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兵王之逆天改命》南方椰湾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兵王之逆天改命

小说:战神

作者:南方椰湾

简介:一代兵王,锒铛入狱,出来后,回归都市。
生活跌宕起伏不定,海底探险,荒岛求生,惊心动魄;商界纵横捭阖,拥趸无数。看赘婿如何逆天改命?

角色:

都市兵王之逆天改命

《都市兵王之逆天改命》第1章 兵王出狱免费阅读

南方某监狱戒备森严,高墙电网,四角岗亭持枪的哨兵不断逡巡,黑沉沉的大门阴森森,让人望而生畏。

过路的行人,无人敢于多停留几分钟,无不匆匆而过。

突然大门轰然洞开,一行人众星捧月簇拥着一个青年出来。

如果不是因为他剃着光光的囚头,在太阳下闪着幽幽青光,别人一定认为这是一个华夏高官在视察监狱。

因为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恭恭敬敬的不是别人,而是这里的最高长官监狱长,和其他监狱官员。

他的后面更是黑鸦鸦的一片光头,只是他们不敢跨出大门警戒线一步,只要跨出大门一步,就视同出逃,哨兵可以不经命令,直接击毙。

所有的身着囚衣囚服的光头突然间全部跪在地上,直呼道:“大哥,好走,我们不能送了。”

这位年轻人冷峻的眼神有了点笑意,“莫送出来,否则回不了头。今后也不要走回头路。”

“大哥教诲,我们记住了,铭刻在心。”

黑沉沉的电动大门缓缓地关上了,将他们与这个年轻人隔离开,里面外面成了两个世界。

这位年轻人对监狱长说道:“这两年,多亏你们照顾。”

“哪里,哪里。我还要感谢你呢,我们都制服不了的这些囚犯,都被你整治得服服帖帖的,维护了监管秩序啊。我的前三任都因为这些光头在狱内胡作非为,打架斗殴,喝酒赌博,破坏监管秩序,酿成祸端,全被上头免职。我能现在还在位,全亏兄弟维持啊。”监狱长感激得不行。

“好了,你忙你的去吧。我要走了。”

“你没车吧?还是我用车送你一下吧?”

“不了。”这位年轻人淡淡地说。

远处,突然十多辆车疾驰而来,灰尘漫天。监狱长及一众官员神色骤变,面色如土。

“难道暴徒要劫狱?否则哪会来这么多车?”监狱长惊恐万状。

“不用怕,他们是来接我的。”这位年轻人神态自若。

“是吗?”这一下监狱长才放下心来,只是他心里在嘀咕,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啊?真是牛气冲天啊。

不一会儿,十多辆车子全部开到了监狱大门不远处,原来是清一色的军车,全是持着狙击步枪,戴头盔、墨镜,身着野战迷彩服的军人。

监狱长及下属惊得目瞪口呆。这不是特战部队吗?看来这小子是特种部队的人啊,为什么他的从军经历,在改造档案上是一片空白呢?

一个军官从一辆奔驰车上下来,双腿一并拢,“报告连长,我们奉命前来接你归队。”

“连长?你说谁?”

“你啊。”

“我已经脱离军籍,是个刚出狱的囚犯。”这个年轻人淡定地说道。

“不,连长,你不是罪犯。”

“不是罪犯?那我深牢大狱蹲二年啊?”

“不,在我们心里你不是。”这位军官流泪道。

“小于子,不要说了,一切皆成过去,我回不到过去了。再说?”

“再说什么?”

“我现在已经武功全废,就是个常人。一个常人也适应不了部队的一切了。”这位年轻人平静地说道。

“这?”

“自今以后,我就是普通人,今后的一切都靠自己打拼。”

“不,不。”

“去吧。”

这位军官十分不情愿。

其他车上的特种兵也纷纷下得车来,喊道:“连长!跟我们走吧!我们生死也要在一起。”

“不行,你们当我还是连长不?”

“是。”

“那就执行命令。”

“是。”这位军官及众士兵纷纷跪下,向他叩了一个头,一个个眼含热泪,跑向了军车。

倏忽,整个车队风驰电掣而去,刹那间踪迹全无。

“你到底是什么人?”监狱长及下属被眼前一幕惊呆了。

“我的档案里写得清清楚楚,周斌,一个普通人。”这位年轻人说完,头也不地走了。

“他真的叫周斌?”监狱长疑窦丛生。

江南市南晖集团公司在招聘员工,它是一家上市公司,总部有二十一层大楼的办公大楼,气势雄伟,高耸入云,悬在半空中,缭绕的云雾,似乎给这幢钢筋混凝土的建筑物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九O二、九O三、九O五三个房间同时开始面试,走廊大厅挤满了求职者。

“下一个,周斌。”九O五房间传来了一个女人悦耳的声音,看来轮到自己了,听天由命吧。

周斌推开九O五房间门而入,一个身材苗条,肤如凝脂,气质出众,穿着职业装的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坐在考官首位,正襟危坐,脸正好对着周斌。

“你是谁?为什么而来?”她不客气的问道。

周斌一怔,一愣神,有这么问话的吗?不是你叫我进来的吗?又问我是谁?为什么而来?明知故问。

“我是应聘的周斌,求职来了。”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无奈之下,只好老实答道。

“你为什么理着光头?扮酷吗?”

“天热,再说也怕流氓寻衅。理着光头他们不敢惹。”

“你懂礼貌不?”女考官出言不逊。

“不,懂。”周斌心道,这是什么话?

“是懂,还是不懂?”

“是懂。”

“懂,为什么不知道敲门?直冲直入?如入无人之境?”她的话语咄咄逼人。

“忘记了。”

“每天吃饭忘记了不?来应聘的事怎么没忘记,能准时到达。你这是选择性忘记。”女考官冷若冰霜,先入为主,给周斌戴了个帽子。

周斌无言以对,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家伙,善于给人上纲上线,抓辫子。

“你知道这次录取比率吗?”

“知道,不足百分之一。”

“知道怎么不珍惜?”

“我什么时候不珍惜?”

“刚才珍惜了吗?起码的礼貌都不讲,你觉得这样有希望吗?”

周斌噎住了,不注意细节,一开始就搞砸了,印象分很重要,现在得罪考官了,希望渺茫。

“你知道这是多少号房间?”

“不是九O四号房吗间?”

“你肯定?”

“我否定?”

“什么意思?”

“九O三之后是多少?”

“你?”她噎住了,说不出话。

明知没有希望,周斌反而放松了,没有包袱可背,索性破罐子破摔。

                           

原创文章,作者:南方椰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9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