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无赖皇帝竟然让我打江山》刘输煮江湖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苏良,张统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无赖皇帝竟然让我打江山

小说:历史-无金手指

作者:刘输煮江湖

简介:【热血】【搞笑】【脑洞】
苏良意外穿越陌生王朝,成了一个被刺字的贼配军。
为了摆脱死局,他成了战场老油条,一切为了活到最后!
有人告诉他:“到地主家种地,或者挑个担子卖炊饼,都得抓起来砍脑袋!”
“建不世之功,凭军功开府建衙,那就风光啦!没准还能混个驸马爷!”
于是,苏良顶着皇帝抹功、公主逼婚、文强武弱、朝纲败坏的压力,踏上了建功立业之路……

角色:苏良,张统领

穿越:无赖皇帝竟然让我打江山

《穿越:无赖皇帝竟然让我打江山》第1章 战场上的刺配军免费阅读

“放开那个女孩!…”

深夜。

天如泼漆,灯似披纱,河湾公园内一片死寂。

昏黄的路灯下,苏良正独自溜达着散心,蛇形醉步走的洒脱不羁。

第八次被女孩甩了,他已经适应了失恋,一瓶二锅头灌嘴里,明天还是艳阳天!

酒未醒,醉正浓。

苏良转过一座假山,看到几个小流氓,几人手中的夜跑小姑娘,嘴已经被胶带封住。

小姑娘绝望无助的眼神,让苏良打了个激灵,靠!这是欲行不轨啊!

苏良和几个流氓,谁也没想到,深夜如此偏僻的地方,会碰到人!

苏良大喝一声:“放开那个女孩!我来…报警了!你们看!”

几个小流氓一看,苏良手机屏幕上,110已经拨通。

“上!弄死他!…”

“河湾公园!…假山…河边…我在被追杀!…快救命!…”

苏良一边没命的沿着河边跑,一边气喘吁吁的报警。

快跑断气的时候,苏良被堵在桥上,肚子上被捅了一刀,推下了滚滚浊流…

水往嘴里灌,血向水中流!

苏良模糊的意识在嘶喊:老子下辈子一定好好强身健体!…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们地府该整治了…”一个悲天悯人的声音响起:“既然他想强身健体…便遂他心愿! 熬骨脱胎,择世为人吧!”

苏良模糊的意识,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战马嘶鸣,将士怒吼,到处是枪来刀往…

再看自己,破烂的藤甲,满是绳结线头,手里还抓着一把长枪,血迹斑斑…

“狗子!快撤啦!…”

苏良茫然中,被人拖着跑起来。

“狗子?”

看来是叫我了,明明被捅了一刀,怎么成群演了?先跟着跑吧,没准能混个草根明星…

不知跑了多久,苏良周遭的人群,累的直吐白沫,拖着他一起跑的人,本就体力不支,还又挨了一箭。

“喂!”苏良疑惑的摸摸他身上,“你这不是血包!靠!谁特么放真家伙!…”

“狗子!别管我!一直跑…”

苏良扛起他,紧张的在士兵中奔跑。

“出人命了!…真出人命了!…快报警啊!…”

“狗子!快放下他,不然都得死!”

一个头戴红色缨盔的血人,骑着战马,面目狰狞,拿枪杆拍了下苏良。

“别拍了!出意外了!快叫救护车!奶奶的!”苏良看着入戏的人群,急的出口成脏。

不过,他还是感觉到了不对劲,就算拍摄千军万马,也得有航拍无人机啊?

还有,这个红色缨盔的家伙,看样子是个将军,应该有特写镜头啊?…

靠!自己应该真被捅死了!然后穿越了!…

满脑子浆糊的苏良,随着红缨盔将军奔跑。

没头没脑的跑到夕阳西下,终于到了一座低矮的石头山,还听到了激浪拍岸的声音。

稀稀拉拉的队伍,躺了一大片,苏良趁势把受伤的家伙放下。

红缨将军一边大喘气,一边赞赏到:“狗子,往常没留意,你小腿挺能跑啊!扛着个人都跑最前面!”

“大哥,我们这是在哪?”

“ 仙人渡!”

“接下来去哪?”

“过江!”

“过江?…”苏良一脸茫然。

红缨将军惨然笑了起来:“对!蛮金大军咬住咱们了!为了让陛下安稳渡江,咱们…”

地上躺着的几十个残兵,陆续又有人咽气。不过没人去伤心,路过的兵探下鼻息,便默默离开。

“咱们敢死营两千兄弟阻敌,就剩这几十个渣渣了!…”

“张统领!蛮金铁骑来啦!…”山头的瞭望哨挥旗呼喊。

“兄弟们!渡江!过了江,老子带你们去翠红楼!…”

“翠红楼!吼!…”

头戴红缨盔的张统领鼓起士气,率先向石山冲去,一众破盔烂甲的乞丐兵,嗷嗷叫着紧随其后!

苏良背起同伴,赶紧跟上。

这受伤的家伙,肯定和自己关系不一般,逃命都要拖自己一把!再者,喊“狗子”还那么自然…

“狗子…我要死了!嗬…呼…”

苏良没吭声,翻过石山,便看到张统领正在指挥登船。

五条小船已经解开了缆绳,苏良把同伴丢进去,拿起长枪作桨,和其他人一起划起来。

“上不了岸啦!快看!…”

绝望再次笼罩,上游的蛮金铁骑,竟然在远处提前渡江,小队骑兵已经前往对岸堵截他们了!

苏良哪里见过这阵仗,一天还没活到,就要再死水里吗?

“顺流直下!…”

所有人用尽各种方法划船,大刀、长枪、头盔、木板……,苏良脱下衣服,跳水里推着船扑腾…

“兄弟们快划!翠红楼的小娘子在等咱们!…”张统领不停鼓舞着士气。

一条船偏离了江心,被岸上的蛮金骑兵,射成了刺猬,幸运的几个倒霉鬼,在水里挣扎呼救。

“不要管!快划!…”

慈不掌兵,张统领脸色铁青,红着眼直视前方。

转过一道弯,江水出现支流,不算太狭窄的水道两侧,全是大片的芦苇。

四条船冲进芦苇荡,终于暂时安全。

“呼!娘的!…”

所有人累的跟死狗一样,倒在船上,任其飘摇。

苏良倒没感觉怎么累,就是饿的发晕。

“狗子!二驴子死了没?”张统领有气无力的问到。

原来他叫二驴子,看着同伴一动不动,苏良咬咬牙,一把将箭矢抜出!

“嗷呜!…”

二驴子疼的醒转,“嗷…呼!老子还活着呢?”

苏良不敢看伤口,几个人把自己衣服撕了,交给张统领,用来给二驴子包扎。

“谢谢统领!…”

“谢早了,捱过今晚再说吧!”

满天繁星,一塘月色,芦苇荡里寂静无声。

二驴子幽幽的说到:“真希望能快点追上陛下,那里有专门的郎中…”

“咱们打到这份上,已经尽力了,要不…”苏良欲言又止。

“说呀!卖啥关子?”张统领不耐烦的追问。

“要不咱们找几套百姓衣服,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吧?我会赚钱!…”

在前线拼命,刀枪无眼的,好不容易又活一回,没几天就挂了,多冤那!

“你会赚钱?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啥身份?”张统领嗤笑一声。

“啥身份?”

“贼配军!咱敢死营弟兄,全是刺配充军!你除了落草,什么营生都做不了!…”

                           

原创文章,作者:刘输煮江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