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诡异世界》天穹老人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苏远,朱老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横行诡异世界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天穹老人

简介:天高地阔,世界空前盛大。有神高居庙堂食香火而惑人心,
  妖鬼半夜入农家拆骨饮血,
  书生口灿舌莲手持儒本退妖魔,
  武者抛头洒血提三尺青锋问苍天。
  地狱空荡荡,恶鬼满人间,苍生皆苦唯自渡……

角色:苏远,朱老板

横行诡异世界

《横行诡异世界》第1章 惑乱将至(一)免费阅读

山里的夜晚一如既往的燥热,仲夏的月光带着几分冷冽皎然洒在幽深的林间小道,黑暗中的夜空也添了一丝阴森,死寂得让人不敢大口呼吸。

“啪嗒。”

一道脚步声突兀响起,打破了这片清冷

乘着夜空洒落下的银霜可以清楚的看到,来人是一位年过花甲的垂暮老妪,身着朴素,头戴碎花帕子,手提一只竹制的篮子

随着她的行进,前路逐渐开阔起来,不消一会便见到一方山环水抱的偏僻村落。

老妪见到后轻车熟路的走过纵横交错的荒芜小道来到一座破旧的木屋前驻足,浑浊的双眼里透着一丝贪婪,望眼欲穿般盯着面前文理粗糙的暗红色木门。

上前扣响房门,温和苍老的声音随之响起。

“小远啊,婶子来给你送吃的了。”

不一会,屋子里微弱的烛光亮起伴随着窸窸窣窣的穿衣响动从门内传来。

“李婶?”

“现在差不多快二更天了,今儿怎么来得这么晚啊?”稍显年轻的话音中带着一丝狐疑。

“今个你王叔在镇上的营生不错,我给帮忙去了,不好意思啊小远,饿着没有?”

“咣啷!”似有什么东西掉落,随着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中屋内略带慌乱的回答传出。

“是……是吗?”

老妪闻声脸上陡然变得低沉,眼中闪过一道冷色。

“那王叔今天该高兴坏了,我早些时候在镇上对付了,去您家的时候没看见人,还麻烦您跑一趟。”

“你这孩子说啥呢,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就是婶看着长大的,我不来谁来啊?”门外老妪面色阴冷嘴上却是笑盈盈道。

“夏日燥热,夜路又不好走您还特意跑一趟真是对不起啊。”

“您看这天色也不早了,您早点回去吧,我这边没什么问题,倒是您夜路难走身体又不好的,早些回去也免得王叔在家担心。”

“也是,这天色的确不早了,我也得早点回去收拾一下了,赶明还得早起去镇上呢……”话语中带着一丝疲惫,突然老妪话锋一转说道:

“你也知道婶子这身体不好,这一路不胜脚力,现在都还有点疼,你开门让我进去歇息一下讨杯水喝吧。”

“这……!”急促的话语中满是掩饰不住的慌乱

“婶……婶儿你知道我这家徒四壁的,连个整洁的碗都没有,哪来的水槽啊?平日里我都是到外面那条河里解渴的,这十里八乡哪个不知道!”

“是吗?”老妇的声音越发高亢

“那婶婶……更得来看看了!”

“……唳……!”忽的有刺耳的尖哮响起,似笑非笑,如哭如诉,像是从古老幽冥中传来的嘶嚎。

“开门……”

“开门啊………”

一股阴冷的气息萦绕在门外,老妇白发披肩眼眶流出黑血,苍老的面庞在刹那间变得腐烂,黄色的浓水泛着血色滴落,隔着门都有股令人作呕的腥臭涌上鼻腔,让他口中酸水直泛用手捂住了口鼻。

耳边一阵一阵的的刺痛,还有浓烈的腐臭萦绕在鼻间,听觉和嗅觉遭受的双重折磨让苏远头晕目眩。

倏的,门外的哀嚎渐渐小了起来最后变得微不可觉,苏远猛咬舌尖打起精神透过门缝往外看去。

门外,夜已深,月隐云稍,漆黑不可见,往常这个时候有夏蝉响鸣,但今晚上却是诡异的安静。

苏远双眸小心地向四周探去,茫茫夜幕中只可见模糊的轮廓。

他默默将看到的一切与白天时对比,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正待转身,陡然间发现自己的脚下好似变得有些不适,像是踩到了什么粘稠的液体。

苏远往下一摸,入手温热滑腻,他低下眼睛一看之下不禁心头大骇,是血!血红妖艳得好似黄泉彼岸花还在往上冒着热气。

苏远顺着血流来的方向看去,瞳孔猛的一缩,恐惧如同蛆虫爬满心间。

只见原本破烂的泥墙上布满了血淋淋的筋肉,蠕动间还不停地流出温热的鲜血,地上的血越来越多,几乎要演化出一方血海!,浪潮起伏间似要吞没苏远。

看到这一幕,他只觉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天灵盖。

“草!苏远见状,内心满是绝望,咬牙心一横,从怀里掏出一枚小巧的玉佩,闭上眼睛,嘴里语无伦次的不知道碎念些什么。

血海缓缓向门处蔓延而来,他甚至能感到腿上的布料被浸湿,皮肤上传来温热的气息,他的身体一瞬间僵硬,似乎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

蓦地,屋内有明晃的光芒亮起,竟是那枚玉佩!

初时似火苗,随着诡异血水的靠近,那光芒越发炽盛,盖过了烛光,远远望去如同一轮坠落人间的大日。

面前这诡异一幕在玉佩光芒的照耀下,如同雪遇骄阳,在无声的融化,扭曲……

半晌

……

想象中的窒息感没有袭来,苏远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依旧破烂的墙壁,之前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

苏远的双腿颤抖,终于支撑不住疲惫的身体跌坐在门旁,长呼一口气把耳朵贴在门上再三确认没有任何异响后收了回来。

摊开满是汗水的掌心,一枚圆润的玉佩静静的躺着,赤色光芒在昏暗的烛光下缓缓消散…

“这狗屁世道!真不知道劳资是得罪了哪路大神才到这来受罪的。”他低声咒骂着,似发泄自己的怒火,但语气中更多的是恐惧。

时光荏苒,距离来到这个世界差不多要有一个月了,原来的苏远不过是刚刚毕业在家养老的三无青年,不过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还来到了这样一个诡异落后的世界。

原主今年已至弱冠,身材一般。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说不上多么俊美,也算清秀儒雅。

父母双亡是标配,家徒四壁算附赠。

要是再来个未婚妻退婚就是完美的主角模板了,可惜原主是个害羞的性子平日里除了与几个照顾他的长辈多有交流以外和其他人基本不怎么谈话,存在感很低。

这么个性格别说找相好的,没有被村里的恶霸欺凌已经让他谢天谢地了,不然穿越过来就得上演一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苦情戏。

这个世界类似于苏远前世的古代,但却充斥着一些不为人知的诡异与神秘。

这具身体的死就是因为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上了,夜夜噩梦伶仃最后不堪折磨一命呜呼。

刚才那段恐怖的经历,苏远知道那就是人们口口相传的诡异,这是他第一次直面如此恐怖的事件,如果没有玉佩他的下场不会比平日里看到的尸体好多少。

似是想到了自己死后的画面,苏远的面庞上不由浮现一抹后怕之色,一念至此,疲惫的眼眸看向手里的玉佩。

说起这块玉佩,它可以算是自己唯一的熟人了,通体呈碧绿色,形状神似水滴,圆润透亮。

这是苏远大学毕业时在学校附近的古玩街淘的,当时花了小五百块。

对于刚毕业的他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同行的室友都劝着说没必要花这么多钱买一个工艺品,可他却一眼相中这玩意,毅然掏钱买了下来,当时还顺手挑了本泛黄的旧书做添头。

这枚玉佩陪伴着他一起来到这个世界,为他抵挡过几次类似的灵异场面,是他最大的秘密,在这个恐怖世界活下去的最大保障。

开始穿越过来时,他也听周围人说过,最近不太平,晚上不要出门,老人们深信村子间流传的一句话:

“三更灯火夜,恶鬼来敲门。”

说起来,这一切好像都是从他遇见那只黑狗开始的。

当时在路边,他远远的看见那只狗,身躯瘦小,身上多处腐烂,嘴里泛着白沫。

一人一狗对视良久,等他转个身的功夫就不见了,当时也没在意。

直到第二天寅时他被村民们愤慨的怒斥声吵醒。

循着声跑去,看到的是已经被村民打到血肉模糊的黑狗和一具被啃食得认不出面孔的尸体,那是狗主人刘老……

自从那次过后,村里怪异的事情的事情渐渐开始多起来………

村口一个教书的先生在家里死了三天后才被叫人看到,人们去的时候发现老人的眼睛不翼而飞,暗红枯槁的眼眶里蓄满了白毛。

杀猪的张屠夫半月前去镇上卖肉,晚上回来的路上突然发疯,神色癫狂,一边念叨着:

“都要死要死……都……一个也逃不掉……”一边挥舞随身携带的剃骨刀砍伤数人,最后撞树而亡,热腾腾的脑浆撒了一地,模样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镇上最大的米铺朱老板一次和镖局的人进货回来后就变得痴呆,近四十的男人现在整天只会流口水,上厕所还得人伺候。

根据同行的人回忆说他们在晚上休息时好像莫名的听到有人唱歌……

有人觉得这白石镇周遭越发不太平趁手里有点积蓄想拖家带口的去投奔亲戚,不料路遇悍匪儿子让人杀了,媳妇也给糟蹋了,时隔几天才有认识的人在镇上发现四肢被打断的男人在街上乞讨。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好多起,村里那些残年老人闲暇时聊起,总会黯然感叹:“这世道不太平,鬼也吃人,人也吃人……”

                           

原创文章,作者:天穹老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