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的那本修炼物语》道士怎么了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道士的那本修炼物语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道士怎么了

简介:这是张陵这个有史以来世间第一个道士,在现代第二次下山,在一所大专里混毕业证,顺带斩些妖除些魔的故事。

角色:

道士的那本修炼物语

《道士的那本修炼物语》第1章 道士下山免费阅读

2007年9月8日,湖城火车站。

从西北某城开来的T8842次列车顺利到达了湖城。

一个头上梳着包子头,脸上戴着墨镜,脚上却是一双人字拖的家伙,走出了这趟绿皮火车。

他叫张宝宝,是今年湖城市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一新生。

一下火车,他就在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些什么,或者说探查着什么。

“古怪的布局,一个火车站硬生生造在煞位,就不怕影响地龙的走向吗?”

嘟囔了一句,这家伙还是离开了,不过他在离站前,又回头望了一眼这趟年代久远的绿皮火车,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

……

火车站外面,就有迎接新生的大巴在等待接人。

除了湖职院的迎新人员以外,边上师范学院的迎新人员则更加的吸引张宝宝的目光。

因为都是妞啊!年轻靓丽的美少女啊!

青春回来了,青春回来了啊!

看着眼前养眼的画面,张宝宝陶醉无比。

但很可惜,现在的他,上不了都是小姐姐的师院大巴,而是只能往职院的巴士处走去。

“新生,你哪个专业的?”

在上大巴前,湖职院的一个迎新学长,拦住了张宝宝,想预先确认人员信息。

“机电分院,计算机网络与技术专业的。”

“好的,那你上车吧。”

本来这位学长看着张宝宝那混不吝的装扮,想刻意刁难一下他,但不知道为什么,当张宝宝摘下自己的蛤蟆墨镜,露出自己那双眼眸的瞬间,他就改变了心意。

而且这位学长觉得自己似乎产生了错觉,为什么在那个新生的双眼里,他看见了两条阴阳鱼在游弋。

不过这种疑惑或者错觉,很快便忘记了,就在几秒钟以后,他就不记得这个事情发生过了。

而大巴车里,张宝宝则扶着自己的墨镜在微笑,果然即使重新苏醒,换了个躯壳以后,自己的力量,并没有丝毫的影响。

不过这一觉,自己睡得时间有点长,又有七十多年了吧。

张宝宝,是现在这副躯壳的名字。

但实际上,这位张宝宝内里灵魂的真名应该叫张陵,他是一名道士,名副其实的道士,不过他是一个隐修,长年在昆仑山上修道。

至于修了多少个岁月了,其实张陵已经不太记得了,似乎从有夏以来,他就一直待在山里隐居。

他看着朝代更迭,看着英雄如繁星般流逝,他却依旧如姜太公钓鱼,纹丝不动。

除了七十多年以前,华夏巨变时,他才被迫下过一次山。

不过下山以后的回忆不太好,在帮忙清理完东瀛来的那号称八百万天神众的邪物以后,也就回去休眠了。

直到半个月前,现在这副躯壳的原主人张宝宝,意外的来到自己休眠的洞天身死以后,他才悠悠醒来。

本来想处理完这孩子的遗蜕继续沉睡,但不知道为何,当自己触碰到这孩子身体以后,自己原先的那具身体,却有了涣散羽化的迹象。

所以为了防止自己突然兵解,张陵不得不将自己的灵魂神识,进入到这副年轻的躯体里避难。

甚至自己修道几千年才凝结出来的道心金丹,也跟着渡入进了这具身体里。

但没想到祸福相依,自己的道心金丹在此刻竟然有了元婴化的进化迹象。

而这个迹象,张陵还发现只能是在这副年轻人的躯壳里才能持续发展。

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张陵就打算正式在张宝宝的这具身体里扎根了,为了自己的成仙大业,他打算拼了。

按他们老道家的说法,夺舍他人身体这有违天道,会遭受天罚。

但这具身体可是莫名其妙,自己掉入自己的洞天福地,那昆仑秘境之中身死的,所以张陵才觉得这是天命。

这个事情可不是夺舍,应该没有丝毫违背天道的意思。

不过几千年以来,心性谨慎的他,还是在决定彻底使用这具身体之前,稳妥的布了一个先天乾坤大阵来扭转命数。

他企图利用阵法瞒过天道的眼睛,让天道认为自己张陵和这个张宝宝就是同一个人,使两者的命格嫁接到了一起,形成万世一线的命格。

然后他便似乎成功了。

以自己原先身体作为祭品,张陵成功的将自己的存在从这天地大道的原始记录里抹除,取而代之的,则是替换为了张宝宝,在经历这这一切。

至此以后,这昆仑山上的唯一道士,便是张宝宝张小道君了,而不再是所谓的道祖张陵了。

因为阵法的效果,张陵的气息在这个世界里宣告兵解消散,这更是引发了华夏大地各大隐门的震动。

而世间的那些妖魔邪物们则欢欣鼓舞。

虽然在华夏五千余年的历史长河里,张陵只下山过一次,但就是那一次以后,让这个世界的各大超凡存在,不敢轻易的和华夏起冲突,因为他们都怕死啊!

他们都怕那个疯老头,一口一个牛栏山,一手一把三尺青锋剑,把这世间的超凡存在清理个干干净净。

不过现在好了,昆仑山上酣睡的那个大物,走了。

这个世界再次恢复到了平衡。

黑暗与光明之间的争斗,又可以愉快的进行下去了。

本来张陵,不对,以后要叫张宝宝的他,打算利用自己这个新身份新身体继续在昆仑山的洞天福地里温养。

但效果却变得不佳。

不是说这昆仑天地的灵气他无法吸收,而是即使吸收了,他的身体也无法产生进化的变化。

其实修道修真也是一种进化,但张宝宝似乎没法再用老办法进行了。

道士嘛,一遇问题就喜欢用占卜之术,所以他用了自己的秘宝道具,河图龟甲好好的给自己算了一卦,发现自己得走红尘劫的路数,才可以继续推动修为的进步。

红尘劫,即红尘历练,本是各大隐门派出自己得意弟子,门下行走,在这世间修行的一个做法,但道家似乎从来没有过这个说法。

新的道门,比如龙虎太一道他们有没有这么做,张宝宝不清楚,但自己这个古道门,即昆仑道可从来没有过这个说法。

从自己还记得的五千余年岁月记忆里,他自己就教过两个徒弟,一个姓李,出生于春秋时代,一个姓刘,活跃于洪武年间。

他也没让那两个徒弟出去当自己的什么门下行走,也只是那两个小家伙觉得山里没意思,自己跑了而已。

这两个劣徒至今是死是活,张宝宝也不清楚,他的门规一直是这样,采取放养模式,随便徒弟出去折腾,你要走就走,反正也没计划让自己的徒子徒孙们供奉自己。

因为大概率来说,自己的命数,比他们长得多。

但没成想,改了自己命数以后,自己一个老朽道士,也得去经历什么红尘劫数了。

不过老张也很淡然,因为他隐约的发现问题会变得这样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那就是这具身体,他原先的主人,那位真张宝宝,他的人生命数就是得如此的红尘嬉戏。

张宝宝的命数竟然是赤桃劫,是注定一辈子都会被女子纠缠的命。

这天下,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但为了修行,这样就这样吧。

所以下山就下了,道士下山或许对世间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儿,因为这必定会发生各种屠神灭魔的事儿,但对他自己张陵张宝宝来说,也就是为了一修行的简单事儿。

封闭了自己的洞府,张宝宝便离开了自己的秘境,来到了现实的昆仑山余脉【新青峰】下,然后他就发现了那个张宝宝的遗物,那一背包的东西和一辆已经烧毁了的摩托车。

用神识搜索了车祸现场以后,张陵没发现其余的特殊之处,倒是在背包里发现了一份湖城职学院的入学通知书,然后他便笑了。

这就是张宝宝这个真道士会跑来湖城读大学的原因,真的是人瞌睡了,会有人故意来送枕头,这真的是极好的。

入红尘历劫,正愁不知道从哪开始入呢,这就有人给了方向,这真宝宝对张陵这个假宝宝是真的好,什么都服务到位了。

……

湖城市虽然身处繁华的江南省,但她却并不是那些明星城市,她很小,小到你骑自行车,从南到北穿行,半个小时就可以了。

不过这对张宝宝这个千年宅男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他一个人躲山里都能自得其乐,来这座不大的小城,也就根本没什么失落感了。

大巴开了半个小时左右,便来到了湖城职学院的门口,不过下了车的一瞬间,张宝宝的眉头就又皱到了一起。

为什么这个时代的人房子乱造,把学校大门造在死门上,这是想联通阴阳界吗?

出了事情谁担责?

作为风水界的老祖宗,张陵最看不得的就是这个事情。

他忍不住今天就想把这道大门拆了,不过当他发现这道大门的天关处,一张不显眼却事实存在的符文的时候,他就笑了。

死门求活,谁玩得那么花俏啊。

而且利用的还是全校上万余人的生气求活,这个策略足够的阴毒而长久。

不过这个事情,因为还不清楚具体的原因是什么,所以张陵也不动手去掺和了,反正这种级别的阵法,根本影响不了他。

“又进来了一批猪崽,这次能补充主人多少阳气呢?”

湖城职学院的某处实验楼里,一个身影消瘦的中年男人立在窗前,阴测测的看着校门外的这一切。

“很多,很多,只要爸爸您加大阵法的吸收速率,主上会很快的恢复,而届时,在湖城这片区域,我们僵毒一脉,将是最大的隐门力量。”

黑暗无光的房间内,一个女生的声音在回荡。

“不能操之过急,我们不能,亲爱的女儿,不要心急。”

“急了,就会引起224局的注意,他们这群豺狗,一直利用和上头的合作,打压我们这些散修。”

“我们是散修吗?我们不就是妖魔鬼怪吗,爸爸?”

“嘘,什么是妖魔鬼怪?”

“如果出生阶段不是人类,然后又有修行天赋的种群就得被定义为妖魔鬼怪吗?我是不服气!”

“爸爸,不要激动,等以后我们强大了,我们就能替这个世间重新定义何为隐门了。”

……

入学的手续办理的很顺利,也没什么好说的,和同寝的人打了招呼,介绍完自己以后,张陵就再次走出了校门,然后在一个隐蔽的角落,利用了瞬身术,来到了湖城市的高空。

这个高度,已经远超正常飞机的航行高度了。

张陵来到这里,目的就是为了清晰的感知一下,这座湖城里,到底隐藏了多少的异类。

从古至今,远超凡人凡灵想象的生物一直存在着,随着时代的变换,这些超凡存在,大多识趣的隐藏好了自己,融入到了人类的生活中去了。

但也有部分存在,因为天性或者是因为生存的本能,还在继续狩猎着凡间的生命。

而这些,也是张陵所不喜的。

道士不是和尚,不讲究慈悲为怀,他曾经在昆仑山巅和一个印地来的土著王子论道,对于那位的理论完全无法认同。

任何存在是有生存权,但前提却是这种存在有能力在这个世间存在下去,而不是出于所谓的慈悲和善意给予的照顾。

当然了,相对的,如果你自身的存在,如果危害到了其余生灵的存续,那就不要怨恨那些生灵里的强者,为了自己种群的生存权反击了你。

大面积的神识搜索被张陵所使用,然后他就发现了湖城是如此的多元化。

酒吧一条街里竟然躺着一个成建制家族的西方血族在补觉。

城西的寺庙里竟然有密宗的铁棒喇嘛在那边做肉包子。

城外鸡鸣山上,一个胡须邋遢的道士正在利用笔记本电脑直播代货,卖他所谓开过光的符水。

甚至湖城边的大湖里,还躺着一条玄冰幼龙在那数着亮晶晶的玻璃片儿。

看着挺和谐的样子,直到张陵发现自己学校的某处,竟然有一副散发着僵毒味道的棺材存在。

                           

原创文章,作者:道士怎么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acblog.com/book/998.html