!”

“娘。”兰音忙不迭上前安抚她,“咱就姑且先吞下这口气,等她嫁入锦辰王府,有她受的,那个王府里的人,可没几个是善茬子。”

十六岁少女的眼中掠过一丝不符合她年龄的精光,幽幽地望着兰婴离开的那个方向。

兰婴回房后就藏在被窝里,拿出随身带着的铁盒子。

铁盒子不起眼,但是却是实实在在的宝藏,里面可以拿出不少现代社会的西药和手术器械,简直就是哆啦A梦的百宝袋。

上一世她除了靠对原著小说的熟悉在邶南国风起云涌,被百姓奉为预知天意的天女,她还有另一半的名声和成功是靠这个铁盒子来的。

只要有这个在,就没有她医不好的病。

锦辰王不知道是生了个什么怪病在十八岁就病逝了,也许这次,她可以把他救下。

                           

原创文章,作者:橘子不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