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热恋:薄总今天又被夫人撩了》seraphin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温绾,温母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婚后热恋:薄总今天又被夫人撩了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seraphin

简介:【青梅竹马x双向奔赴x互宠x双洁】
口嫌体直偏执霸总vs豪门千金小撩精
签结婚协议前,薄斯景问她:“不后悔?”
眼睛亮亮的温绾期待地搓手手:“不会!”
婚后,原本熟悉的竹马变得冷漠又偏执。
“房间不许放别的办公用品。”
“不许抱猫上床。”
“不准熬夜通宵。”
小兔叽不满地抗议:“这日子没法过了!”
薄总冷酷拽住准备潜逃的温绾。
“还有,不准离开我。”
#豪门夫妇婚后的日常互撩
#平淡日常向

角色:温绾,温母

婚后热恋:薄总今天又被夫人撩了

《婚后热恋:薄总今天又被夫人撩了》第1章 想要有你免费阅读

十二月的北半球,Y国。

才下午四点,天色已沉。

不大一会儿,西边天际残余的金灿霞光也被沾了墨的夜幕染遍。

伫立在柏油路两侧的古铜路灯依次亮起,灯如流水般霎时漫了全城。

CBD林立的高楼建筑从玻璃幕墙里透出的灯光粲似辰星。

整座城市华灯点点,如银河坠落。

Garden Hotel,88层,西餐厅。

天花板的珐琅描摹着绝伦的欧式油画,金叶银花簇拥着餐厅四周的白罗马柱缠绕而上。

地板打了蜡,泛着朱红色的光泽。

四周光线微黯,靠近落地窗的双人座只坐着一个女人,对面的位置放了一只棕色领结小熊。

女人生得极是绝色。

黑色长卷发如海藻般披落,别至左肩,黑露肩礼服显露出天鹅颈和锁骨处的一大片白皙的肌肤。

她一手微撑着下颌,一手捏着高脚杯的玻璃托,在桌上轻轻虚晃了晃,视线一直落在杯中轻荡的红酒。

手腕纤细,右腕上有一道似是玫瑰枝虬蜿蜒的浅肉色疤痕。

灯光从顶上投下,高脚杯里盛着的暗红色愈发衬得指节修长白净。

四周的桌客低声细语交谈,安静得连她腕表的游丝摆轮‘哒哒’声响都能清晰可闻。

中央的白色喷泉顺时针三点钟方向的白玫瑰丛旁,一位黑色燕尾服斯文男人正坐在斯坦威前演奏着帕萨卡利亚。

从日落到暮色四合,温绾坐在这里已有一个小时了,电话拨了第三次,仍没接通。

她的眼里依旧平静无波,把通话记录的页面划掉。

这个未婚夫接连三四周不和她联系。

就差吹唢呐了。

翻看和他的聊天记录,越看愈发得让她忍俊不禁。

两人一来一往。

不咸不淡的官方谈话模式,或是简简单单一个中老年人专用的问候表情包。

看不出丝毫情愫。

这如同形设的未婚夫和她之间的确是塑料得不行。

“温小姐,您的蛋糕。”戴着白手套的侍应生推着餐车到桌旁,温声拉回她的思绪,将三寸的慕斯蛋糕放在楠木桌上。

她侧身从包里拿出小费放在桌上,朝他微微颔首,“多谢。”

侍应生微笑道谢后推着餐车离开。

身后不远处传来沉稳的革履步声,有人阔步走来。

高定的西服布料摩擦声在旁侧戛然而止,携着一阵熟悉的木质广藿香。

那双Berluti皮鞋的主人在她桌侧驻足,投下一片阴影。

温绾正端着杯子抿着柠檬水,余光落在桌侧驻足的男人熨帖的西服一角。

顺着他白净修竹般的指节和手腕处精致的金属袖扣往上望去,撞上了如浩空深邃的眼眸。

空气倏地冻结。

逆光而立的男人生得极是俊隽非凡,利落妥帖的Slick Back,轮廓完美得过分。

黑西装外头套着黑长款毛呢大衣,款式利落,衬得身形修长挺拔。

他的眼角生得微薄锐利,由于逆光而站,蓝色的瞳仁染成了墨蓝。

视线不偏不倚,正落在她的脸上。

温绾抬头的一瞬,柠檬水卡在她嗓子眼不上不下,忍着没喷出,倒是被水呛了一下。

那种酸爽从鼻腔直冲天灵盖都似拧成一块,眼眶直沁水汽。

她放下手中的玻璃杯,别过头清了下嗓子,揉揉眼,站起来笑道:“叔?好巧。”

温家和薄家的祖辈是忘年之交。

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男人只不过比她大了五岁,但是生生地越了一个辈分,就要喊他作叔叔。

平日里薄斯景都不言苟笑,气质清傲矜贵,微微一抬手一记眼神都有无形的压迫感。

当然,温绾从小练的铁头功,头铁,习以为常。

偶尔还拿薄斯景来唬住熊孩子的哭闹,甚是有效。

不知怎的,薄斯景知道了这回事,没说话,只对她淡淡笑一下,没有计较。

但是,温母却塞了好些报表给她做,美其名曰让她提前适应将来的日常。

翻了几页报表,温绾最后还是哭着去找薄斯景说以后不敢了。

但她认怂过后又忘了疼,每回都喜欢在死亡的边沿疯狂伸脚试探。

也知晓薄斯景屡次想把她的腿给折断。

每每在洪水准备倾泻之前,温绾立即换上一副嘤嘤怪的模样——谁料薄斯景还真的拿她没辙了。

顶灯的暗黄调光线落入她茶褐色的眼瞳,似是澄澈见底的清潭。

她的眼角微上挑,盛满了软山烟雨,一颦一笑都莫名带着勾人的欲语还休状。

H logo的腰封勾勒出不堪盈盈一握的腰肢。

他扫了一眼在她裸露的平直肩,脖颈纤细,锁骨清晰可见。

“你穿得这么暴露?”薄斯景眉头微颦,“家人知道?”

温绾耸耸肩:“今天特殊情况,气场得足。”

“等谁?”他的眉头微蹙。

温绾平静:“承辰。”

薄斯景:“……”

果然,听到承辰时他的眉心又折了一道细痕。

觑见他镜片后的蔚蓝眸色依旧无波,但整个人的气场凛冽,倒是和窗外的凛冬相衬。

温绾扯了一下他的衣袖,瓮声道:“我要退婚了喔。”

言毕,她悄悄地打量着他的神色,结果他眉宇间都是清冷无波的淡然之色。

薄斯景不动声色,看着面前一脸坚定的人儿,淡淡地应声,“知道。”

她嗫嚅了半瞬,手指轻轻撩着袖子的流苏,思忖片刻:“我想要生日礼物。”

薄斯景:“在家里。”

温绾急得又扯住他的袖子:“我想要别的!”

薄斯景垂眸扫见她微动的耳朵,平静开口:“不借钱不借身份证不做担保人。”

温绾气急:“我像这种人吗?”

男人没接她的话,眉梢微动,不动声色地看她。

他在说她就是这种人。

算了。

温绾深吸了一口气,余光落在他身后不远处几位同样西装革履的碧眼棕发男人。

每人手上都提着一个公文包,或是抱着一摞文件。

“既然这样,您有事就先快去忙吧。”

他理了一下手腕的金属袖扣,沉声开口:“爷爷说很久没见过你了。”

闻言,她看了下腕表时间,指针腿刚迈过六,沉吟片刻:“改天回华国一起去看看爷爷?”

薄斯景的眉头才松开了些许,唇角带着些小弧度,应了一声好。

他驻足回头:“等你交代完事情,我接你。”

“好。”温绾顿了一下,轻声唤住了迈腿欲走的男人,“薄斯景。”

薄斯景驻足回头:“怎么了?”

“你能不能……”

须臾,温绾把将欲脱口的话憋了回去,“没事。”

面前的男人深深看她一眼,气压莫名又降低了几分。

温绾有些不解,对上他的眼欲要探究几分时,他却转身阔步离开,“先走了。”

低气压随着深色西服的男人长腿迈开渐渐散去,直到男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转角。

从桌侧的方形银盘上拿起火柴盒,‘刺啦’一声把火柴划亮,轻点在烛头。

烛火赩艳,替她蒙上了一层朦胧的光。

双眼阖拢,默念许愿,半晌,吹灭烛火,火光化作一缕白烟消散。

生日快乐,万事遂顺。

愿望是。

想有你。

                           

原创文章,作者:seraph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