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嫁给戏精小哭包,我真香了最新章节,暂无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被迫嫁给戏精小哭包,我真香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曦熨

简介:穿越到暴躁恶女,还被逼嫁给戏精小哭包,柏芊橦觉得这开局有点惨。
然而一手报复恶毒亲戚,一手立志疯狂搞钱,万一气死讨厌的夫君,成了富贵小寡妇,它不香吗?
“父皇,王妃她传我的坏话!”
“岂有此理!”
“父皇,王妃她还转移我的财产!”
“决不饶恕!”
“父皇,王妃她终于要跟我离婚……”
“都赖你!去道歉!”
王爷:天道不公,嘤嘤嘤!

角色:暂无

被迫嫁给戏精小哭包,我真香了

《被迫嫁给戏精小哭包,我真香了》免费阅读

柏芊橦炸了。

她开的车炸了,顺便把她炸了。

此刻,她的头也几乎就要痛炸了。迷迷糊糊睁开眼,难受得想重新死一死。

然而刚把眼睛睁开,在躺着的房间里扫视一圈,她又坚决地闭上了眼睛。

她一定在做梦,不然怎么会觉得自己……穿越了呢!

“小姐,您终于醒了,奴婢急得都要上吊了!”一个声音好听的小姑娘在柏芊橦耳边哭哭啼啼,吵得柏芊橦好生气。

“别哭了!”

一声不耐烦的怒吼,柏芊橦很快就后悔了,怎么能对小姑娘这么凶?

然而这个姑娘似乎脑子不太正常,因为她更加兴奋了!

“小姐,看来您真的没事,还像以前那样声如洪钟气势恢宏!”

……呃,姑娘你什么脑回路?

柏芊橦紧紧闭着眼睛试图睡过去,她觉得在梦里睡着就能在现实中醒来,虽然没有任何科学道理。

只是旁边这个小姑娘不允许啊!

“小姐,您既然醒了,就抓紧起来收拾吧!往年万寿节当天,陛下过了午时就会派人来催您。您忘了去年被一个俊俏小公公堵被窝,差点非礼人家的事吗?”

柏芊橦猛然睁开眼睛,这么刺激,还睡什么睡!

既然穿越了,柏芊橦就试着叫了一声:“系统!”

没有反应。

她又叫了一声:“空间!”

还是没有反应。

“灵兽!师尊!渣男夫君!大儿砸!”

“小姐……”一旁的小丫鬟吓得瑟瑟发抖,“奴婢这就去请太医再给您看看脑子!”

“等等!”柏芊橦叫住丫鬟,眼下自己什么情况都不了解,不宜再添加新人物。

她觉得自己好倒霉啊,人家穿越了最起码还能有原主的记忆灌入脑壳,可是她现在真的是一脸懵啊!

不过嘛,这个小丫鬟倒是不大聪明的样子,或许可以套套话。

柏芊橦忽然冷下面孔,对着小丫鬟怒道:“你可知罪?”

小丫鬟一愣,一边求饶一边往地上跪。“乐芹有罪,请小姐恕罪!”

是个不错的开始,知道了丫鬟叫乐芹。

柏芊橦不喜欢旁人跪自己,起身单手将丫鬟提了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看来原主这副身体还蛮健壮的,力大如牛啊!

“那你就仔细说说,自己到底有什么罪过!”

丫鬟见自家小姐说和做相矛盾,有点疑惑,但还是恐惧更甚,“奴婢听见二小姐跟华王殿下重提您从前的丑事,一时气不过与她争吵起来,奴婢该死!”

“为什么?”

乐芹心疼地看了看柏芊橦,“因为您说过,您母亲早亡,父亲国公爷戍守北境,离家十年都没有音信,全仗着二婶的教导和照顾才成长至今,就算二小姐再过分,也不能计较!”

“那你为何明知故犯?”

“奴婢……奴婢实在气不过!二小姐平日里对您嚣张跋扈,抢吃抢穿就算了。华王可是最受人崇敬的皇后嫡子啊,好容易对您青眼相加,她还要搅合,太过分了!”乐芹气得眼圈都红了。

“嗯!”柏芊橦应了一声,这人物关系倒是挺复杂。

既然提到丑事,她也得了解一下原主日常如何行事,遂问道:“二小姐提了我哪些丑事?”

乐芹一副不好开口的模样,柏芊橦眼睛一瞪,乐芹立马细数了起来。

“就是比较出名的那几件呗,当众殴打侍郎大人家那个命途多舛、弱小可怜的庶女啦;逼着尚书大人家的独子陪自己游湖,被拒以后把人推入湖中,差点淹死啦;还有当街掳走被称为京城第一公子的太师嫡孙,还差点生米煮成熟饭啦……”

柏芊橦忍不住扶额,原主这是什么人品,怪不得被异世灵魂夺舍,原来竟是老天开眼!

不过,听丫鬟刚刚提到二小姐对原主的态度,原主应该是个忍气吞声的受气包才对。

怎么原主干出这么多伤天害理事,竟然还能安然无恙地坐在这里?看来那些事还不算严重。

柏芊橦假装感叹,“好在都没有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还不严重?”乐芹简直要被自家小姐的厚脸皮惊倒,“那老太师可都在早朝之上奏本弹劾您啦!太师是多矜持的人那,因为陛下坚持护着您差点以头触柱,成了陛下登基以后当庭死谏的第一人!”

柏芊橦的心哇凉哇凉的,原主真的是坏得透透的。

不过,自己的靠山竟然是皇上,这可是意外之喜,看谁敢收拾她!

正这么以为着,门外突然响起一阵尖锐的骂声。

“柏芊橦,你别以为假装得了传染病躲着,就可以不把东西拿出来了!”

一个身材娇小,却面相狰狞的小姑娘冲进门来,后面跟着六个十分凶恶的粗使婆子。瞧这态度,这架势,应该就是乐芹口中的二小姐。

“什么东西?”柏芊橦觉得莫名其妙。

“就是你娘嫁妆里面那套红玉首饰呗,还想装傻?”二小姐伸手指着柏芊橦的鼻子,一点修养也没有。

柏芊橦也不是泥捏的脾气:“我娘的嫁妆,为什么要给你?”

二小姐看起来似乎对柏芊橦理直气壮的态度十分意外,随后更加暴躁起来,“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贱人,凭什么拥有本小姐都没有的好东西?你不配!”

柏芊橦闻言,心里一阵揪痛。

倒不是因为心疼原主,而是要从她上辈子的出身说起。

柏芊橦的亲生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去世,父亲很快就娶了一位继母,也就是后来的妈妈。

两岁时,柏芊橦的亲生父亲积劳成疾病死了,继母就带着她改嫁给后来的爸爸。

也就是说,柏芊橦跟自己的父母都没有血缘关系,家人之间的关系也比较淡漠。看着同龄人在父母的宠溺下撒娇,她不知有多羡慕。

所以她最痛恨的,就是旁人说她有娘生、没娘养!

见柏芊橦不说话,二小姐便更加放肆起来。

“要我说,华王殿下也是有眼无珠,明明有我这样的可人儿,却非要接近你这个臭名昭著的败类!有机会真应该让他看看,你被我泼了一脸汤,还愚蠢傻笑的丑态!”

                           

原创文章,作者:曦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90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