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从桃花源走出的人》纸写信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一龙,江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玄幻:从桃花源走出的人

小说:玄幻

作者:纸写信

简介:禹立夏,夏收九州气运铸九鼎,传商至周,秦迁咸阳。
秦收天下兵,凝杀伐之气,愿九州平和,铸十二金人,成皇帝至尊,封天下鬼神。
始皇崩,十二金人遗失,天下动荡,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诸侯分九鼎,立九国。
纷纷扰扰五百年,余下六国。
汉:驱龙乘凤,煌煌天兵
楚:巫蛊漫天,十巫横行
唐:御剑飞天,丹道成仙
宋:出口成章,浩然正气
明:化虚为实,书成世界
再有佛国时刻窥视,中原传教。

角色:一龙,江水

玄幻:从桃花源走出的人

《玄幻:从桃花源走出的人》第1章 祭神,杀人免费阅读

三月初三,上巳。

楚国特别注重这天,早起就有大巫在沅水祭神,执兰招魂续魄,祓除不祥。

武陵城居民穿上新做的春服,呼友结伴,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临水沐浴祈福。

再有豆蔻少女,温婉妇人相依踏水临波。

又有江心设宴,题词作赋,高声歌语,姿态万千。

临近午时,祭神的巫师,祭词渐渐洪亮,带着一股玄妙韵律,环绕在所有百姓的心头。

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怔怔出神。

不多一会,晴朗的天空飘来几朵黑云把太阳遮住,阵阵北风呼啸,吹的树叶哗哗作响。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天色阴暗,有雷霆闪电如灵蛇在黑云中游走。

“魂兮归来!去君之恒干,何为四方些?舍君之乐处,而离彼不祥些!”

“魂兮归来!东方不可以讬些……”

所有的耳边都响起巫师的祭词,这词又好像从心底响起,揪住你的心脏,丝丝阴冷从脚底冒起。

空中,路边,水边,人群,都开始出现重重黑影,像是雾气,没有一个人去触碰。

“酎饮尽欢,乐先故些。魂兮归来!反故居些。”

祭词冗长,太阳从中间缓慢的向西方滑落,怔怔出神的百姓,有的嘴角露出微笑,有的泪流满面,神态不一。

靠着城墙的一个角落,一个束发少年,整个人都躲在阴暗里,使人看不太清。

他目光冰冷的注视巫师,眼中有着化不开的仇恨。

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的身边并没有黑影出现。

好在场中也无人去注意这少年,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这是一年难得一次的大节日。

不然以巫师在楚国的地位,被少年这般注视,恐怕会挖去他的双眼。

等到祭词念完,黑影散去,已经是日落时分,众多百姓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拜谢巫师之后。

再三五结伴,咏歌而归,城中慢慢热闹起来。

沅水旁。

作为一个渔民,捕鱼暂时歇业一天,今日城里不少人出来,光是载人渡水就赚了不少银钱。

虽然下午沉浸在先人的世界,但半天所得也够他一月的花销。

今日武陵城的百姓格外的慷慨。

“船家,能否载我到对岸。”一个淡漠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渔夫回头看去,只见一束发少年,粗布麻衣,并不似富贵人家。

再看容貌,却是俊逸不凡,一见就让人心生好感,唯一与容貌不太匹配的是那双眼睛,里面如同一潭死水,毫无波动。

直勾勾的对上一眼,就让人毛骨悚然。

“此时天色已晚,你还是找别家吧!”渔夫本能的就拒绝了。

忙了一天,他还想好好享受这上巳佳节。

而且今天收获不少,趁着天色还未全黑,去店家吃些新酿的米酒,要是耽误出城的时辰,夜宿民娼也是美事,只是可怜刚到手的银钱。

束发少年在身上摸索半饷,一串麻绳穿起的铜钱丢在渔民的脚边:“送我过去,这就是你的。”

渔夫眼神一亮,平时载人过河也就两个钱,这少年真看不出来,出手如此阔绰。

“好的,好的,公子请上船,小心些,可别打湿您的鞋。”利索的捡起钱串,粗略一看,起码有百来枚铜钱,心中更是按捺不住的欣喜,枯瘦黝黑的脸上挤满了讨好的笑。

渔夫熟练的打杆,调整方向,小船顺着江水缓缓航行。

“公子哪里人士?听口音不像武陵人!”小船平时捕鱼用的,没有船舱,少年坐在船中间,渔夫在船头撑杆。

“那你觉得我是哪里人!”

渔夫接待的人不少,仔细思索半饷才笑道:“公子口音带有秦腔,怕是从汉国那边过来的吧!”

少年不置可否,看向渔夫,嘴角勾起了笑容。

“你们汉国听说都是骑龙乘凤的,在天上飞!”渔夫有些兴奋,楚汉交战数百年,五十年前才签下楚汉条约,停战休养生息,两国百姓才算有了来往。

近来在茶馆经常听说书人讲起汉国种种神异,那里家家都养着一龙一凤。

出行耕种,都有龙凤帮忙,每天只要在家享受就行。

“那我还听说楚国鬼神共居,蛊虫漫天,也未曾见过如此现象。”

少年的回答让渔夫有些哑然,刚才的景象算不得鬼神共居,最多只是先人临世。

“看来多是传言!”心中有些失望,也就不再多言。

随着竹竿拍打水面,船慢慢到了江心,少年站了起来环顾四周,今日过节,这沅水江心,没有一人,其他人要不在家中欢聚,要不在上游花船饮宴。

夜色也逐渐笼罩下来,再回头看向城墙,也只能看到模糊的黑影。

少年眯起眼睛打量渔夫问道:“我前些日子听过一个传闻,不知船家有没有听过。”

“哦!什么新奇传闻。”渔夫顿时来了兴致。

“我听人说武陵城外,有一渔民发现了一处世外桃源,那里民众怡然自乐,自给自足,数百年未与外界来往。”

撑船的渔夫手中的竹竿一顿,脸色莫名变的苍白,额头一滴汗珠划过脸颊:“怕……怕不是假的吧!哪有什么世外桃源!不过是些碎嘴子。”

渔夫咽了咽口水,继续划动竹竿,一阵风吹来,后背莫名有些发寒,扭捏几下,身子打了个哆嗦。

少年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慢慢的靠近船头:“是呀!哪有什么世外桃源!不过是些碎嘴子。”

少年盯着渔夫的后背:“对了,官府奖励给你多少钱,怎么还在做这辛苦行当。”

渔夫惊愕的回头,少年的长袖滑落一把匕首,出手迅捷如电。

左手把住渔夫的肩膀,右手握着匕首捅进渔夫的小腹。

一刀,两刀,三刀……

此时渔夫才抽搐的从喉咙发出一声痛呼,嘴巴张的极大,少年顺势揪住他的衣服,往身后一带,渔夫顺势扑倒在船中。

少年眼睛霎时变的血红,扑向渔夫的后背,左手,右手,双腿,一刀刀刺进渔夫的四肢。

再把渔夫翻转过来,已是进气多出气少,瞳孔怔怔盯着少年,脖子被掐住,难以发出声音。

少年双眼通红,和渔夫对视,手中的力道慢慢加大,口中疯狂呢喃念叨。

“记得,你迷路误入我村庄,好酒好菜招待,没亏待你吧!”

“家家待你甚是有礼,没慢待你吧!”

“你要离开,多人送你,没强留你吧!”

“临行多次嘱咐,不足为外人道,不足为外人道,你为什么要说,为什么还要去官府说。”

“不能让你就这么死了,不能就让你这么死了……”

少年再次拿起身边匕首还要细细折磨,渔夫却是瞳孔放大,逐渐没了声息。

“啊……”

“我村一百二十三口人,为什么让你死的这么轻松。”少年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孤独的江心,小船随波飘荡,早已偏离原来的目标,飘向更远。

少年躺在渔夫的尸体上,双眼无神,天空被更大的黑暗笼罩,今夜无星无月。

【叮,恭喜吸收生活技能“摆渡”,楚地方言。】

眼中的血红缓慢褪去,泪水不知何时被风吹干,少年的眼珠微微动了动,像是回神。

                           

原创文章,作者:纸写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