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炮灰是如何成主角的穿书》乌漆抹黑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韩修,徐青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论炮灰是如何成主角的穿书

小说:纯爱

作者:乌漆抹黑

简介:【双男主+无女主+一见钟情+师尊×徒弟】
韩修穿成了小说里的炮灰本应死路一条,却被一人收为亲传弟子成为他的师尊,改变了韩修的命运。但诡异的是,师尊却对他越来越不一样,甚至还动上手了。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角色:韩修,徐青杉

论炮灰是如何成主角的穿书

《论炮灰是如何成主角的穿书》第1章 韩修免费阅读

韩修被凉水泼醒,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一个拿木盆身穿汉服似的男子在他跟前。就是这个人泼的我?韩修抬起头看向周围,全都是身穿一样服饰的人,唯一不一样的就是高台上坐着的四个,气质高贵仙风道骨的男人。这阵仗这气势一看就知道是这一群的领导啊!

抬头的时候就觉自己全身疼痛,他低头往自己身上看去。他被绑在场中央太阳直晒的柱子上,全身上下都是伤口看上去像是鞭子抽的。

韩修很莫名其妙自己为什么会在这,还要被人打,明明前一秒他还窝在被窝里打游戏啊?难道打着打着睡着了,现在是在梦里?

拿木盆的小子看他醒了,却不说话而是拿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以为韩修是不服他。手中唤出鞭子狠狠的抽在韩修身上:“说到底是谁指示你给徐峰主下毒的?”说完又在韩修身上抽了一鞭。

韩修被鞭子抽的喊娘,太痛了只要是被鞭子抽过的地方,就像是伤口上涂了辣椒油一样疼得不可开交。韩修见那小子又要动鞭子抽他,忍着痛开口:“什么……下毒?”

“韩修你别装糊涂,要不是萧师兄及时发现,怕是你已经得逞了。”抽他的小子说。

他怎么知道我叫韩修?还有什么徐峰主,什么下毒?等等……眼前这一切好像在哪里见过?哦……想起来了……这不就是我前几天追的一本小说吗。这本小说名叫《披荆斩棘修仙之路》讲的是男主人公萧杰披荆斩棘历经千难万难最后当上修仙界最牛b的人,书里的确有一个跟他同名的炮灰。

当然我并没有看完,我只看了这本小说的三分之一。我现在身处的情景就是掌门座下亲传弟子萧杰从外面做任务回来,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偷摸的溜进四季山茶室里往千秋峰徐青杉的茶里下毒。四季山的茶室是专门给四大峰峰主服务的,从种茶,采茶,炒茶等等一系列全都由茶室负责到最后泡好再送去各峰原著就是这样写的。

然后男主萧杰就把这下毒的人逮住了,就向四季山四大峰的掌门醉春峰何泽洋禀告,也就是男主萧杰的师尊,之后韩修就被绑在立天柱上严刑拷打,可这个下毒的韩修始终闭口不说,打个半死也不说,掌门无奈就把他交给被下毒的当事人千秋峰徐青杉处理。

好巧不巧我现在就是被打了个半死啊,他记得徐青杉虽然在书里出现的次数不算多,他虽然长的不赖,但脾气以及手段却是非常的心狠手辣啊。如果不是他做的都是正义之事,不然都认为他是反派了,书粉还特意给他取了个外号叫“毒仙美男”。

韩修很清楚如果现在不开口,等下就会被徐青杉扔到后山的“深林”里喂奇珍异兽,到时候别说全尸了连骨头渣子都不剩。韩修虽然看过小说,但他并没有看到是谁指使他下毒的那一章啊。

“既然审问不出来,那就交给徐师弟……”掌门处理两字还没说出口。就被韩修忍着痛扯着嗓子打断:“我说!”不管了保命要紧,穿过来就死,至少让我活三集呀!!!

“是在一个雷声大雨点小的夜里,我刚泡完脚,准备脱衣服睡觉。”韩修本着谁字多谁就是对的道理,继续胡编乱造:“忽然吹了好大的风,把我关上的门都吹开了,我重新又去把门关上。啊……别打我了。”

韩修又挨了一鞭,打他的小子嫌他话太多:“说重点!”

本来还想继续胡说下去,但实在不想挨打了:“是个蒙面的黑衣人,有点像是魔族的人。”每个修仙小说里反派都是魔族,韩修觉得这样说绝对没错!但周围的人怎么都是一副他在说屁话的样子。

“青杉这个人交给你处理了。”掌门没耐心继续在这听韩修胡址了。徐青杉对掌门回了个“好。”

不说也是这样说了还是这样的结果,韩修觉得自己死定了,韩修被弟子们押到徐青杉的千秋峰上。

徐青杉坐在殿内的椅子上品着茶,韩修拖着伤双腿跪在地上。他不想还没开始就结束开口求徐青杉:“徐峰主,求你放过弟子,只要不把我扔进后山深林,您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徐青杉放下茶杯用审视的眼神看着韩修仿佛能直击他的心灵:“你怎知我会把你扔入深林?”

他能不知道吗,他可是看过小说的啊。但韩修能这样跟他说吗,当然不能啦。

徐青杉站起身慢步走到韩修跟前居高临下看着他:“入了我千秋峰那便就是我的人,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传弟子。”

Water?韩修记得千秋峰虽弟子众多可徐青杉是没有亲传弟子的啊。现在不但不弄死他还收他为亲传弟子?韩修已经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穿到《披荆斩棘修仙之路》这本小说里了。

韩修抬起头正好对上徐青杉,四目相对韩修略感尴尬又把头低下看着地板。

徐青杉像是看懂了韩修的想法:“你很有趣,留你在身边解解闷。”

“能在徐峰主的身边,是我的万幸。”韩修心里已经暗暗自喜了,不死还当上了亲传弟子上天待他不薄。

徐峰主坐回了椅子上问:“可是需要拜师典礼。”

韩修摇摇头:“不用。”拜师典礼太过于隆重,他只想低调的活命。

徐青杉继续问:“那为何不改口?”

韩修抬起头看着徐青杉开口叫了一声:“师尊!”

听到这声师尊徐青杉微微点了下头,抬手示意韩修起来。韩修从地上站起来,徐青杉对他说:“去洗洗换身干净的衣服。身上的鞭伤拿药擦擦。”

韩修被师弟带到沐浴的“秋水居”,还给他拿了治伤的药。

他走后,徐青杉就去醉春峰找掌门跟他说自己收徒弟的事了。何泽洋听后很震惊,又叫来了,暑夏峰的尹南屏,令冬峰的祁月笙。

何泽洋不解的问道:“青杉若是想收徒,四季山一大把弟子随你挑,为何是这个韩修?”

祁月笙也不解:“是啊徐师兄,这个韩修还被人指使下毒害你。”

尹南屏更是不解:“论根骨还有资质都是极差,你莫是中了邪?”

等三人问完想,徐青杉才慢慢开口:“我收徒看的是眼缘,下毒之人也不是他。”

何泽洋对徐青杉说:“我徒儿萧杰亲眼所见,他往你茶壶下毒怎会有假?”他最了解自己的徒儿,萧杰是个诚实的孩子,不会说谎。

尹南屏也是知道萧杰这孩子的:“青杉,你莫是中了那小子头的道。”

祁月笙很想吐槽尹南屏:“尹师兄,你只会莫是造句吗?”又转头问徐青杉:“徐师兄你就告诉我们,你是怎么想的?”

徐青杉给他们丢了一句:“无聊罢了。”起身回了千秋峰。

                           

原创文章,作者:乌漆抹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